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30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兜铃,确实,我问过心脏,你听了后,别太激动,这事和决明师兄无关,他是无辜的,他也是被师父给利用。”
  “你快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十八年前,决明师兄旅游到北方,为的是寻找芸隐香的种子,芸隐香向来生长在寒冷的地方,所以他深入探访每一座下雪的大山。在一个北方的小城市里,他在山莫名的迷路,指南针全部失灵,当时决明师兄以为是地球磁场在扰乱,害他迷失方向。
  “决明师兄在山里转了半天,最后竟然转到了一间开在半山腰的孤儿院,他要求借宿一晚,因为外头大雪茫茫,算有法术傍身,决明师兄也断然不敢在外过夜,怕熟睡后被雪活埋。
  “决明师兄试探性的按下孤儿院铁门外的门铃,一名漂亮的女员工从里面跑出来,带着善良的笑意为决明师兄开门。”
  南宫决明抬头看了一眼孤儿院铁门方的招牌,面只写着“赤花孤儿院”这几个字,很普通的名字。
  他冷得呵出一口口雾气,四十岁的体格还算强壮,但始终扛不住寒冷和冰雪带来的疲累。
  随着女员工进了屋子,接触到屋内暖气的刹那,他才感到血液在体内运转。
  孩子们在走廊欢快的跑来跑去,热情的叫女员工为“琼姐姐”,又在走廊两边挤成一堆围观南宫决明这个陌生的客人。
  南宫决明不太擅长讨好孩子,干巴巴的对他们笑了笑。

  孩子们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某种深不可测的神秘光线,南宫决明不由得感到后背发凉,觉得这群孩子像是一群狼变的。
  这位琼姐姐领着南宫决明到了办公室坐下,给他端来一杯热咖啡,往里头加了威士忌,让他暖暖身体。
  南宫决明喝下后,一下子舒服了很多。
  院长也出来亲自接待他,因为平日里实在没什么客人过来探访,院长闲着也是闲着。

  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灰白的短发,没有院长的架子,倒像这群孩子的祖母,戴着老花眼镜,披着羊毛披肩,穿的很随意。
  院长婆婆给南宫决明腾出一个小房间,给他过夜。
  当晚,南宫决明躺在狭窄的房间里,望着黑洞洞的窗口睡不着,外面刮着激烈的风雪。
  他正在烦恼能否找到芸隐香,师父陈玄生最近嘀咕着想要这种药草,孝顺的南宫决明立即动身北行,想找到药草给师父当礼物。
  他对师父忠心耿耿,是世间少有的好徒弟。
  听着风雪拍打窗户的响动,正当他闭双眼要陷入熟睡的时刻,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屋外传来。
  南宫决明惊醒,坐起,走到窗户边,擦去玻璃的雾气,透过鹅毛大雪看向外面。
  他这扇窗户正对着大铁门,一个人影,看样子是个女人,把某个东西放在铁门外,走开了。

  南宫决明皱眉,被放下的东西越看越像一个菜篮子,而菜篮子里面则不停的发出婴儿的嚎哭。
  南宫决明本不想管闲事,便耐着性子静静的等了五分钟,发现整个孤儿院竟然没有一个人被吵醒,似乎只有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他再也坐不住了,胡乱的穿自己的风衣,沿着走廊大步走出院落。
  踩踏着足以陷入膝盖这么深的积雪之,南宫决明好艰难才走动到铁门边。
  他拿出白符,召唤出式神月现,真身是穿山甲的月现欢快的跳出来,双手飞快的刨开铁门底下的积雪,好让他这个主人能够顺利把铁门打开。

  月现兴致冲冲的撒开小脚丫在雪面跑,本想跑到菜篮子旁边看看孩子,却被南宫决明半途唤了回去,他不想给孤儿院的人发现他是个法师。
  南宫决明蹲在菜篮子旁,里面的确躺着一个圆滚滚,胖嘟嘟的小婴儿。
  他扭头望向漫天飞雪的四周,黑漆漆的,哪还见得着半个人影。
  他拎起菜篮子,忽地皱起眉,雪地只有他和月现弄出来的脚印,没看见其他人的脚印,算雪再大,覆盖一个人的脚印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五分钟是绝对不够。
  可是脚印却消失了,雪面留下的,是一道蜿蜒远去的痕迹。
  像有一条蛇从面爬过。
  南宫决明提着菜篮子进了屋,篮子里头的孩子一感觉到暖气,哭声马小了下去。

  南宫决明走到厨房,点亮电灯,在间的长桌子放下菜篮子,掀开蓝色布面一看,一只俊俏的小娃娃躺在襁褓,吮吸着自己的大拇指。
  他好的解开襁褓,发现原来是个女娃。
  女娃娃睁开明亮的大眼睛观望他,手指吮吸的滋滋作响。
  一看是饿得慌。
  南宫决明转身打开简陋的大冰箱,找到了一瓶牛奶,他在炉子热了热,用小碗装好,吹凉,一勺一勺的喂给孩子喝。
  但孩子还太小,不满周岁,用勺子喂她呛得不轻。
  需要个奶瓶。南宫决明想。
  满厨房转悠了一圈也没找到奶瓶,正要转身出去办公室找找看,没想到在门口遇那位“琼姐姐”。
  南宫决明说:“有人把一个小婴孩扔在大铁门外,我给捡了回来。”
  琼姐姐眉头一皱,“没有院长的同意,把孩子领回来,不太好吧?”
  “可是,大晚的,你叫我怎么办?眼看着孩子冻死在外也不管?”
  “你自作主张,只会给我们造成麻烦,养一个孩子不是那么的容易,说实话,我们孤儿院也快经营不下去,资金一直困难,院长也很头疼,多一个孩子,对我们是一个重担,再强壮的骆驼,压力太大,迟早要被压死的。”

  南宫决明没说话,他又不是这里的话事人,说得再多,也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说:“有没有奶瓶?”
  琼姐姐叹了一口气,“你等会儿,杂物间有新的,我去拿。”
  在等待途,南宫决明忍不住再看了一眼菜篮子。
  孩子也同时看向他,并且咯咯笑了一声。

  南宫决明顿时被这样一个笑容打动,太可爱了。
  他可从来不喜欢孩子,但这个女孩儿实在有股魔力,模样俊美,头发浓密,眼睛扑闪扑闪的犹如天的星星。
  南宫决明终于按捺不住,屈服了孩子的魅力,把她从菜篮子里抱了出来,软绵绵的,在他臂间犹如一团小棉花。
  南宫决明的心一下子融化了。
  他不禁开始做鬼脸逗起了孩子。
  把孩子逗的手舞足蹈的大笑。
  忽然他听到一声细碎的铃铛响,菜篮子底下的缝隙滑落一样物件。
  南宫决明从地捡起这个银晃晃的东西,原来是一条银项链,头悬挂着一枚银铃铛儿。
  南宫决明把铃铛放在婴儿面前,婴儿伸手去抓,两只小肥手捧着铃铛,顿时不肯放开。
  “你那么喜欢,待会给你戴,不摘了,估计,是放下你的女人留给你的。”
  婴儿用小嘴舔着铃铛儿,依旧对他笑着。

  南宫决明摇头,“小馋嘴,什么都往嘴里塞。”
  他顺手把铃铛给孩子系,链条有点长,但不碍事。
  琼姐姐这时候刚好回来,在洗手台洗干净奶瓶,把南宫决明刚才热好的牛奶装进去,递给孩子。
  孩子一碰到奶嘴,立即享受的闭了双眼,谁也不理了,一心一意享用她的牛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