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40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晷斌全几乎是吼着说出这一段话来,虽然不清楚他话里的含义,但是效果对谢必安来说十分显著,那铺天盖地的寒潮就这么缓缓褪去了,谢必安的脸色也有些落寞,难以置信!晷斌全的话竟真的戳到了谢必安的痛处。
  “呵……现在的地府怕是因为白无常的事……”
  “够了,你不过是区区一个道士罢了,地府的事情不是你能管的着的,至于蔻儿……我相信我能给她她想要的!”晷斌全还想接着诉说地府的隐秘,但是谢必安立马出口打断了他的话,信誓旦旦地说着能给我我想要的,其实我要是在现场的话一定会和他说只要你放过我就好了!
  晷斌全对谢必安的不置可否,只是拿了一些点心就这么不再管谢必安径直走了出去,独留谢必安一个人在厨房里呆呆地思考着什么。似乎晷斌全的话让淡定如他,心中也起了波澜。
  一夜无话,老妈说是许久没见我了,其实也就一个多月,期间还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一定要我和她一起睡觉,不过尽管长大以来就没和老妈睡过几次了,毕竟作为一个懂事的好孩子还是要给爸妈一点两人空间的,但是久违地和老妈一起睡觉还是让我很安心。
  等到周小琴跑到我床上不停将我摇晃着叫起来,我才发现由于睡得太香了,都已经快要十点多了,大家早就做好了准备,吃过早饭在院子里等着出发了。
  我赶紧起床洗漱了一下,随口吃了一点东西,跑到院子里集合,还怪不好意思的,这么多人等我一个人。
  “好了,人齐了咱们出发吧!”我爸一马当先背着一个背包就要领着我们出门去,我见状急忙拉住了他。

  “欸欸欸,老爸我们年轻人去就好了,你去凑什么热闹,上次去爬山扭到腰还不长记性,这回我们可是要往那林子里去,那可是在山顶不是半山腰的鱼塘!”
  “就是就是,我也觉得女儿说的在理,这种活让他们年轻人去就好了,非得逞能。”我妈也在一旁急忙从我爸背后拿下背包交到我的手里。
  老爸迫于众人一致的否决,只得低头不再逞能跟着我们进林,其实我们也不知到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所以最好还是由有道法护体的去就好了,老爸只是一个普通人还是不要掺和进来为好。
  话不多说,我,谢必安和晷斌全三个人就这么上路了,谢必安倒是两手空空,我和晷斌全就各自大包小包的背着许多东西,累的我是直喘气,也不见谢必安过来搭把手,晷斌全看样子有点想要帮忙的意思,可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只得无奈感叹老妈怎么准备了这么多东西。
  上山的路其实还算好走,毕竟我爸为了便利还是专门拉了一队工匠给这座山铺了一段阶梯的,不过当我们走过了鱼塘之后,就没有阶梯了,因为鱼塘之上的地方算是比较荒凉一些,除了山顶还算是枝繁叶茂,这中间一大段不知道为什么不管种什么东西,都长得一般,所以也就没再去打理。
  至于山顶的林子,奶奶一直不允许老爸去,所以这山的上半段也就这么荒废下来,不过老爸也借着这个原因,在承包这座山的时候占了不少便宜。
  我们走了大概也有半个多小时才走过了那略显荒凉的一段,来到了林子前。
  明明是艳阳高照,可是这林子却像是笼罩在一层大雾之中,灰蒙蒙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运气护住身体,这雾气像是有些毒性!”谢必安仔细观察了一下笼罩在林子外围的雾气,转过身向我们嘱咐到。
  我现在倒是方便的很,在脑海中稍微一搜索,就找到运气护体的方法,口中念起咒语,片刻后就有一层薄薄的光幕在我周身环绕,晷斌全则是从包中取出一个瓶子,从里头拿出一颗丹药吃了下去。
  “这是什么好东西啊?”我好奇地看着晷斌全的瓶子,就这么一颗糖球一样的药丸就能阻隔毒气吗?
  晷斌全闻言顿时得意洋洋地扬了扬手中的瓶子:“这个啊!这是我道门避毒至宝……”
  “嗤!不过区区破瘴丹罢了。”我惊讶地看着谢必安,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他怎么会和别人争呢?就算心里看不起,按他的个性不应该是不做理会吗?
  晷斌全面上也有些挂不住,恼怒地反驳谢必安:“区区?这可是我道家百年来的传承,历代前辈经过无数失败才研制出来的灵丹妙药!你怎么不说话啊?怎么?说不过我了?”晷斌全冲着谢必安不停地嚷嚷着,但是谢必安脸色却突然一肃,紧紧地盯着林子的方向。
  “噤声!有人……有鬼怪在看着我们!”

  我们都瞬间戒备起来,我借着谢必安的神力也仔细地感受了一番,果然!在那幽暗的林子里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我们,而且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实力似乎十分强大的样子,即便是现在拥有谢必安神力的我也感受到了压力!
  “难道这就是那个鬼怪?”我仍旧紧紧盯着那个鬼怪所处的方向,向谢必安问到,不过谢必安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晷斌全就先抢过话茬来。
  “不,那不是单纯的鬼怪!”
  谢必安也点了点头,难得这两个人会意见一致,我好奇地看了一眼晷斌全:“怎么个不单纯?”

  晷斌全从包中拿出一本书翻找了一番,递给了我。
  “若普通鬼怪实力强盛无非三种情况?一:受外力影响;二:埋骨之处风水极差;三:多尸合葬,合为一体!”
  我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晷斌全和谢必安:“奶奶说了,那些被打死的佃户是用一个棺材装在一起埋下去的……”
  晷斌全点了点头:“没错,这些鬼怪本来应该只是普通小鬼罢了,但是他们的尸体被合葬在一棺,也就导致了他们的怨魂合为一体,若是仔细算起来怕是有不下……”他又转头看了眼谢必安,虽然没说口,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鬼怪可能拥有不下于谢必安的实力!
  看谢必安也没有否认,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样子的话我们还能救回那个人魂吗?
  谢必安似乎看出我在为这件事情担心,走过来伸出手拍了怕我的后背,笑着安慰着我。

  “无妨,那鬼怪就算是再强,也只是鬼怪罢了,为夫不管怎么说也是地府无常,还是不惧的。”这里也没别人,晷斌全又是知道我和谢必安现在畸形的关系,所以谢必安也就没那么多的顾虑,就这么“夫人,夫人”的叫着。
  晷斌全看着谢必安的动作和称呼,脸上青筋一跳,很是不屑地挥舞着拂尘:“小心别阴沟里翻船!”
  谢必安也不搭理他,只是突然将我搂进怀里,眼神温柔地看着我。
  “夫人放心,为夫今日定将那人魂救出,以了丈人的麻烦!”
  也不知道谢必安抽了哪门子风,这副作态弄得我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急忙挣脱他的怀抱,理了理衣服,稍稍清嗓。
  “咳……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本来来的就够晚了,我可不想在林子里过夜!”说完,我就头前带路往林子走去。
  谢必安和晷斌全在后面如何争锋相对,我是一点都没看见,因为眼前奇异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在外面因为那一层雾气的存在,我们什么东西都看不见,可是等进了林子,并不是想象中阴风阵阵,而是鸟语花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