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4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话的同时,其他的人影已经将房轩从张松的身边抬了出去,现在大门外停下了六架马车。人影们小心翼翼的将房轩安置在其中之后,此间的主人连同人影头目一起上了这架马车。剩下的人影也分别乘坐上其他的五架马车,在头目的一声令下,六架马车同时向着六个方向奔驰而去。
  “不要小看他们这几个人,问天楼主、妖僧元昌都是因为小看了他们,才出的事。那样的大修士尚且难逃一劫,更加别说你我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屋主一直都有些心慌。原本以为是办事之前的紧张,可是放倒了吴勉、归不归他们之后,他心慌的感觉非但没好,反而有了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不过屋主反复将晚上的事情推算了几遍,还是找不到自己露出破绽的地方。当下只能自己给自己宽心:只要过了今晚,便可以躲过这个大大的灾祸了……马车沿着官路一直前行,在天色微亮的时候行驶了到一条河流的渡口。此时,一条小船已经停靠在这里等着他们。马车停下之后,几个黑衣人走过来将房轩抬到了小船上。等着屋主和头目都上了船之后,他们便将两匹高头大马从马车上卸了下来。套上了马鞍之后被人骑走,剩下的几个人将马车推进了河里。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车轮留下来的痕迹都清除了干干净净。

  男人说到这里,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初去联络房先生的贾仲是我的师弟,我和他还有几个人都是大方师的弟子。这么多年一来,一直在海上修炼术法。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大方师所藏的几道禁术。我们也是鬼迷了心窍,明知道是禁术还是偷偷摸摸的修炼。
  后来有人做事不密,被大方师发现了有人动过禁术。那时贾仲提出来要将祸水东移,牺牲掉一个人保全剩下的同门。不过又担心在大方师面前露出破绽,最后改了主意才将房先生你拉进了这个浑水。原本以为徐福大方师看在大术士的面子上,不过过分难为房先生,这样一来我们也能侥幸活命。没曾想大方师根本没有给我们机会,将我们几个连同房先生你的名字都放在了格杀令之上……“你和我说这个做什么?是要我求大术士去说也饶了你们的性命吗?”这时,房轩这才知道自己是怎么糊里糊涂进了格杀令的。原来都是他们这几个人搞的鬼,只是那位大方师行事不明。还想自己也放在了格杀令当中。

  “房先生你误会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就算去自杀,也不敢惊动大术士。”男人冲着房轩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是这样,当初贾仲是带着那本禁术去找房先生的。禁术原本是想作为将先生拉下水的凭证,不过现在贾仲不见了,那禁术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你怀疑我?以为我会私藏你们的禁术?我的慧根已经被大术士亲自毁掉了,我要你们的禁术做什么?”听到男人的话,房轩马上便急了起来。

  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还有贾仲,他怎么会把那样的禁术放在我这里?对我有什么好处,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男人看了房轩一眼,说道,贾仲和我不同,他极少往来陆地,来了之后也是住在房先生的府上。那么重要的禁术他必定不敢随身携带,我想不到除了交给你保管之外,他还有什么可以藏匿的地方。”
  无论房轩如何解释,男人都不相信他的话。
  不过看在大术士席应真的份上,也不敢对他如何。只是不停的威逼、诱说房轩将禁术交出来。
  根据男人所说,大方师原本有固定往来陆地的弟子。不过这些弟子往来陆地的次数多了之后,便有人借陆地之势反叛宗门的事情发生。后来徐福便改了主意,他让一些精明的弟子们轮流往来陆地。他和贾仲还有其他几个弟子都是往来陆地办事的方士之一。
  贾仲和其他人不同,他刚刚回到陆地便来了房轩这里。除了大术士这个后世子孙之外,贾仲再没有可以托付藏匿禁术的人。而男人和其他的方士早来了陆地几十年,已经发展出来自己的根基。当中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授徒传艺,有了自己的门人弟子。
  而昨天偷袭房轩、张松和饕餮的刺客也是他们这些人,原本以为吴勉、归不归离开之后,剩下的几个人和龙种便是砧板上待宰的羔羊。只要抢先出手制住了唯一一个还算有点威胁的饕餮,剩下的房轩、张松便只能由们他摆布了。
  虽然因为席应真的缘故,他们不敢动房轩,不过另外一个胖子就两说了。到时候当着房轩的面,将张松大卸八块不怕他不说将禁术藏在什么事地方了。如果不是吴勉看到不对及时回来,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得到贾仲拜托房轩收藏的禁术了。
  不过任凭男人怎么恐吓、诱说,房轩都是一个回答:“你们搞错了,贾仲是害我的人。怎么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保管?他不怕我了拿禁术交给大术士吗?不怕我用禁术向徐福大方师交换活命吗?“虽然房轩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男人就是不信他的话。这时,又有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人出现在了房轩的面前。他对着之前假扮屋主得男人说道:“蒋合先,你那一套不管用了。
  还是我来吧……既然他这么嘴硬就是不肯说话的,那么我每问一句没有回答的话,便要割了他一块皮肉。不用担心东窗事发被席应真知道,现在我们都是格杀令上的人,他就算死了,那位大术士也会把黑锅扣在我们老师尊头上的。“说话的时候,后来出现的男人走到了房轩的身边,他的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短剑。
  将剑刃横在房轩的小指上,说道:“我问第一句,贾仲的东西被你藏在什么地方了?
  “
  “听我说,你真的找错人了……贾仲失踪了,你们要的禁术一定在他自己的身上。
  “房轩满脸惊恐的看着架在自己手上的短剑,随后继续对着后来出现的男人说道,你信我……如果你伤了我,大术士一定饶不了你们……
  “啊!

  “的一声惨叫,男人手上的短剑下压,将手指齐根切了下来。鲜血当场便涌了出来,不过断指的并不是房轩,而是手握短剑的男人。断指的还是他自己握着短剑的那只手,他自己都想不明白,剑刃明明是架在房轩手上的,为什么断指的会是自己。就在断指落在地上的时候,空气当中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说你们着的什么急?原本老人家我还想再听两句的,不过既然你要动手,我老人家总不能看着大术士的后世子孙倒霉吧?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那老成不像样子的身体出现在了房轩的身边。断指男人忍住了剧痛窜到了同伴的身边,这个老家伙虽然难缠,不过他和蒋合先联手的话,胜负还在未知之间。不过断指男人心里还是很诧异,当下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中了九日醉,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已经醉倒了吗?谁给你的解药……
  日期:2018-05-1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