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里面该不会……”
  玳瑁笑着说:“现在没有摆放尸体,停尸房的作用是我瞎猜的,以前这里是皇帝的行宫,所以,那间停尸房可能是用来摆放给他处死的犯人的,以后也带你进去逛逛。!”
  “不用了不用了,太客气了,停尸房我领教过了。”想想还心有余悸,南宫兜铃说:“你讲的这些,师叔和我简略的说过,我问的是北宅啦,北宅,讲重点。”
  “北宅,是式神之宅。”玳瑁停在一个阴森昏暗的走廊边,“这里,是通往北宅的入口。”
  南宫兜铃望着漆黑的走廊尽头,莫名一道穿堂风吹来,让她裙下的双腿冷飕飕的。
  “师叔干嘛要来这么一个鬼屋似的地方散步?这里有什么好玩的?”

  “式神,乃物之灵气,是一样物体的‘灵’,这个物体可以是活物,可以是死物。活物生来有灵,死物则可以后天从自然界吸收日月精华后产生灵,总之,只要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物体,有灵。有灵之物,可供驱使。但不是每一样物体的灵都愿意被驱使的。只有方术强大的法师才能让灵顺从的屈服在自己的吩咐之下。”
  玳瑁一边在前头领路,一边说。
  “这些话我五岁知道了,我还知道灵的强弱,除了由物体自身决定以外,还受着法师的深刻影响。如说,灵吸收世间精华,千百年下来,这灵变得强大不可估测,但却遇一个本领平平的法师来驱使它,灵的力量不能彻底的被发挥出来,不仅如此,说不定哪一天,这个驱使者还要强大的灵反过来吞噬了驱使者,一边消化,一边进化,一直等待着能够征服它的人类出现为止。”
  玳瑁似乎和她聊的很投机,“很多的灵,没有等到合格的驱使者出现,自己修炼成了妖精,日久天长过后,还是没有谁来控制它,征服它,妖精又修炼成了人形,但是这个人形,说白了,还是妖。”
  南宫兜铃仿佛嗓子眼不舒服似的干咳两声,“你这话该不会是讽刺我吧?”
  “我事论事而已,我和你一样,都不属于真正的人类,谈得讽刺吗?每个灵,都有‘真身’,我的真身是一只巴西红耳龟,你的真身是一条白蛇,你的青龙引魂幡的真身是战国时期亡故的大将军,这些个灵,在被法师收服之前,都是自由身,收服之后,为式神。”
  经他这么一提醒,南宫兜铃条件反射的摸了一下腰间,哎呀,糟糕,才发现自己忘记带青龙引魂幡在身边,睡觉前解开了他,和红莲一起放在枕头边,然后没再惦记着。
  这下不知要被青龙训成什么样了。她还真是个粗心的主人。
  “你讲的这些,我都知道。”南宫兜铃深深叹气,这老乌龟好像不听她说话,只顾着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主人十岁那年,被他母亲领着,进了这个尽虚宝殿。”
  听到和李续断有关的话题,南宫兜铃一个哆嗦打起了精神,“你快说下去!”她催促。

  “他一开始并不知道母亲带他来这里的用意,他母亲一声招呼都没打,在第二天天还没亮时走了,主人这才知道,他母亲把他托付给了陈玄生,要陈玄生收他为徒。我从未见主人为这件事哭过,他提起自己母亲时,眼睛里只有仇恨。”
  想到师叔那么温柔的人,内心某个角落却被仇恨所填满,南宫兜铃不由得心疼起来。
  玳瑁接着说:“主人悟性极好,天赋异禀,灵气充盈,一般来说,学习玄门法术的弟子,起码要超过十年的修炼基础,才有驱使式神的能力,可李续断只用了四年,收服了他生平第一个式神。”
  南宫兜铃心暗想,自己的确是足足修炼了十年,才收服的第一个式神,也是红莲,没想到师叔竟然只用来四年,简直聪明的可怕。
  “主人看去不是一个叛逆的少年,行事规矩,待人温和友善,从未和他的师父陈玄生起过冲突。”

  “岂止啊,他连穿着都像个乖小孩。”
  玳瑁忽然扭头看了她一眼,“但最近主人却变了,认识你以后,他竟初次违抗陈玄生的命令,这不像他,而且,他最近几天的脾气是越来越暴躁,做什么事都板着脸,连对我说话都冷淡了许多,都是因为你,才会变成这样的。”
  玳瑁语气有一丝埋怨。
  “怎么会因为我?”南宫兜铃心虚的说:“你搞错了吧。”
  “主人心里想什么,作为式神,是一清二楚的,他不喜欢你和司马长眠还有戴泽星走得太近。”
  “我哪有,他们两个跟我合不来,一见面不是抬杠是吵架的,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们。”
  “可是在主人眼里,他非常的嫉妒,他也想像那两个人一样,和你斗嘴。”
  “啊?真的吗?那我下次找机会使劲和师叔拌嘴好了,让他开心开心。”
  “你这样故意没用的。”
  “师叔也会嫉妒人啊……我还以为,向来只有我嫉妒他的份儿。”
  “你且记住,主人始终还未修炼成仙,他不过是个二十岁的血性男儿,和普通人没差别,会吃醋,会生气。”

  “吃……吃醋?吃我的醋?你没骗我?”南宫兜铃心暗爽。
  玳瑁点头,“他应该也意识到了,自己开始陷入一桩麻烦事了。”
  “什么麻烦事?”
  “这件麻烦事是你。”
  走廊越来越暗,两边全是遮天蔽日的藤蔓,快要看不见脚下的道路,玳瑁有夜视的能力,因此走的的毫不费劲。
  南宫兜铃忘记带白符,准备从藤蔓扯一片叶子下来做个隐形咒,好变一盏烛火出来。

  谁料到手指刚碰到藤蔓,这些藤蔓发出呲呲的叫声,纷纷避开她的指头。
  把南宫兜铃吓的不轻,“这些藤蔓……”
  “这些植物是式神的真身,不过不是主人的式神,是掌门人陈玄生的。”玳瑁从衣兜里拿出两只手电筒递给她,“这个借你。”
  “早点拿出来嘛!”南宫兜铃打开电筒,照向前方,即使有光线的笼罩,北宅依旧显得阴森寒冷。
  楼阁冷冷清清,和其余三宅的整体风格大致相同,是传统的古建筑,是气氛肃杀,仿佛一片大墓园。
  地板一直有吃灰尘为生的尘仙打理,很干净,连木头缝隙都纤尘不染。
  南宫兜铃听见头顶传来异动,把手电筒挪向天花板,一群鸟类惊飞,“那些鸟儿也是式神吗?”

  玳瑁说:“是的,这里是存放式神真身的宅子,没有安装现代的电灯,因为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会惊动沉睡的式神。像你刚才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把鸟给吓飞了。”
  “吓到的是我才对,简直是一个恐怖片拍摄基地。”南宫兜铃咽了一下口水。
  在空荡荡的宅邸走廊两边,全是敞开房门的暗房间,手电筒一照,便会惊走几只小动物飞速跑开。
  房间里头没有任何家具,个个动物行踪诡异,有些动物只有猫鼬大小,远远的分不清种类,眼闪着红光,瞪着来人,随即又悄然不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