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8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兴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她对脑子不坏心底也不错的东北农民陈二狗印象很好,所以喜欢使劲朝这个小伙子抛媚眼,也不怕恶心到他,这刚来海肯定还是个雏的孩子虽然眼睛也不老实,喜欢端茶送菜的时候偷瞧标致女人,刚入冬眼巴巴等着夏天到来,而且还敢对她女儿或多或少有点企图,但阿梅还是决定让他做小唯的家教老师,一来当然是不需要花钱,二来不怕这年轻男人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一个肯不图什么给孙大爷泡药酒的孩子,不坏,即使再坏也坏不到骨子里去,她也很好将来谁会是这孩子的媳妇,小唯?不会,小唯太单纯,现在的二狗未必看得,以后更是一个天一个地,王虎剩那张吐不出象牙的嘴里的小夭?老板娘没见过,可总觉得那女孩只是诱使二狗走入海这座大山的引子,****的份量不敢说没有,但绝对不重,至于曹蒹葭?老板娘阿梅摇摇头,那女人了不得啊,其实海说大不大,老板娘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太多千百怪的猪在海大街溜达,可曹蒹葭这妞真不简单,这是老板娘的直觉,二狗想要拿下这个妞,不花点九牛二虎之力和一点****运,难。

  此刻陈二狗、陈富贵、王虎剩和王解放坐在一桌,喊了一桌子东北菜,老板娘看到这四个人,知道二狗再也不可能是第一次踏进阿梅饭馆的二狗,再不会是那个第一次拿到六七张一百块钱两手颤抖的简单孩子,老板娘站在柜台后面唏嘘感慨,四个大老爷们在那里不多话地埋头猛吃,陈富贵不沾酒,王解放受了伤也不碰酒,所以没要酒,只吃饭,一顿饭吃得酣畅淋漓,王虎剩抛给陈二狗一根烟,坐对面的两人很快吞云吐雾起来,王解放盯着对面的陈富贵猛看,生怕错过一个细节,而富贵则乐呵呵傻笑,这四个爷们是一组特诡异的搭,深藏不露的王虎剩,愚忠的王解放,能打的富贵,再加阴险的陈二狗,二三十号人物参加的小规模斗殴,根本是小菜一碟。

  “富贵哥。”王解放情不自禁伸出大拇指。
  陈富贵没应声,只顾着四周巡视,一脸憨厚淳朴的农村人模样,跟所有第一次入城的乡下人一个德行,老板娘没见识过他在恒隆广场M2酒吧外的作风,所以没太大感想,只觉得这汉子块头可够大的。
  “富贵这八极拳,得靠坏多少桩子才有那个劲,我不敢想象。”王虎剩由衷惊叹道,欣赏着陈富贵的身架,光是坐在身旁,给王虎剩一种压倒性的窒息感,王虎剩听老瞎子讲过一些八极拳的东西,老瞎子用大半辈子逛了大半个国,想找很多人,其一个是八极拳里老祖宗一样的神仙人物,用老瞎子的话说八极拳练到巅峰,不说刀枪不入那些昏话大话,但身子可以大雪天光膀子跟六月一样暖和。
  “大山里,最多的是树,不值钱,真要算靠坏了多少,其实不多,十六棵。”陈二狗笑道。
  “十七。”陈富贵憨笑道。
  陈二狗张了张嘴,死寂一般沉默,让王虎剩和王解放有点莫名其妙。这十七棵树都是爷爷当年带着兄弟两亲自挑选的,而且还定好了每一棵树的顺序,从细瘦到粗大,规定每一棵都必须在一年之内撞倒,当年似乎老人家说过,等撞倒了十七棵树富贵大致也可以走出那座山,所以到此为止他不帮富贵挑树了,能做的他这个糟老头都做了,还告诉他们以后两兄弟互相帮衬着行走,一世人两兄弟,辈子大缘分才能这辈子做一个娘胎里跑出来的兄弟。

  第十七棵树有多粗壮,王虎剩和王解放肯定猜不到,这才半年,便撞倒了,陈二狗甚至能想得到娘走了后富贵一个人在深山里撞树的情景,心酸的他让王虎剩去买了一瓶二锅头,倒了一杯,仰头一口喝光,到海之前,陈二狗虽然喝酒,但不多,喝不起也不想花那个钱,再是见多了疯癫老头的发酒疯,对酒有一种本能排斥,到了海后他发现这酒真他娘的是个好玩意,以前语课一听到关于酒的诗篇内心会骂扯蛋,现在回头仔细一思量还真不全是瞎扯,一杯酒下肚,倒了第二杯,举向王解放,道:“解放,这杯酒敬你,我这个人脸皮不知道是太薄还是太厚,最不喜欢说‘谢谢’和‘对不起’这两个词语,但今天的事情我记在心里,你身体伤了,不用陪我喝这一杯,让你表哥代你。”

  陈二狗和王虎剩一饮而尽,颇有不醉不休一醉大睡三千日的豪气。
  陈二狗那张原本苍白的脸庞立即很病态地红润起来,陈富贵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拦着他猛喝酒。
  李晟蹲在二楼楼梯口张大眼睛观察大个子陈富贵,顺带着原先在做作业的李唯都溜出来,一看到陈富贵也吓了一跳,继而看到不知死活喝酒的陈二狗,这个越来越想不透看不懂的年轻男人,她只是个才15岁身体尚且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孩子,跟陈二狗隔了十岁,有代沟,而且一个城市一个农村,这个代沟几乎是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她一点都不了解他的世界,但不代表感觉不到他的愈行愈远,可惜她只是个看惯了风花雪月言情小说的女孩,一本封面斑驳、内容凝重晦涩的《黑囊经》放在她面前,多半是会退缩的。

  她如第一个与陈二狗擦肩而过的女孩差不多,注定了一辈子只适合读阮大铖《燕子笺》等一类婉约词,她们的感情经不起大悲大喜大起大落,这无关对错。还小的李唯转过身继续温习功课,不复杂的脑袋里还惦念着下一期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
  “富贵,接下来你想做什么?”陈二狗倒了第三杯白酒。
  “听你的。”富贵笑道。
  “好,那去部队。”

  陈二狗又是一口气喝光一杯56度的烧酒,他大爷的,还真是地道,一点没兑水,喉咙火一样烧的陈二狗站起身往外跑,一分钟也不肯耽搁,“我这去打电话,反正欠了她那么多人情,也不在乎多欠一次。”
  陈二狗跑得很快,因为他觉得耽误了富贵二十多年,这一次不能再多耽误一分钟。
  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的曹蒹葭很沉默,虽然对陈富贵参军这件事很满意,但兴致不高,似乎猜到了陈二狗娘去世,最后她说:“明天我让人直接带富贵去海警备区,坐军用飞机直接飞沈阳军区,你放心,富贵到了军队,要是不能成为国最拔尖的军人,曹家不姓曹。”
  这一次,陈二狗依旧没说谢谢这两个字。
  而且对方也不是一个需要陈二狗说谢谢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