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8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我双手紧紧地攥住了桃木剑,晃了晃脑袋,使自己清醒了点,认真地看着地上已经渐渐要再次失去神智的老李。
  “啊!”似乎是休息够了,这厉鬼恢复了些许气力,再次夺走老李身体的控制权,疯狂地挣扎着,老李本来就是一个孩子模样,但是有些瘦黄,现在再神情狰狞,更显得恐怖吓人。
  晷斌全再次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印在了老李的头上,桃符剑直指老李,开始念起咒语,我见状急忙效仿,跟着把剑指着老李,口中同样念念有词,最有意思的还是周小琴,看我们都开始念咒,自己就那么干杵着挺奇怪的,从我背包里,拿出我珍藏的道德经,也跟着我们开始断断续续的念起来。
  我们的喃喃声与老李的疯狂尖叫在这小小的灵堂里激烈交战,这厉鬼的这回似乎有备而来,坚持了许久也不见他疲软,反而我们渐渐有些失去了信心,再这样拖下去,老李怕是就再也回不来了,只剩下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身体。
  “他可是你的父亲啊!你就一定非要害死他才罢休?”我的耐心被这厉鬼消磨殆尽,他似乎并不是特别害怕我们的咒语,仍旧疯狂地挣扎着,再这样下去老李就死定了,不得已我只能停止念咒,打起了感情牌。

  “师妹,接着念!这种厉鬼是没有感情的,他们不回去在意自己亲人的生死的!我们要赶紧将他赶出老先生的身体……”晷斌全见我停了下来,急忙让我接着念咒,他不寄望于这厉鬼能够因为亲情而放弃挣扎。
  厉鬼听了我的话,和晷斌全所说一样无动于衷,仍然在那里疯狂地挣扎,想要挣脱束缚,他的眼睛此时看着我,充满着渴望!
  “呃……”厉鬼发出嘶哑的叫声!
  厉鬼依旧在地上挣扎着,我和晷斌全的头上已经开始冒出焦急的汗水,周小琴也急躁地来回踱步,心中懊悔自己怎么不跟着我研究研究道德经,好歹还能更好地帮帮忙。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再怎么念下去也没办法把那厉鬼逼出来,这已经是后半夜了,就要迎来妖魔鬼怪实力最强的时候,届时怕是这跟绳子就困不住他了。”晷斌全也停了下来,蹲下去伸手挑起了已经被厉鬼磨得厉害的绳子,只要这厉鬼的气力再因为到了零点而暴涨,那这条绳子就更绑不住了。
  时间总是在我们不想它快的时候过得特别快,厉鬼的挣扎的力气突然暴涨,再也不堪重负的绳子已经断裂开来些许,眼看着他就要挣脱束缚,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宝贝。
  “贵宾犬,你上次那块木头呢,我记得你不是去捡回来了!”
  “对啊,雷击木!”周小琴也兴奋一拍手,这雷击木真是谁用谁知道,上次自己就是用这个东西将怨魂击倒在地上,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晷斌全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用不得……”
  “为什么啊?你怎么这种关键时候抠门起来了,不就是一件破宝贝嘛,能有人命重要吗?”我还以为晷斌全这个臭道士这种时候变成了铁公鸡,不愿意使用雷击木对付恶鬼,真的是生气极了,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蔻儿,你别生气啊,晷道长肯定是有什么不能用的道理的,晷道长都还没解释清楚呢,你就急躁的很。”周小琴这个和事佬说的话真是让人生气,什么我急躁?我还不是为了就老李嘛!
  “哼,赶紧说,实在不肯借,我也有办法!”瞪了一眼周小琴,我抬起头争取自己能够俯视晷斌全,让自己显得更有底气一点,晷斌全也应该明白我说的办法是什么,一个小小的厉鬼对我们来说或许是*烦,但是对身为无常的谢必安来说只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但是我的心里更多的还是希望晷斌全能有办法解决这个厉鬼,我不想欠谢必安太多!

  晷斌全似乎对于我求助谢必安这件事也很抗拒,急忙摆手:“师妹以后要养成一个不骄躁的好性子,且听贫道解释,其实这雷击木确实可以将这厉鬼分离处老先生的身体,但是对老先生的身体伤害实在太大了,老先生天生侏儒,实在受不住这般强大的雷霆,上次能够无顾忌的使用还是因为那个怨魂当时确实可恨加之她只是个灵体。”
  “啊?那就没别的办法了嘛?”听了晷斌全的解释我才明白了晷斌全不是没想到用雷击木,但是老李的身体受不了那么强的雷击。
  晷斌全也是皱眉苦思,不得半点头绪,大家都很焦躁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厉鬼的挣扎已经越演越烈,似乎随时都能挣脱柱子,我大概能感觉到只要这厉鬼挣脱了柱子,老李怕是再也回不来了,我从背包中拿出狼牙吊坠,危机迫在眉睫,我不得不再次像谢必安妥协,我正要开口呼唤谢必安,“刷”的一下,晷斌全就将我手上的吊坠拿了过去,脸色很是惊喜:“师妹,有这种宝贝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我眼睛一亮:“哦,这个东西可以救老李?”
  晷斌全兴奋地点了点头:“只要用这个东西作媒介来接引雷击木的雷霆之力,就不怕老李的身体承受不住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的啊,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我也很高兴,不用再去让谢必安帮忙了,我豆仙姑就是这么独立自强。不对!好像这个吊坠也是他给我的……晃了晃脑袋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专心致志地看着晷斌全开始施法。
  晷斌全拿出一把短匕,轻轻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一个口子,在黄符上用鲜血写了一张鬼画符,贴在老李身上,顿时那厉鬼居然不再挣扎,不过显然只是一时的,不能支撑太久。接着晷斌全将我的吊坠放在老李胸前,从包里拿出雷击木小心翼翼地靠近吊坠。只见雷击木上面开始泛起雷光,一丝丝的如同游龙一般经过吊坠传导到老李的身上,晷斌全刚才所花的那张黄符立马就失效了,厉鬼开始疯狂的挣扎,身体不断的抽搐。

  “有效!”晷斌全大喜,接着将雷击木轻轻与吊坠相连,雷电不断在老李身上游走,肉眼可见的,老李身上居然飘离出一阵黑雾,这雾气被电光包围,不断的想要突破这电牢,却左冲右撞的拿电牢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我怎么了?”老李醒过来了,这厉鬼想来就是这团黑雾已经被我们从老李身体里面分离出来了。
  我急忙蹲下来给老李解绑:“没事了,那个厉鬼我们已经将他从你身体里面驱赶出去了。”
  “什么?驱赶出去了?他在哪里,他没事吧?”老李竟然到这个时候还很担心这个厉鬼有没有什么事情,我刚才想要借着老李是他父亲的血缘关系劝说厉鬼,却是一点收效全无,没想到老李听见自己儿子从自己身体离去,反而十分紧张。
  我和周小琴四目相对无言,老李真的是一个爱自己儿子的好父亲,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自己儿子,抬起头,老李看着在电牢中苦苦冲撞着的厉鬼,眼角留下了一丝浑浊的泪水:“儿子,不管怎么样,害人终归是不对的,是爸爸对不起你,没能好好陪你……”老李呜咽着,很是懊恼自己的样子,不断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