《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1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他就又叹了口气,随手将平板递给女儿,说:“你来挑吧!挑好了由你全权负责,我不插手,就当是你的私房,将来也可以不归入凝海实业旗下。”
  萧晋见状,心里就不由一阵气闷。那些剩下的产业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以他如今的能力根本消化不了,可人家夏凝海却根本没放在眼里,随随便便就送给闺女当练手的了,这种建立在绝对实力上的底气,是他现在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然而,夏愔愔比他更了解自己的父亲。她从好几年前就开始正式接触父亲的生意,要说练手,早就练过了,几个小县城的产业顶多也只能算锦上添花,并不比呆在凝海实业这样的巨舰上更锻炼人。
  因此,她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过来,鼻腔也开始微微的发酸。

  夏凝海这是在给她创造机会。石竹县跟天石县相邻,而且萧晋也拿了几份金家的产业,她接手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与萧晋产生更多的交集,两人之间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
  毕竟,不管她做好了多少不会有结果的心理准备,如果连一个经常接近交流的机会都没有的话,最后都是不可能会甘心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句诗在山里比天气预报都管用。天还没亮的时候,小雨就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吃过早饭虽然停了,但空气中充满了水分,走几步路就会湿了头发和衣衫。
  囚龙村的梁氏祖坟在村西面背阴的山坡上,山林中零零散散堆着许多坟包,按照消防的说法,绝对充满了火灾隐患,问过周沛芹才知道,这里一直都有人看护和管理,而看护和管理的活计,则是由村里的孤寡老人担任,全村人轮流帮种他们的田地,也算是一种照顾了。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山外拼命宣扬和赞美的美德,在山里面却只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当师者只教书不育人的时候,所谓的文明和进步不过是镜花水月,一戳破,就会露出肮脏污秽的本来面目。
  跟着周沛芹来到她父亲的坟前,萧晋上了香,并磕了头,郑重的请求老爷子把女儿交给他,并发誓会一辈子都让周沛芹开心和快乐,惹得小寡妇很是哭了一鼻子。
  苏巧沁昨天就回了龙朔,她父亲葬在那里,萧晋没办法陪着,便让巫飞鸾代替自己,也能让最喜欢孩子的苏巧沁不会感到寂寞。

  詹青雪带着夏愔愔挑剩下的那些金家产业名录也走了,只有丁夏山留了下来。她亡夫的骨灰被她遵照遗愿洒在了全国的名山大川,没有坟墓,只有一块灵牌,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上,所以今天只需要在家里祭奠就可以了。
  至于沙夏,外国人,压根儿就没这个节日,所以就留在家里陪着贺兰艳敏看家。
  周沛芹带着梁小月和宋小纯跪在坟前开始一边烧纸一边跟父亲絮絮叨叨,萧晋来到梁玉香父母的坟前也上了香,但为了避免村里人闲话,所以没有磕头,在偷偷握了握女人的小手之后,他又给郑云苓的父母也上了柱香,最后则来到了梁二丫身旁。
  梁二丫面前的那座坟比别家的稍微大了一点,因为里面埋着她的父母和姐姐,也是她所有的血脉亲人。
  灾难发生的时候,她只是个襁褓中的孩子,还没有记事,对于父母和姐姐自然也没有什么回忆可言,但她知道,那天她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他们用身躯覆在了她的摇篮上。
  她父亲在最上面,她母亲在中间,将她姐姐牢牢的护在怀里,而她则又在姐姐的身下。村民们挖开乱石和泥土的时候,三个人全都已经没了生息,只有她毫发无伤,哭声嘹亮。
  墓碑前香烟袅袅,纸钱已经变成了一堆黑灰,她就那么直挺挺的跪在那里,表情依旧木然,没有任何情绪,只是愣愣的看着父母姐姐的名字,像是在发呆,也像是在想着什么。
  摸摸小丫头的头顶,萧晋在她身旁蹲下,看着墓碑轻声说:“大哥大嫂,你们放心吧!二丫生活的很好,村里人都很照顾她,她也没有受到过欺负。
  另外,我很喜欢这孩子,一直都想认她做女儿,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就托梦替我劝劝她,我保证会像亲生的孩子一样待她的。”
  梁二丫转过脸看他,乌溜溜的大眼睛里似乎有了些烟火气,花瓣儿一样的薄唇轻启,说:“我不要当你的女儿,我要做你的妻子。”
  什么叫于平地处响惊雷?这就是!萧晋被吓得魂儿都差点飞出去,一把捂住小丫头的嘴巴,心虚的四处看看,见附近没什么人,这才松了口气。
  “二丫,小祖宗,你别闹了好不好?现在是雷雨季节,你乱说话,老师真的会被雷劈的。”
  “我说的是实话。”
  “所以老天爷不会劈你,只会劈我!”

  萧晋郁闷的叹息一声,揽着她指指周沛芹的方向,接着说:“再跟你说一遍,那个才是老师的妻子,而且,除非老师死了,否则就绝不会改变。
  如果你喜欢和老师在一起,那就待在老师的身边,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做不做女儿也都没关系,只是不要再有什么妻子的想法了,好么?那真的会死人的。”
  “你亲过我,还经常抱我。”梁二丫固执的就像一头牛犊子。
  萧晋满头黑线:“我还天天亲小月和小纯呢,至于抱就更不用说了,尤其是小纯,恨不得长我身上,你又不是不知道。”
  梁二丫不吭声了,转过脸又开始盯着墓碑看,不知道是不是在心里说了什么,片刻后站起身,将墓前的供品一样样的放回带来的小篮子里,然后就走了。
  山坡下的小路口站了两位老人,脚边都放了一个篮子,萧晋注意到,每一户祭奠完的人家下山走到那里,都会专门停下来跟两个老人说两句话,并将带回去的供品每样分出一些放进他们脚边的篮子。
  香烛纸钱燃烧过的烟气飘荡在满山苍翠之中,偶尔会有树叶上残留的雨水滴下来,落在脸上,沁凉入心。
  安静、祥和、美丽,一切都和萧晋理想中的世外桃源一模一样。如果其中那个瘦小的梳着俩麻花辫的背影不那么倔强的话,就更完美了。
  一直以来,金景山也认为自己的人生是接近完美的。他今年才五十五岁就已经做到了从三品,不出意外的话,退休之前混到正二品、甚至从一品都问题不大。
  家里的人也都很听话,几乎从来都没有给他找过什么麻烦,安安静静的做生意赚钱,经营金家在石竹县的口碑。如果儿时的生活不是贫穷困苦成那个样子,如果哥哥和弟妹不用为了成绩更好的自己而被迫辍学的话,那一切就真的完美了。
  但是,这一次回家祭祖,他才发现,那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或者说是在弟弟和妹妹强力压制下的虚假和谐罢了。
  日期:2018-03-1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