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32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周小琴却轻轻甩开了我的手,我诧异地看着她:“怎么了?你还打算和贵宾犬去浪迹天涯?”
  “没……没有,哎呀,蔻儿你别乱说,我打算回一趟家,老李和上次那对怨魂母的事情让我有点想我的爸妈了,我想着回去看看他们。”周小琴害羞地看了一眼身旁的晷斌全,却发现晷斌全一点反应都没有,就那样呆呆地站着,心中不禁有些气结,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先和我解释到。

  周小琴的话也激起了我回家看看父母的**,老李和那对母子怨魂的事让我对父母的思念如潮一般翻涌起来,我苦着脸点了点头:“你家就在市区里,倒是方便的很,我只能放假的时候回去看看我爸妈。”
  “没关系啊,下个礼拜就是国庆长假了,到时候我陪你回家看看。”周小琴看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急忙安慰我。
  我开心地拉住她的手:“那!咱们说好了!国庆的时候陪我回家玩啊!我和你说我家那边可有意思了,到时候我带你去山上采蘑菇……呃”突然想起来我就是因为采蘑菇才被谢必安缠上的,所以采蘑菇这项活动还是算了吧。
  “反正就是又好多有意思的事情,到时候我一个个带你去玩。”
  “好啦,我先走了。”周小琴笑着拍了我的手,有些不舍地看了眼晷斌全,但是这个臭道士依旧是不近人情,傻子一样站在旁边闭目养神,等听到周小琴要走了,才睁开眼向周小琴一礼。

  “周小姐一路顺风。”
  “谢谢道长。”周小琴这才有了些笑容,和晷斌全也挥手道别,一个人拦了一辆的士回家去了。
  “走了,走了!贵宾犬我也回去了,如果还有什么活干一定要带上我啊!”嘱咐了晷斌全下次出工记得带上我,也不等他回答正好看见一辆的士过来,就拦了车回学校了,马路边上此时就剩下晷斌全一个人,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路过的出租车想要拉客,但是他理都不理那些司机们,司机们摇头散去,心中都在骂晷斌全神经病,没事站在马路边上,又不坐车。
  不知过了多久,晷斌全突然反手取出桃符剑向后一劈,只见原本虚无的空气中竟然有一个人影显性!
  说他是人影却又不大合适,因为他只是形状似人,但是只有一个轮廓而已,被桃符剑劈出身形,躺在地上不断翻滚着。
  “你这小鬼倒是能躲,贫道神念观察许久,方才发现了你的踪影。说!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晷斌全大声一喝,桃符剑眼看就要将那轮廓的脑袋斩下,那轮廓居然出声求饶。
  “别杀我!我说!我说!是有人让我盯着那个人类的!”
  和晷斌全道别之后,我就上了车回学校了,倒是不知道早就被远远甩在身后的晷斌全捉到了一个鬼魂,还从鬼魂嘴里套出了与我有关的情报来。我只知道开心地翻看着新书,作为一个立志成为仙姑的人,我必须时刻勤奋努力,刻苦钻研复杂难解的经书,
  不过一会到宿舍,我还是选择先洗个澡,冲散了一整夜的疲惫,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周小琴回家了,宿舍就剩我一个人,倒是安静的很,不过周小琴就算还在宿舍,看见我在修仙也不会来打扰我的。
  按她的话说,万一豆仙姑因为她在旁边叽叽喳喳而走火入魔,到时候她还要被我赖上呢。周小琴很好的履行了一个闺蜜的职责,就是持续性的不看好我。
  不过我现在其实有些迷茫,我不再明确自己修道的目标了,一开始我就是为了和谢必安离婚才修道的,可是现在我似乎和他情投意合了,我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对他似乎真的有了感情,尽管作为一个感情白痴的我感受不深,但是我还是能清楚我自己的心意的。
  想着想着,我的脑袋就乱成了一团浆糊,强迫自己看着经书,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心情烦闷的很,将书一甩,被子遮住脸,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依旧是那个熟悉的梦境,我和谢必安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初秋时节早上和中午还好,下午的时候就有些寒冷了,周小琴还没回来,我一个人是又饿又冷,艰难起身穿好衣服,打算去吃个饭。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找了半天才发现洗澡的时候被我扔在浴室里面了,急忙跑进去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心尖一颤,班导!
  “喂?张姐,有什么事吗?”我们的班导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女博士,没错就是女人里面最恐怖的那一类!平日里我们见着她,都是躲着走,生怕被她盯上,肯定没好果子吃,果不其然,一接通电话,耳边就传来了她的怒吼声。
  “豆蔻儿,为什么无缘无故旷了两天的课?”我这才想起来昨天也没来得及请假就和晷斌全出工去了,今天也有上课的,但是我一回来倒头就睡,那还记得这种事情。
  我急忙谄媚地笑道:“就是人……人不舒服,忘记请假了……”
  班导似乎信了我的鬼话,缓和了语气:“哦,以后要记得请假,其实我打电话来主要还是想问问你周小琴人呢?她也没请假就旷了两天课,可是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她也没接我电话,这才打给你看看。”
  “小琴没接电话吗?小琴回家了,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吧,我待会让她给你回一个电话。”我倒是没多想,因为周小琴今天才说的要回家看看,估摸着就是没看手机吧。
  “好,那她要是又联系你,记得告诉我一声,什么情况嘛,你也就算了,人周小琴这么好一姑娘怎么也无缘无故的旷课。”我尽量让自己忽略她后面的话,敷衍地应了应是,等着她挂了电话,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班导没有深究我们去干什么,不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呃~”肚子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不再多想,锁了门就出去觅食填饱自己。

  待我填饱了肚子,打马回营的时候,正好看见周小琴站在宿舍门口,双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正愁着没手拿钥匙开门。
  “放地上不就好了,怎么回了趟家,人都变傻了。嚯,还挺重的,什么东西啊?”我蹦蹦跳跳地走到她面前,拿出钥匙开了门,从她手里接过一个袋子,里面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还挺沉的。
  进了宿舍,周小琴讲东西放在桌子上,长舒了一口气笑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你家嘛,我特意买了些东西,送给叔叔阿姨,里面有一套茶具,放地上摔坏了怎么办?”
  “哇!小琴,你真是太客气了!那……我就不矫情了。”我将那些东西全揽在怀里,想护崽的母鸡一样,宝贝的不得了。
  不过周小琴笑得有些奇怪,好像心情不是特别好,不过我沉迷在周小琴给我爸妈准备的礼物里面,倒是没注意,低着头翻弄着礼物,想找些好吃的先来尝尝,突然想起来班导还让她回啦了回个电话。
  “小琴,你下午都去哪了啊,张姐打电话问咱俩为什么旷课,我给你含糊过去了,但是你还得给她回个电话。”

  “嗯,我知道了。”周小琴很平淡的点了点头,我反而觉得有些奇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