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9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本来张胜利和王虎剩都说要出去住小旅馆,把地方腾给富贵,但陈二狗没答应,破天荒喊了辆出租车打的到金茂大厦附近,带着陈富贵逛了一遍黄浦江畔,那一晚他抽了整整一包烟,借着酒劲在江畔哭到嗓子沙哑,再发不出半点声音,陈富贵始终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这个在张家寨在学校在海都很孤单的身影,默不作声,娘走了,********想要让娘过好日子的二狗的生活也天塌了一大半,但值得庆幸的是到了海,二狗似乎找到了为自己活着的理由,富贵望着那条江,那座塔,他也有了走出大山后的第一个野心。

  第二天清晨,阿梅饭馆刚开张,一辆挂海警备区车牌的越野车便开到门口,走下一个一身军装、肩膀两杠两星的彪悍男人,货真价实的校军衔,这位军人见到陈富贵后眼睛一亮,一脸可惜道:“是根大好苗子,可惜不在我们军区,真是便宜了沈阳军区。”
  早早起床的王虎剩看着这对兄弟,心想是怎么样的老头子才能教育出这样两个的孙子,又是怎么样的男人才能捣鼓出这样一对儿子?
  “富贵,到了部队,我不在你身边观盯着,你别再老让人占小便宜,你老吃亏,我心里不舒服,不痛快。”陈二狗沙哑道。
  陈富贵笑着点点头。

  “你我聪明,身体也好,在部队好好混,出来后我要是报不了那女人的大恩,你别忘记她对我们陈家的好,娘不愿意欠人情,没走之前我们没让她过好日子,不能让她走了后还不安心,爷爷说得对,陈家不能出白眼狼。”陈二狗沉声道,帮富贵理了理衣服。
  “爷爷走了,娘走了,都躺在坟里看着我,我不能让他们死不瞑目,你好好活着,等哥回来看你。”
  扛着一个麻袋的陈富贵伸出那只掀翻过野猪、拉满过巨型牛角弓的大手,轻轻摸了摸眼前这个他矮了半个脑袋的弟弟的头,终于不再憨笑,道:“二狗,等哥出来,谁再敢欺负你,我杀他全家。”
  “大个子,部队出来可不能杀人。”以为陈富贵开玩笑的军官也打趣道。
  富贵眯起眼,身体微弓。
  那个经历过无数场搏击的尖刀人物下意识后退一步,如临大敌,终于意识到这个大个子没有半点说笑。
  坐进那辆车,坐在后排的陈富贵使劲透过窗户望陈二狗,笑得很傻,笑得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要杀人全家的狠货。

  陈二狗嗓子坏了,根本喊不住“不准笑”,但一看到他张嘴,陈富贵便真止住了笑脸,转过脸,留给这个从不肯喊他哥哥的弟弟一个长白山一样的伟岸背影。
  陈二狗再一次来到SD酒吧,发现顾炬带着一帮子在恒隆广场熟面孔在等他,说是谢他,陈二狗心里想说真要谢我直接甩给我一叠钞票,可脸却笑得灿烂,嘴说着寒暄客套的东西,连顾炬他们都瞧出了其的不真诚,显然这个陈二狗并没有意思与他们结交攀附的企图,这反而让没带着张兮兮来酒吧的顾炬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陈二狗这件事情狮子大开口大做章,之所以来酒吧无非是几个满脑子封建思想的热血哥们要来拜会一下高人,特地算在小夭单子大伙一顿海吃海喝后便散了去。

