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3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阿帕查不过一介武夫,要对付他有的是手段可用。”李牧野道:“白起今天已经展示了力量,接下来该换一种方式跟高棉人打交道了,高棉人不是号称狼群吗?咱们就找几条警犬咬他几口。”
  “有点卑鄙。”陈淼撇起一丝笑意,道:“也只有你这坏小子才能想到这馊主意,只是你这么一来,前面那一战刚创下的明声不免要打些折扣了。”
  李牧野道:“这阿帕查是个武疯子,最擅长的本事就是跟人玩命,咱们跟他公开较量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让安意如公开叫阵......”陈淼忽然醒悟,道:“原来你是吃准了他没来,故意这么安排的。”

  李牧野道:“我之前已经让安知远打探清楚,这个阿帕查练武成痴,对这些人情交往从来不上心,但如果他真到了,我也可以再另外选个日子安排一场只打不杀的较量。”
  陈淼笑道:“假如你看这家伙实力太强,照样还可以把他安排妥当让他比不了。”
  “捏死他有的是办法,我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女人去冒险。”李牧野道:“收拾高棉人只是为了扬名立威,真正的对手是狮城李家,金兰湾武氏这样根深叶茂底蕴深厚的大家族,那个武原英号称越南千年武术传承大成者,我跟玄门打听了此人,文雕龙说他的实力不在李梦柏之下,那就比较可怕了。”
  陈淼欣慰道:“看来你是真做足了功课啦。”又道:“你这些巧妙安排,那个小道姑还不知道吧。”
  “她是实在人,没有您儿子这一肚子坏水。”
  “这么高调的方式开始,真的合适吗?”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被怀疑,倒不如反其道行之。”李牧野道:“安知远在北美给武卫宁下了蛆,他吃进肚子里就不要想吐出来,除非武元乙也能倒台,否则,在这块土地上,咱们还是可以高调一些的。”
  “你真是把一切资源利用到了极致。”陈淼道:“这个武卫宁我们陈家也不是没有争取过,但这小子从一开始就表现出极强的警惕心,怎么就会被你手下的那个小安子给搞定了呢?”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牧野道:“这些纨绔子弟看似荒诞,其实多半都是心中有数之辈,安知远跟他是臭味相投的同类,所以很清楚怎么才能打动这种人。”
  “表面看,今天的张扬出于偶然,谁又能想到这个布局在八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呢?”陈二姐微微一叹,道:“看来你是真的成熟了,有些地方甚至比我想的还远。”
  李牧野道:“所以呢,您就不要再有什么不忍心的想法了,就当我是您亲儿子,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你若是我亲儿子,我绝舍不得你哪怕冒一星半点儿的风险。”陈淼扬起手来,停顿在小野哥的头顶上方一寸,终于还是没有落下。起身招手唤一旁水边捉鱼的老猫魁斗,转身说道:“孩子,如果太勉强时,你随时可以离开,我绝不会怪你,假如我不是明确知道你是那畜生的后代,其实我也很希望你是我儿子。”说罢,抱着老猫去了。

  河内,燕喜名堂,传统越武道宗师阮世雄的道场,安意如受邀前来,李牧野以师兄的身份陪着同行。
  阿帕查出事了,几年前曾出手打死了两个毛贼,本来以为民不举官不究已经搞掂的事情,却就在今天早上官司犯了。数十名荷枪实弹的丨警丨察包围了高棉拳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这个阿帕查显然人品不怎么样,杀了人还不想偿命,丨警丨察封门来抓人,这家伙居然在警车押运途中暴起伤人,打死打伤三名警员,从翻入河中的警车里逃之夭夭了。
  李牧野一听就忍不住心中大骂,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警方的愚蠢和阿帕查的野蛮程度。
  阮世雄这只老狐狸,已经到了中年发福的年纪,一身功夫修养差不多也只剩下了修养,顶着偌大的名声,其实难符。甚至手下连个真正能打的弟子都没有。不是没特意培养过顶门大弟子,只是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那个亲如儿子的大弟子被武原英的徒弟在比武较量中给废了。
  在河内,他在武术圈中的门生故旧不少,很多人都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简而言之,这老兄开武馆干不过武原英的实战派散手越武道,但是其他方面还是很有实力的。比如武卫宁的身边就有两个保镖是他的记名弟子。消息也是十分灵通。
  安意如乍闻此事先吃了一惊,阮世雄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便一直在察言观色,安意如还没修炼出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那点惊讶全在脸上了,自然瞒不过这老狐狸的眼睛。而一旁的小野哥则完全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好像他就是一陪女友来东南亚旅游的某个阔少。对于武术界这些破事儿完全不关心。
  “阿帕查出事的这个时间点有点巧了。”阮世雄年轻时候曾在中国求学多年,带一点中原地区口音的汉语说的极好,用试探的口气说道:“安道友之前真的就一点消息都没听过吗?”
  安意如老实的摇头道:“我初来乍到,哪里去听这种消息。”又道:“我今天还本想请阮师父您帮忙传话,再找他约个时间地点较量一番呢。”她的样子长得丰润光洁,十分讨喜,说话的语气透着天真质朴,老实的挂相。
  阮世雄心中略感释疑,哦了一声,似乎有点失望,又问道:“安道友的那位堂哥可是一位大商人,他就没跟你透露过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堂哥很少跟我说话的。”安意如按照小野哥之前教好的说道:“他很忙,只不过是碍于家族长辈的面子才帮帮我,真意太极道馆想要在这边立足发展,还得靠我自己的力量。”
  “那真是有些可惜了。”阮世雄道:“河内这边虽然比不得共和国的京城深沪,但也是千万人口的繁华都市,尚武氛围浓重,门户林立,局面其实也很复杂,我昨天听说安道友是在京城受人排挤,看不到光大门户的希望才来这边发展的,实话讲,在河内发展,如果没有一个强力靠山,是很难立足的。”
  安意如道:“我堂哥虽然很少管我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有些实力的,假如真有什么人来找麻烦,他也不会坐视不理。”
  “那就好,那就好。”阮世雄道:“你初来乍到,怎么就跟阿帕查这个疯子对上了呢?”

  安意如道:“这次出来前欠了一个人情,那人请我来挑战这个阿帕查,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你那位高足是叫白起的吧。”阮世雄顿了顿,道:“真是非常厉害的年轻人啊,徒弟实力已经这么惊人,想来师父也必定更强,真羡慕你们共和国的同道啊,国家大,人口基数也大,选材空间自然比我们广大多了,习武这种事还要讲究天赋,这一点上,我的运气比安道友你可差得远了。”
  安意如一下子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李牧野在一旁却什么都听懂了,老小子是想跟安意如借一个顶门立户的弟子。
  心中稍一转念便意识到这是个好事儿。
  日期:2018-08-1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