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37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小孩的人魂呢?”从谢必安传给我的信息里面,我知道了一个人的魂魄分为三份,天地人三魂,廖三儿子被夺走了人魂,所以尽管没有夭折,但是一直无法清醒过来。
  那水鬼却是不做声,只是似乎我和她心有灵犀一样,我愣了一下神,居然就知道了那个水鬼将廖三孩子的人魂放在了山顶那一片的林子入口出。
  那片林子我倒是知道,我爸虽然承包了这一整座山,但是那片林子却一直就这么搁在那里不管,因为奶奶一直说那片林子里不少年前死过很多人不吉利,硬是不让我爸动那片林子的注意。
  “在山顶的林子里!”我停下了“拷魂术”的施法,水鬼也就倒在了地上,我转过身看着谢必安,表情很凝重,毕竟那片林子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谢必安也是表情凝重地看了一眼那片林子,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凝重的表情!
  “这林子确实不简单!里面似乎有一个非常强大的鬼魂!”
  我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一个鬼怪能入得了他的法眼,那这个鬼怪得有多强啊!
  不过我也不是特别害怕,毕竟我现在暂时拥有谢必安的神力,而且他就在我身边,一个鬼怪总不能和地府无常对抗吧!
  所以我就打算直接上山,去找那个鬼怪的麻烦!
  “夫人!”谢必安却突然拉住了我,阻止了我。
  “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他,还以为他会和我一起去呢,幸好自己飞的慢了点,不然一个人去找一个被谢必安说强的鬼怪的麻烦,这不是找死嘛!

  谢必安摇了摇头,抬起头看着山顶的那片林子说道:“林子里的那个鬼怪很强,甚至比我强!所以我们需要先准备一番才能进去!”
  这回我可是真的惊了,比谢必安还强!一个鬼怪居然比无常大人还强!
  “怎么会这样?那我们还怎么救回那个孩子的人魂!”
  谢必安也不说话,走到在一旁昏睡许久的周小琴身边,一挥手将她唤醒,不知道为什么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又转过头看着我。
  “先回去吧,准备一下,明早我们再进山!”言罢,谢必安也不管我和傻愣楞站在原地的周小琴,随手收走了地上那个水鬼,转身下山去了。
  我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刚刚清醒过来的周小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果不其然,她一回过神立马就一脸严肃的走到我跟前。

  “那个男人是谁!”
  尽管我现在拥有谢必安的神力,大可甩开周小琴直接飞走,但是我要是这么做的话,怕是这辈子都不敢见周小琴了,不然这个妮子的一大堆问题非得把我淹没!
  好不容易应付过去了周小琴,带着她跟在谢必安身后下了山,回到家里,廖三他们已经散去了,毕竟现在太阳都快要落山了,大家都该回家吃饭了。
  不过我爸却拿了张凳子坐在院子前,不停地大量着谢必安,老妈在一旁的厨房里也透过窗户不断看着他,我丝毫没有感受到他们怪异的目光折腾了一天肚子不是一般的饿,一回到家就急匆匆地往厨房里跑,打算找点吃的。
  我才懒得管谢必安被爸妈们怎么打量,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

  但是我才刚刚走进厨房,就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妈!你怎么……”我还以为是老妈,没成想居然不是,眼前的人的突然出现就和谢必安下午出现一样让我愣在了原地,也让身后的周小琴惊喜不已。
  “贵宾犬!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急着吃东西跑着进了厨房没想到居然撞上了晷斌全,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谢必安和晷斌全两个人为什么都会出现在我家这里。

  晷斌全轻轻握住了我后退的肩膀,居然温柔地问我有没有事情。看着他这副样子我真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个臭道士今天是忘记吃药了吧!
  “诶,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在这里?”我扭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好奇地看着他,这个臭道士不去降妖除魔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师兄前几日想起来还有些道法修行的要领需要嘱咐你,担心你届时不小心修炼出了岔子,这才想着找你交代一下,没成想你居然回家了,实在担心,所以跟了过来,我和你父母说了我是你朋友……”
  我感动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个便宜师兄居然这么关心我,为了我的安全竟然跟着我从学校跑到了老家。
  “哇!贵宾犬,没想到你人这么好啊!”
  周小琴在一旁很得意地冲着我说:“你看吧,我早就说了晷道长是个很好的人,蔻儿你还天天黑他!”

  “是是是!你的情郎当然优秀的很了!”周小琴这个小妮子就是抢着要我戏弄她,非得挑战我的权威!
  晷斌全听了也没什么感觉,可能在他心中只是觉得我在开玩笑罢了,只是当他抬起头看向院子里和我爸在谈笑风生的谢必安,脸色瞬间就有些不好看了。
  看着老爸和谢必安两个人聊的起劲,我的大脑仿佛死机了一样,谢必安怎么能和我爸聊的这么欢,而且他还搬了张凳子坐在我爸旁边,两个人简直是快要称兄道弟了,而且看我爸那眼神我就知道他一定又在说我的坏话了。
  类似七岁还尿床,九岁上树掏鸟蛋之类的,有这么个爹也是真的不省心,把自己女儿卖的干干净净。
  “爸,你们在聊什么啊?聊的这么开心。”急忙走过去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省得待会谢必安知道了我太多糗事,再来笑话我。

  老爸却很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再看了看跟在我身后的晷斌全,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说:“瞧把你能的!”
  “啊~没什么,就是小安和我聊了聊你们大学生活过的怎么样,我们当年可不比你们啊……”
  我爸话还没说完,不知道晷斌全突然抽什么疯,也拿了一张凳子坐在谢必安对面,很是不屑地看着他。
  “也不知到某人上没上过大学,就在那里瞎说。”
  “诶,我说你这个小伙子,我以前好歹也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没上过的人了?”我爸还以为晷斌全是在说他,这可就惹毛了他了。要知道我爸最自豪的就是他在当时那个大学生非常值钱的年代考上了重点大学,晷斌全一上来就说他是在乱讲,他可不得生气。
  晷斌全也意识到自己明明对谢必安说的,结果却让我爸误会了是在说我爸,急忙冲着我爸辩解,一只手还指着谢必安。

  “不是啊!伯父,贫……我说的是这个小子,我还挺经常去找蔻儿玩的,怎么就没见过他呢?”
  我靠!晷斌全这不是拆我台嘛!好不容易才糊弄了我爸,这小子再给我揭穿了,我还不得接着扯谎。
  “老爸别听他瞎说,他那也算是常来找我玩,必安是艺术生,学……学画画的,所以大多是呆在画室里,我还是因为想要学画画,才认识他的。”为了替谢必安打掩护,我扯谎的技术是越来越高超了。
  我爸一听倒是相信了,毕竟晷斌全这小子一开始就没给他留好映像,所以他对晷斌全的话也没怎么在意,只是没想到这个臭道士今天倔驴脾气犯了,非得和我过不去。居然又站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