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62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那只雪嫩纤柔手腕轻微摇晃,被红绳牵引的朴雅酒壶也在空晃动,带出一个能蛊惑人心的轨迹,“听你口音,应该是东北人,如果还是农村哪个旮旯走到海的山里人,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两三米长的棕黑锦蛇,你觉得它吞食野鸡山跳,是为什么?”
  “填饱肚子,好繁育后代。”陈二狗毫不犹豫道,他是农村人,农村一个裤裆里带把的牲口最大责任便是传宗接代,顺着这思维自然把畜生的生存视作繁殖的本能。
  这个答案显然与女人的初衷是偏离不少,他和她要是有共同语言才是怪事,因为一本莫名其妙的日记闯入这房子的女人从藤椅站起身,背对着窗口望向陈二狗,如果仅相貌而言,那是一张只能算作动人的脸庞,没到颠倒众生令人惊为天人的地步,但总有种女人,强大到让陈二狗忽略容颜,只记住气质,第一个是他娘,第二个是曹蒹葭,第三个便是这位拎着个酒壶、脚穿着一双白底红牡丹漂亮布鞋的陌生女人。

  她瞥了眼陈二狗,似乎没发现能够让她看第二眼的特质,便转身望向窗外的街道,道:“说弄瞎你眼睛,是真的,不过那是前两分钟的事情。你叫陈二狗,我知道,孙大爷教你下的象棋,这点我跟你一样,都是那老人手把手领进门的。不过我估计你的脑子,这辈子是下不赢我的,孙大爷也真是的,挑谁不好,挑了你这么个徒弟。对了,你见过孙满弓否,我估计没有,否则按他的脾气,早把你剁了。”

  “见过。”
  陈二狗微笑道,一脸看似小人得志的肤浅神情,完全是复制张胜利的幼稚笑容。似乎对他这么个被她视作一不值的小人物心目,能见到孙满弓,是天大荣幸的事情,这装癫扮痴的作风是跟富贵学的,技巧则是长期与天斗与人斗磨练出来的,曹蒹葭曾戏言这家伙要考戏北影,面试部分肯定过关。
  “笑得真假。”
  女人一阵见血道,没转身,仿佛感受到了陈二狗笑容里不可告人的奸诈,她两根手指捻住酒壶,拿掉盖子,顿时一股香气流溢开来,这酒断然不是市场花点钱能买到的那种。她喝酒不是浅尝小酌的那种,而是一口灌满喉咙,倾泻直下,然后任由那一口酒在腹烧火,她盖酒壶,轻轻呼出一口酒气,道:“仔细一想,你这样的男人,挺可怜,也挺可敬。我一看到你,想到一个人,一想他,我容易不想安静,一想发泄想涂抹点胭脂,最后便想杀人,其实我是个信佛的人,这是难得的大实话。不过你放一百个心,孙大爷的徒弟,我要敢下手随意折腾成残废,孙满弓肯定不会放过我,被那条东北虎盯,我会失眠。”

  “其实你不也挺可怜挺可敬。”
  陈二狗靠着墙,没打算逃跑,兴许是这是孙大爷住过几十年岁月的缘故,他敢把心里话说出来,“一个女人要爬到你那个位置,肯定不容易,要回报得付出,这是最简单的道理,所以我才敢大言不惭地说你可怜,没笑话你的意思,我是东北小村子跑出来的农民,村子小,一百多号人,村头吵架村尾都听得一清二楚,端碗饭边吃边走不到半碗走了个遍,我能个啥大世面大见识,但到了海后见到几个能打的,才真知道天外有天,以前村子之间打架赢惯了真以为了不得挺是个东西,现在才知道自己真不是玩意,跑题了,不好意思,语太差的缘故,我不知道孙大爷是什么来头,做过什么丰功伟绩或者大罪大孽,我也不感兴趣,我只知道老人是我到了这座大城市的第一个指路人,他老人家的房间即使租给了别人,我也不敢瞎折腾。当然,我知道你很厉害,说话听得出,你手下也能打,是真高手,但说句不自量力的话,今天要是你想要对这房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算把命撩这里,也得跟你过不去一次。”

  女人没生气,只是打趣道:“蒙虫,他竟然瞧出了你是高手。”
  蒙虫微笑道:“我本来是,全海都知道的事情。”
  陈二狗叹息一声,道:“其实这话一说出口,我后悔了。”
  女人靠着窗户摇摇晃晃手的酒壶,冷笑道:“逞英雄谁不会,刚会走路的小孩都会,说几句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话,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恶心姿态,真以为自己是内心无愧的爷们了?陈二狗,我今天不为难你,不是因为你是只匍匐在我脚下的小蚂蚁,也不是因为你几句话一番作态打动了我,只是因为你跟那个叫孙眠药的老不死家伙下了几盘棋,仅此而已。”

  陈二狗笑容牵强,除非是心境到了八风不动境界的神人,否则被一个娘们如此不带脏字却最能伤人的挤兑都不可能做到心态古井不波。
  她带着叫蒙虫的男人走出房间,没有半点留恋。
  陈二狗来到紫竹藤椅旁边,却没有躺去,而是蹲下来,抽起了烟,烟雾缭绕,夹杂着等竹叶青的酒香。
  刚走出房间竹叶青蛇一般的女人下意识转头,看到那个背影,手一紧,紧紧抓住酒壶。

  十二年前,有个坚强了一辈子的男人也是这样蹲在藤椅旁,黯然抽着烟,寂寞而无助。
  十二年后的她朝眼前的背影呢喃道:“这一次我会看着你走下去,走好。”
  陈二狗不知道他蹲在紫竹藤椅旁沉默抽烟的背影会带给他什么,他只是觉得有点疲惫,而且那藤椅兴许还带着那个像焦尾巴竹叶青一样的女人的体温,他不愿意去触碰,怕沾忌讳,跟入山不能坐树桩一个道理。所以蹲下来抽根能解乏的好烟,对他来说这只是个很自然的无心之举,抽着从sd酒吧免费领取的香烟,脑海满是那一抹红艳如血的胭脂,以及光头男人的那一头刺眼莲花,陈二狗大口大口抽着烟,这是抽旱烟抽出来的老习惯,这城市里卖的好烟大多不烈,抽多了后很难呛到肺,虽然烟草好更健康,但对青烟蛤蟆癞情有独钟的陈二狗终归觉得少了份那种烧心窝的畅快感觉,蹲了半天,抽了三根烟,小腿微微麻,站起来趴在窗口,早看到那女人和光头的身影,如果说对陈二狗还算平易近人的曹蒹葭只是在男女情感遥不可及,那拎一壶竹叶青的竹叶青母蛇酒彻头彻尾在生活居高临下,把陈二狗颠来倒去碾了一脚,陈二狗倒没觉得伤到了自尊,差距摆在那里,瞎子都看得出来,只是抽烟的时候他使劲想,哪天扒光了这娘们的衣服,在床的时候她还能这么不可一世吗?

  被陈二狗在心底亵渎了一回的女人的确姓皇甫,也确实是SH地下世界最值得玩味遐想的娘们,绰号竹叶青,当然也有人喜欢骂她黑寡妇,因为道都流传这个心狠手辣的漂亮女人每一次位的前一天,她那张大床都会有一具男人的尸体,具体内幕如何,谁都无从知晓,在阿梅饭馆闹事栽在陈二狗手里的黑虎男也是道听途说,蔡黄毛这种SH多如牛毛的小痞子更没那个通天本事知道其的曲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