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4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世雄有心阻止他登台,但这金南魁平素自视极高,虽然借着阮世雄的影响力传道混饭,却不大瞧得起这招摇撞骗的老家伙。根本没打算征求阮世雄的意见,就一脸狂态的登上了拳台。

  规则已经清晰明了,也没有裁判,直接就可以开打了。四拳相碰的瞬间,金南魁竟突然不宣而战,猛然抬腿恶狠狠踢向恶来的裆部。
  这一下来势突然,大大出乎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意料。阮世雄万万没想到金南魁会用这么卑鄙的黑手来暗算恶来。吃惊之余禁不住大喝一声小心。
  若等他提醒再做出反应,小恶来只怕真的要成小阉驴了。金南魁的一脚突然踢过来,的确是出人意料。但恶来的神经反应速度同样出乎了李牧野之外的其他人的意料。
  特调办的高强度训练科目中就有一项是专门针对如何应付偷袭的,为了提高他们在这方面的能力,李牧野规定他们无论是在训练场内,还是在其他地方,随时随地都可以偷袭自己。同样的,小野哥也可以如此。如果他们偷袭成功一次,或者成功躲避了一次,今后就可以免去这个训练科目了。

  在特调办几个天赋卓绝的年轻人当中,恶来是唯一成功过的。他虽然没有李牧野那样深不可测的精神感知能力,却凭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近乎野兽般的本能成功避过了一次。
  金南魁这一脚又毒又狠,恶来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但就在他的腿踢进来的瞬间,恶来忽然双腿一并,横身一拧,将金南魁整条腿拧的严重变形的同时,手臂自然扬起,看似不经意的挖在了金南魁的眼睛上。
  一双血淋淋的眼球骨碌一下从眼眶中被挖出,恶来已经转身背向着金南魁,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似的。最后又抬腿似不经意的狠狠踩在金南魁受伤的那条腿的膑骨上。咔吧!一个清楚的骨碎声传出,伴随着金南魁凄厉的惨叫,恶来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过身来,双手捂嘴,一脸无辜的贱嗖嗖样子,过去就拉金南魁。
  金南魁被挖了双眼,踩碎了一条腿,贸然被这么拉起,怎么可能会不疼,这家伙疼的惨叫连天。恶来突然松手把他摔回擂台上,叫道:“哎哟,对不住,我是不是不小心弄疼你了?”
  安意如有些不忍,又有点忍俊不住,素手轻抬掩唇偷笑。
  李牧野就没那么客气了,哈哈大笑,对阮世雄说道:“这高丽棒子真他吗是个极品,你老兄堂堂一代宗师,怎么让这么个东西混进来的?”
  阮世雄眉头紧皱,恶来的凶残程度比他的反应速度更让阮世雄惊心,这老家伙还在消化刚看到的一切。听了李牧野的话,顿时一脸尴尬,道:“说来惭愧,这个金南魁是我的一个老友介绍来的。”
  李牧野道:“这种人毫无武德,比武争的是生死成败,本就是斗狠的技术,出手阴毒不怕,就怕这种在公开较技的场合里不讲道义便不宣而战的败类,意如的这个小徒弟还年轻,应激反应有点激烈了,看着有点血腥,其实没多大事儿,这孩子若是能得你老兄垂青留下来,今后还要请你在这方面多费些心思。”
  阮世雄道:“理当如此。”
  这时候有人上台去,用软床担架将金南魁抬下去。又迅速将拳台收拾干净。该送医院送医院,比武较量中暗下毒手,却反被人打成重伤,这种人不会有人同情他。除了他体己的亲传弟子外,根本没人理会他的死活。
  恶来依然留在台上没动,实际上这两阵加在一起,他也没怎么动手,这会儿连汗都没流一滴。阮世雄已经很满意他的表现了。但恶来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台下还有一个师父级别的主将没表态。
  这人一开始没在台下,后面金南魁惨叫连天,才把他引出来的。李牧野只看了一眼便知道,此人绝对是恶来的劲敌。那是一个瘦削的中年男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浓眉如刀,眼神锐利,漠然中透着可怕的沉静。
  阮世雄把目光投向中年男子,问道:“寒师父,你是不是也想上去跟这个年轻人较量一下?”
  能杀的和能打的格斗家是有区别的。从外在的形态观察,前者会专门练出几个破击杀敌的强点,全身筋肉都呈现一种锋锐的流线,一切进化轨迹都是为了提升敏捷。而后者往往看重防守能力,会保持一定量的块状肌肉来增加抗击打能力。在精神气质方面二者的差距会更明显,杀人者总是冷厉低调的不轻易出手者,而能打的多半是残暴癫狂对战斗充满狂热的。
  这个寒师父就是前者。
  寒师父的全名叫寒军,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来到河内定居,进入燕喜名堂之前打过几年黑市拳,战绩彪炳,几乎常胜,后来被阮世雄发现,亲自邀请其加入到燕喜名堂,传授他所谓的黑龙十八手拳法。三十五岁时曾代表传统越武道打过南亚猛虎杯和泰王无差别斗神赛,前者因为打死人被取消了比赛资格,而后者却是因为惨败给了乃通里门下的泰拳猛将杀龙霸。
  现在的燕喜名堂内部,最能打的就是这个人,也是唯一能与散手实战派的阮文甲抗衡的人物。

  “还是算了吧。”寒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带一点东北口音说道:“我年纪大了,他才代表燕喜名堂的未来。”
  阮世雄还真担心他答应,恶来虽勇,但经验却比寒军差很多,这种生死搏杀级别的较量必然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寒军是当下燕喜名堂最拿得出手的格斗家,但毕竟年纪只比他小四岁,眼看着就要五十了。南亚猛虎杯的参赛年龄限制就是五十岁。而泰王无差别斗神赛虽然没有任何限制,但也很少见到年过五旬的格斗高手登台。
  李牧野主动走到寒军面前,伸出手来跟他握手,问道:“寒师父是东北人?”
  “是的。”寒军点点头,看着李牧野伸过来的手,道:“我不太方便跟人握手。”说着,亮出了他的手。
  李牧野见过很多手,有人练习铁砂掌把手练的跟大饼似的,有人练朱砂掌,手心里总能看到一块黑皮,还有的练习鹰爪力的,把十根手指练的跟钢钩似的。但像寒军这样一双青白如玉,冷硬如冰,密布老茧状斑块,好像得了什么严重皮肤病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寒师父的手的确有些特别。”李牧野道:“但是握一握不至于怎么样吧。”
  “我这手冷的比较特殊,练朱砂掌没练对,形成了一种病,握了手可能会传染。”寒军说道:“如果没什么必要,你实在不必冒这个风......”
  他的话没说完,李牧野已经握住了他的手,道:“独在异乡为异客,难得在这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遇到一个老乡,两个大老爷们儿不用抱也就算了,怎能连手都不握一下。”又道:“李牧野,煤城人,完事儿以后我还得单独请你吃饭。”

  日期:2018-08-18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