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1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笑着摇摇头,不理会女孩儿的牢骚,继续道:“其余的文件回头你亲自交给邓兴安,剩下的事情由他负责就好。”
  陆熙柔挑挑眉,问:“你想让他知道我和你真正的关系?”
  “没错!让手下了解老板的强大实力也是一种驯服的手段。从邓兴安的角度来看,你这位堂堂知府千金居然在帮我办不光彩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我跟你爸已经不是简单的同盟关系、而是无限近乎于家人了。连正牌知府都在为我的事情奔波,他这个副知府还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
  陆熙柔闻言叹息一声:“把能利用的所有条件都利用到极致,以后出门我要离你远点,要不然,老天爷忍不住想劈你的时候会连累我的。”

  萧晋哈哈一笑,一口喝干她端来的那杯咖啡,便起身离去。
  陆熙柔拿起他的杯子,伸手指进去抹了一下杯壁,然后含在口中吮了一下,就微笑着自言自语道:“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细心,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喜欢上呢!”
  那是一杯速溶咖啡,不难喝,但绝对没资格被叫做“咖啡”。她记得很清楚,萧晋曾无意间说过从不喝非现磨的咖啡,但他还是一声不响的喝了,而且一滴不剩。
  离开安保公司的训练基地,萧晋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诗咏国际。第三批的天绣订单下来了,董雅洁已经催了他好几天来拿图样方案和材料。

  但他很清楚,天绣项目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订单只是幌子,这个女人是因为金景山的一系列动作着急了,想出手干涉又怕影响到他什么计划,这才不停地打电话让他过来。
  于是,一推开诗咏国际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他直接就道:“放心,金景山马上就要上蒸锅了,临死之前总得允许人家叫唤两声,大姨子你就当是有一位朝廷大员在免费给你演戏,放宽心观看就好。”
  董雅洁从一份文件上抬起眼,静静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这一个月来,你到龙朔的次数不下三次吧?!雨娇那里去过两次,辛冰那儿也去过一次,剩下的时间都跟那位知府千金混在一起,我诗咏国际的庙小了?”
  萧晋呵呵一笑,来到她的办公桌前,俯身近距离看着她的脸说:“不是这里的庙小,而是庙里的菩萨太好看,我怕我一个忍不住干出亵渎女神的事情。”
  已经认识了那么久,对于他无时无刻的撩拨,董雅洁早就习惯了,闻言只是扯了扯嘴角,问:“那以前你怎么不怕?”
  “以前还能忍呀!这不是跟女神接触的时间长了,越来越把持不住了嘛!”

  董雅洁终于笑了,摇摇头,用青葱般的手指将他凑过来的脑门顶回去,说:“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金景山敢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对付你,想来一定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吧?!”
  萧晋顺势往办公桌上一坐,点头笑着说:“没错,他死定了!”
  金景山不认为自己死定了,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大麻烦。
  早晨刚刚起床,他就得到了一个消息,他的亲弟弟、石竹矿业集团董事长金景琦在床上被抓了,而且还是龙朔警方在没有通知石竹县局的情况下抓的人,理由是金景琦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十几年前国有企业的管理相对十分混乱,私有改制时贱卖优质资产是常有的事,金家自然也没少沾这方面的光。也就是说,如果龙朔警方真的坐实了这方面的证据,那金景琦绝对十年之内都别想离开监狱。

  占国家的便宜,不倒霉没事儿,一旦倒了霉,量刑从来都是比杀人罪还要重的。
  一上午打了一圈电话,得到的不是推脱就是为难,最后倒是获得了一点确切的消息:这次是由龙朔副知府邓兴安指挥、正知府陆翰学拍板的行动,目的是肃清治下原国有企业改制留下的各种弊端,还龙朔经济投资环境一个朗朗乾坤。
  后半句他直接当成了屁话,前半句却让他感到了深深的威胁。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萧晋只是一个仗着聪明和一点在龙朔的人脉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商人,随便抬抬脚就能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干掉。
  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错的非常离谱,萧晋不过是一个被人抛出来吸引自己目光和火力的靶子,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跳进了一个大大的圈套。
  是的,多年的宦场争斗早已让他的思维形成了惯性,那就是一个老百姓绝不可能把一位朝廷大员给逼到这个地步。他相信萧晋确实是要建一个悬崖电梯的,但他绝对不相信缘由仅仅只是为了方便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村子村民出行。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善良的人?又怎么可能这么巧,电梯偏偏要建在老子爹妈的坟墓旁?
  这是一个阴谋,一个要致自己于死地的阴谋!
  然而,幕后主使是谁呢?
  巡抚大人?不可能,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自己还是巡抚一系的干将,也从来没有想过背叛,巡抚大人没有理由这么花心思的对付我。
  知州大人?也不对,按理说,如果是他的话,在得到我的投诚之后就该收手才对,没有理由费那么大劲只为了用我一次,更何况,他手里的证据已经足够我喝一壶的了,没必要下死手针对整个金家。

  可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呢?
  一个又一个可能的人在脑海里浮现,又被金景山一个一个的否决掉,缺乏关键性的线索和证据,他根本没办法确定敌人到底是谁。
  看看腕表,已经在办公室枯坐了三个小时,他疲惫的捏着鼻梁靠在椅背上,心中忽然涌出一抹悔意——如果当初答应了萧晋的要求去青山镇和谈,结果会不会完全不一样呢?
  不会!绝对不会!对方的目的就是整死自己,一个有点臭钱的平头老百姓敢无礼的让从三品大员去见他,就足以证明对方压根儿就没有和谈的诚意,就算当时自己真去了,姓萧的那个小子也肯定会提出自己无法答应的要求,最后还是会来到现在这种局面。
  古语有云:民不与士斗;其实应该说民不敢与士斗,因为不管斗输斗赢,代价都太大了。
  金景山是这种理论的坚定拥趸,所以坚决不认为萧晋代表的是他自己。
  叮铃铃……,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被吓了一跳,待看清来电显示是自己的妹夫时,他的心就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沉。

  果然,当电话接通,妹夫刚说了一句话,他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心口绞痛,吃了一把速效救心丸才缓过劲来。
  他的大哥、也就是金大业的父亲,他的妹妹和外甥,以及他的一个堂弟都被龙朔警方给带走了,罪名是涉嫌偷税漏税。
  而这些人,也是他金家最核心、且知道他秘密最多的几个人,一旦完蛋,金家和他都将再无出头之日。
  日期:2018-03-1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