  那几个对傻大个富贵崇拜得五体投地的二世祖得知富贵去部队后便兴致阑珊,女孩们经过聊天也着实没挖掘出陈二狗有啥超拔流俗的气质,便也打消了与他发生点什么的兴趣。谁让陈二狗不是那种妙语连珠舌灿莲花的厉害角色,否则借着M2酒吧余震,勾引一两个张兮兮这类有钱又有脸蛋的小妞红杏出墙还真不是难事。
  不过最后有个年轻人折返回酒吧,特地找到陈二狗,陈二狗对他有印象,在恒隆广场酒吧,王解放被叫熊子的猛人掀翻了一次,倒飞出老远,顾炬一大帮人愣是没一个人敢搭个手帮个忙,只有他站出来扶王解放站起来,刚才喝酒的时候也是他最凶,名字叫高翔,还有个不知根源的绰号,有点娘,叫小梅,看到高翔,陈二狗没像宰顾炬那帮孙子那样下狠手杀猪,而是反过来请他喝了一瓶啤酒。
  “狗哥,我跟他们不一样,我知道其实他们看不起你,你骨子里也看不起他们。”高翔一开口便信誓旦旦道,直接跟顾炬划清了界线。
  “他们看不起我是真,我没看不起他们,我眼睛红着呢,花钱如流水,几千块掏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身边还左拥右抱着漂亮小妞,这种人这样滋润的日子我都还看不起太矫情了。小梅,我知道你跟他们不太一样,但你也别把我往太高的地方看。”陈二狗抛给高翔一根烟,总算说了几句真话。
  “狗哥,介意我跟你混吗?”小梅忐忑问道,很难想象一个顾炬一个圈子的海二流大少会低声下气跟陈二狗说话,顾炬和张兮兮见到一定得跌破眼镜。
  “是想跟富贵混吧?”陈二狗笑道,说话直截了当,没半点拐弯抹角。
  “富贵哥都听你的,我跟你混,准没错,我这叫做抓住了主要矛盾。”高翔笑道,那张脸庞虽然没有顾炬帅气,但要坦诚许多。陈二狗看着这张脸,有点恍惚,以前学时代瞧那些乡长镇长的子孙都觉得极有城府,陈二狗跟这群人打交道总觉得他们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有不可告人的深意,只是到了海,经历过几场闹剧,跟几个不同寻常的女人接触过,见过一些大大小小的公子哥二世祖,陈二狗发现自己耳濡目染下竟然也有了一点站直身子说话的底气。

  为什么伛偻着不肯留给别人后背?
  疯癫老头子早说过,进了山,是入了畜生们的地盘,尤其跟大畜生碰面的时候,别急着转身把后背留给它们,那是自杀。你得弓着身子,伺机而动,这虽然是一个弱者的所作所为,但活下来,尊严重要。
  “好死不如赖活。”陈二狗重复呢喃老头子生前很喜欢念叨的一句话。
  莫名其妙的高翔也不好说话,只能任由陈二狗陷入沉思,后者被手指间的烟烫到了手,终于回神,笑道:“说说你吧,既然要跟着我逛荡,总得大致了解一下你。”
  “我?”
  似乎从没有好好反省过自己的高翔愣了一下,又要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后道:“我是北京人,狗哥你口音听得出来,家里有点小背景,论官帽大小,顾炬这帮孙子的老头子见着我家人还得喊级,但是因为在北京,厅局级的高干多如牛毛,而且大多不在实权部门,挂个虚名,清水衙门里浪费时间。看不用的高干多,高干的子弟亲戚更多了,我家和我家亲戚朋友不幸都是这一类,我经常能在几条线路的公交碰到某办公室一把手的女婿啊或者某某司某某处头头的孩子,反正有权的高干,我是一个没见过,活了二十多年,是真没碰到过,北京太大,面的圈子,父辈们削尖脑袋头破血流想挤进去都不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也只能打地洞,到了我们这一代更没指望了。我偶尔看到报道高干子弟开车撞人无法无天的新闻,很没出息地想,要是能跟这群被老顽主鄙弃的新生代顽主一起腐化堕落,一块找乐子,我肯定干。后来吃了哑巴吃了黄连,吃了几次小亏,才总算明白自己是哪根葱,再到了海读大学,跟顾炬这帮人结交,也只能做些锦添花的事情,雪送炭是绝对不可能的,本来还有个跟我们混得很熟的,老爸垮台了,欠了一屁股债,吞枪自杀,那人跟我们借四千块钱,结果没一个人肯借,其实四千不多,真不多,他老子要是没垮,四万都不是问题,当然,说老实话,我也没借,没那个闲钱,也不想借。这个*社会,谁******吃饱了撑着跟别人动不动去共患难。”

  “没义气,也想混我这一行?”陈二狗笑道,问得不咸不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