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7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放开我!放开我!”
  老李的身体的控制权已经被厉鬼抢走了,他拼命的挣扎着,不过这麻绳还是很给力的,他越挣扎反而越来越紧的样子。
  过了许久,他挣扎的动静渐渐平静了下来,慢慢的他的眼眸变回了原来的颜色,想来是厉鬼的力气花干净了,老李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表情也不再狰狞恐怖,只是十分的虚弱,大口喘着粗气。
  “我……我答应他帮他找到你,我本来也不想的,但是他总归……是我的孩子,我真的很想他能永远陪着我。”老李缓了缓,慢慢抬起手指着我说道。
  “为什么?难道他吃了我就能复活?”我是十分不解,难道我也是什么特殊的体质吗?看了眼晷斌全向他递去疑问的眼神,他倒是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摇了摇头:“早说过了,你的体质只能算是一般,实在不适合修道,若非你揪着我的头发……”
  “嗯?揪着你什么?”晷斌全真是不懂事,说我体质一般就一般嘛,非得说我的体质不适合修道,那我豆仙姑的面子往哪放?
  不再搭理他,我继续看着老李:“呐,你也听见了,我的体质一般,吃了我能有什么好处,说起来你身后这位才是体质特殊的好品种,为什么要吃我呢?”
  “蔻儿!”周小琴对我的“祸水东引”很是不满,跺了跺脚表示自己的不乐意。
  我对周小琴谄谄一笑:“不说了,不说了。”

  随即正色打量着老李:“老李你说说吧,总得有个理由吧,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吃我?”
  “因为……”老李叹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抬起头看着我们神色坚定:“我儿子其实也是个侏儒,他的母亲也是,但是他去的早,我平常忙于工作,没顾得上他,但是我没想到他因为别人说了他几句,他……他就想不开了,其实我应该早点和他说的,像我一样不是好好的吗?我上半辈子也没被人正眼看过,可是我努力,我不辞辛苦终于将家业做大,可是我的儿子……”
  没想到老李还有这样的往事,他的儿子居然是因为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目光而自杀的,我和周小琴都有些同情老李,毕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尽管老李现在看上去十分年轻,但是他的年岁已经见长,怕是没几年好活了。
  “那这又和吃了蔻儿小姐有什么关系?”男人总是要理性许多,晷斌全现在还不明白着老李为什么要帮着他儿子吃了我,老李说了这一大堆话却没有告诉我们他儿子想要吃了我的理由,只是一直在讲诉着自己和儿子之间的故事。

  老李苦涩一笑:“因为我的儿子需要一颗乐观的心!前几天我还在灵堂为他守灵,后半夜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本以为只是我的梦而已,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因为他说有人告诉他只要吃了你,他就能将你的心吸收了,而你的心就是乐观的心!”
  “乐观的心!就因为这种虚无缥缈的话……”我心中气结,因为这种动画片里才会用的老梗,怎么会想着要吃了我!我怎么就乐观了!
  我还在一旁觉得好笑的时候,晷斌全再次捕捉到了重点:“有人告诉他?难道又是上一次那个人!”
  散发着典雅气息的古宅,昏暗的烛光下,一个英俊的男子高坐在楠木椅上,手中拿着一本很厚实的书,在不停的翻看着,神色有些焦急,在他的下首还有一个男人,一脸的胡渣,手上拿着一把招魂幡,淡定地看着那英俊的男子焦急地翻找着什么。

  “必安,不用找了,要做成那件事只能用那个女孩子的身体,我又安排了一个厉鬼去解决了……”
  “什么!”谢必安顿时站了起来,怒火中烧:“我说过了,不用再去打扰我的夫人,你要知道她现在是无常夫人,不是你区区牛头可以伤害的!
  谢必安下首的男子原来就是牛头马面中牛头,只见牛头在谢必安的怒火之下,居然不为所动,仍旧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旁的香茗品了品,闭上眼回味许久这才回过神来,也不抬头看谢必安,只是笑了笑:“谢大人何故发怒,你我皆是为了能够办成那件大事,再者说谢大人实在不该与一个人间女子结合,若是范大人回来了……”
  “够了!你下去吧,我的事不用你多嘴。”谢必安挥挥手,坐回去了椅子,靠在椅背上,似乎很是疲惫的样子,示意牛头下去。
  牛头见谢必安有些焦躁,心中虽然不屑,不过表面上,他依旧很尊敬谢必安的样子,拱了拱手:“那下官就先告退了,谢大人多休息。”言罢转身离去。
  过了不久,在这昏暗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道人影,毕恭毕敬地向谢必安行礼:“大人无需担心,下官早就派人盯紧了牛头,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下官的眼睛。”
  谢必安大改刚才暴跳如雷的样子,低着头冥想:“嗯……”。
  那个人弯了弯腰,很是恭敬的就这么等着谢必安发话,谢必安不多说话,他也就这么安静的等着。
  过了许久,谢必安才动了动身子,看了一眼身旁恭敬等候的人,淡淡道:“马面,牛头那边又安排了一个小鬼过去,我最近比较忙一点,你派人盯着点。”
  “下官明白。”原来这个人影就是牛头马面之中的马面,看那牛头对谢必安的态度不怎么好,倒是马面却是忠心耿耿的样子。
  马面一下去,谢必安就挥了挥手,那昏暗的烛光似乎被风吹过一样熄灭,房间陷入了黑暗,房间内十分安静,只听见谢必安许久之后一声呢喃:“蔻儿……”
  深夜的穿堂风,吹进灵堂,我们都觉得有些冷,但是看着眼前老李,我的心里却更多的是暴躁,我的天!我怎么就是乐观的心了,这么中二的话,究竟是那个呆子说给那个厉鬼听的,还真是对症下药啊,挑着那个厉鬼是因为抑郁而自杀,就说只要吃了我就能得到什么乐观的心?就能活过来?
  “我觉得跟上次的绝对不是一个人!”
  “哦?蔻儿小姐你有什么依据吗?”晷斌全疑惑地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
  我嫌弃地瞥了眼晷斌全:“这你都看不出来?上次那个神秘人说小琴是特殊体质等等,说的是一个有理有据,怎么到我这,就变成了什么乐观?”
  “蔻儿,这一点人家说的也没错啊,你就是很乐观的人,不然也不会做着修仙的梦……”
  怒火吞噬了我的理智,狠狠地转过头,瞪着周小琴:“周小琴!”

  周小琴急忙后退吐了吐舌头,一副知错的样子。
  “好了,别闹了,当务之急是将那厉鬼从老先生的身体里面脱离出来,老先生尽管成年许久,但是他的身体无法承受太久被厉鬼附身所带来的压力。”晷斌全制止了我对周小琴的声讨和对那个不知名的神秘人的愤恨,我也紧张地看着晷斌全:“贵宾犬,要怎么做,我可以帮你的。”
  晷斌全点了点头,指着我手中的剑:“接着念咒吧,我们两个合力看能不能将那厉鬼逼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