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34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豆成!我廖三今天就把话搁着了,你要是不把鱼塘的水抽干,那我就自己来!”
  我和周小琴借着采蘑菇去的借口上了山还没走到鱼塘就依稀听见有人在争吵个不停。

  “是我爸!我们快过去!”拉着周小琴加快了脚步,来到了鱼塘前,一个月前这里的围栏还有半人多高,现在却被冲的七零八落,一片狼藉。
  我爸和那个廖三两个人各自带着亲朋好友在鱼塘边上争吵这,我爸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我,本来想要好好教训我的,但是看见周小琴也在旁边,瞪了我一眼就不了了之了。
  “豆成,你往哪看呢?赶紧的,给我个说法!不然我就自己动手了!”那个廖三衣服蠢蠢欲动的样子,他身后的人还拉着一台抽水机,还有人拿着一张大网,似乎就是等着抽干了水再用网把水鬼抓住。
  豆成也就是我爸,这时候倒是没空搭理我,苦着张脸:“廖先生,你这个话说的就很有问题了,这鱼塘是我的私有财产,你没有权利抽干我鱼塘里的水……”
  虽然我爷爷奶奶是个粗人,但是他们把我爸培养的很好,是豆家村那时候唯一一个考上大学了的人,所以我爸说话一直就是这么文绉绉的,自然不是那个廖三的对手。
  我爸话还没说完,廖三就伸出手推了我爸一把,瞪着我爸:“什么狗屁私有财产!你这鬼鱼塘害我儿子现在还昏迷不醒,要不是道长告诉我我儿子的魂魄是被这鱼塘下面的水鬼捉走了一部分魂魄,我儿子就要一辈子躺在床上了!”
  “欸欸欸!你怎么打人呢?”见我爸被那个廖三推了一下,我急忙跑上前挡在我爸身前,指着那个廖三的鼻孔,瞪着他。

  “蔻儿,你先回去吧,爸和他们讲道理……”我爸担心廖三激动起来对我动手,急忙将我拉到身后,让我先回去,不过我的倔脾气上来了,真是人善被人欺,这个廖三就是看准了我爸是个老实人,怎么都说不过他,这才在我爸面前逞威风的,不过我豆仙姑可不是什么老实人!
  轻轻推开挡在我身前的老爸,站到了那廖三的跟前,无所畏惧的样子。
  “小姑娘,我可不跟你一般见识……”廖三也知道欺负小女孩对自己名声也不好,所以想要让我知难而退,但是我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和你打个赌,要是我输了,这鱼塘随便你折腾,要是你输了,以后就不许再来找我家的麻烦了!”说完,我看了眼我爸,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本来他是想要阻止我的,或许是我坚定的眼神打动了他,老爸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意见。
  那廖三见我爸没意见,心里也想着再这么闹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些喊来的亲戚朋友到时候各回各家了,谁还愿意天天来,于是也点了点头答应了我的提议。

  “行!但是赌什么你总得先告诉我吧!”廖三倒是机灵这时候倒是没忘了问我赌什么。
  见他答应了下来我心中大定,指着廖三身旁的那个坡脚道士道:“很简单,既然这位师父能知道这鱼塘里有水鬼,大家一定觉得他是个道法精深的高人了,但是我却不这么觉得,我敢肯定,这个人是个骗子,根本就没有什么水鬼!”
  “胡说!你个小姑娘懂什么?”那个道士顿时勃然大怒,这不是砸自己招牌嘛!
  我冷笑地看着他:“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想要证明你是有真本事的,很简单,和我比划一下呗。”我从周小琴手上接过晷斌全上次留给我的桃木剑,摆出晷斌全经常摆的架势指着那个坡脚道士。

  倒是我爸愣在了原地,看着这个在他眼里变成了二愣子的女儿,有些糟心,怎么上个大学,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坡脚道士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看我摆出道家降妖伏魔的架势,倒是识货,从身后同样取下一把桃木剑,不过却是随意握在手中,剑尖向着地面,脸上似笑非笑的。
  “姑娘,你这个架势只有对着妖魔才能摆出来的,对同道中人是不允许以剑尖想向的。”
  “啊!”我急忙收起架势,学着他将剑尖朝着地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刚入门不久,还不是很清楚,见谅见谅。”心里早就骂惨了晷斌全,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和我交代清楚,害我丢这么大的脸,我豆仙姑的可算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了。
  不过表面气势不能输给他,紧握手中桃木剑,淡淡一笑,争取让自己显得更厉害一点。
  “废话少说,我们就比最简单的!背诵道德经!”
  “什么?”坡脚倒是诧异地看着我,像是没听清楚我说的话。
  “怎么,不敢吗?”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再转过头看着其他人,很认真严肃地告诉他们道德经的重要性,当然,躲开了我爸想要杀人的目光。
  “这道德经,可是我道门中人修道的基础经目,你不会连这个都不会背吧,那你就原形毕露了!”我想要用剑指着那个坡脚道士的鼻孔,但是想起来这样子不合适,又急忙将剑尖压低。
  不过那道士现在也顾不上这些小节了。

  “道德经!这……我小时候倒是背的滚瓜烂熟,但是……但是……”坡脚道士的脸色明显变得有些苍白,这可怎么解释的清楚,你一个道士居然连最基本的经书都不会背,还好意思出来混。
  “怎么样?廖三,我就说这个道士不过是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吧!愿赌服输,以后不许再来我家这闹了!”
  廖三也是一脸怀疑地看着那坡脚道士,但是随即他却突然耍起了无赖。
  “哼,就算输了也是因为这个道士骗我,所以说我没输,你也别指望我就这么放弃!”
  “你怎么能这样!”就在我因为廖三这种无赖的行为大为光火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能救你儿子!”
  “谢必安!你怎么在这里?”我惊讶地看着出现在我眼前的人。
  谢必安却不说话,只是望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棵树,我跟着他的目光望去,却什么都没看见,他突然又开口了。

  “我能救你儿子,不过你们都先回避一下吧。”谢必安的话似乎有魔力一样,让人信服,尽管那个廖三先前闹得厉害,但是在谢必安面前居然就这么听话的带着人先走了,抽水机什么的都扔在了地上。
  倒是我爸,其他几个亲戚都已经走了,他也许是爱女心切吧,居然没受谢必安的影响,皱着眉头一个劲地盯着谢必安。
  “蔻儿,这个是你朋友?怎么要来玩你也不早说?”
  “额……他也是我大学同学,而且他家里是专门干这一行的,还好巧不巧他正好来这边旅行,我刚才怕自己搞不定,所以提前打电话让她过来帮忙。”我冲老爸扬了扬手中的桃木剑,示意谢必安家里是干道士,专门收鬼的,又想周小琴猛打颜色,让她不要拆台,有问题回去再问,为了圆一个谎,我当真是绞尽了脑汁。

  我爸这才将信将疑地缓缓离去,还不时回头看向这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