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开心么?”萧晋大笑,“男人想解决生理问题,可以去买、去泡、甚至去骗,但凡有点生活阅历的都知道,在这种地方碰到几句话就能骗上床的姑娘的概率会有多低。
  也就是说,来这里就只能寻开心,既然都是开心,我干嘛还要拘泥于是通过什么方式得到的开心呢?”
  “你活得倒是明白,可又有几个男人能像你这么明白呢?”贾雨娇淡笑,“你别看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非富即贵,摸都没摸一下就肯掏钱的还真没几个。”
  “是吧是吧!”萧晋腆着脸凑上去,说,“像我这样的好客人,你就该送我张什么白金钻石贵宾卡,我能常来消费,这里的姑娘们就能多赚钱多开心,再去伺候别的客人自然也会更加努力,享受爽了的客人又会介绍新的客人,如此良性循环下去,你的楚女会想不发财都难呀!”
  “滚!”贾雨娇把他的脸推到一边,然后起身就走,到了门口见他竟然没有跟上来,眼睛里就开始嗖嗖的往外飞刀子。
  “需不需要我帮你再把小甜甜给叫回来啊?”
  唰的一下,萧晋就蹿到她的面前,笑嘻嘻的说:“还是算了,那姑娘太费钱,几句话就让我花了十万欧,我怕我那点儿家当都不够听她唱首歌的。”
  贾雨娇笑了起来,满心都是愉悦。因为她能看得出来,萧晋就是在变着法儿的哄她开心,还有什么比被心爱的人费心思哄更令人高兴的事情呢?
  主动挽住萧晋的胳膊,她说:“放心,我只是这段时间有点累,平日里又没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矫情了。走吧!医院里还躺着一个为了你的事儿残废的人呢。”
  “不是吧?!”萧晋瞪大了眼,“当初我让石三找人的时候可是说好了一百万换一根脚趾头的,他的小弟们很是踊跃,据说为了抢这个名额还专门打了一架,最后胜出者才得到了这个机会,我都已经把钱给付了,就没必要专门跑医院去感谢了吧……啊啊啊!姐姐饶命!”
  贾雨娇又用力拧了他一下才松手,狠狠道:“一试就露馅了吧!你今天跑这里来的目的果然不是为了专程感谢小甜甜的。”
  萧晋挠着头嘿嘿讪笑,半个字都不敢再多说。
  金大业被审讯的事情很快就通过律师传到了金景山那里。金景山浸淫权力场多年,反应过来的速度自然比金大业快得多,于是他的反击也很快就出来了。
  山珍居的省城分店在一天之内遭到了卫生、工商、消防等部门的轮番检查,一点小毛病也被无限放大,检查的结果自然是停业整顿。

  紧接着,平易与房家的交易也被叫停,包括龙雀酒业在内的所有已经属于平易的资产全都被冻结,理由是收购交易过程不规范,涉嫌违反商业公平原则,相关审计人员也开始统计,说是要等审计出一个结果之后再确定是否要由平易重新收购。
  当然,勒令平易交还瑶泉水厂所占用土地的文件也下发了,不过却被龙朔府衙给顶了回去,理由则是事情发生在龙朔境内,涉事公司也是龙朔的注册公司,理应由龙朔府衙全权负责调查,待结果出来之后,再向巡抚衙门汇报。
  龙朔是副州级城市,地位与省城江州等同,名义上虽隶属江州省辖下,但跟江州巡抚衙门却不是简单的统属关系。
  一般情况下,巡抚衙门也轻易不会直接越过龙朔府衙在人家的地盘指手画脚,这犯了官场中的忌讳,金景山这么做原本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成了自然高兴,不成至少也能消耗一点萧晋与龙朔府衙的情分。

  商人和老爷们的关系从来都没有牢不可破这一说,情分都是跟利益挂钩的,用一点就少一点。
  龙朔府衙驳回了巡抚衙门的文件,等于无限接近于撕破脸的程度,所以,在金景山看来,这至少也能消耗掉萧晋与龙朔府衙一半的感情,说不定已经引起陆翰学或者邓兴安的不满了。
  邓兴安有没有不满,萧晋不在乎,但陆翰学是真的很不满,说是让陆熙柔喊他回家吃饭,可饭还没吃上呢,就已经在书房训了他半个多小时了。
  “邓兴安的事情我没管你,以为你就算再胡闹也应该知道个限度,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又惹到了巡抚衙门?萧晋,你到底要干什么?跟衙门对着干,就这么好玩吗?”
  陆翰学暴跳如雷,桌子拍的砰砰响,萧晋却没有一点不耐。因为他发现这位知府大人是真的在关心他,否则根本不会生这么大的气,更不会骂他这么长的时间。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明显陆翰学是真把他当成女婿在看待了,让他既感动又头疼。
  给陆翰学的茶杯添上热水端过去,他站在桌边陪着小心说:“陆叔叔,您对我多少也应该有所了解,我平时虽然是有点喜欢胡闹,可也不是那种一点轻重都不知道的蠢货吧?!好好的生意不做,我吃饱了撑得才会主动招惹巡抚衙门。
  当初要不是跟邓睿明发生了矛盾,我连邓兴安都不会搭理。”
  陆翰学以为萧晋在狡辩,直接气笑了,反问道:“这么说,是金景山吃饱了撑的跑去先招惹的你?”
  萧晋点头:“就是这样。”

  眼看陆翰学瞪着眼珠子又要爆发,他赶紧又道:“您听我跟您解释,这事儿真的不怨我呀!”
  接着,他就将跟金景山莫名其妙结怨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然后郁闷地说:“您看,我哪儿能想到那个悬崖附近有座从三品大员爹娘的坟?更不可能想得到隔着一公里多还能影响到人家的风水呀!”
  听完,陆翰学表情就变得非常精彩,有些愤怒,也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荒谬。不过他相信萧晋说的是实话,因为这种事儿随便找个金家村的人一问就能问出来,根本没必要撒谎。
  而且,金景山的这种行为也让他很生气,风水之说从来都是虚无缥缈的,身为朝廷大员如此迷信就已经很不应该。
  再者,人家建电梯是为了给老百姓谋福利,你不支持也就罢了,隔着一公里多都不愿意,简直就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他耻于跟这样道德败坏的人同朝为官。
  事情清楚了,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萧晋确实没什么错,但他余光瞥瞥这小子滴溜溜乱转的眼睛,气就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又训斥道:“为什么不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过来找我?
  臭小子,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就不知天高地厚,你可知三品是为官的一道天谴,只要跨过就是真正的大员,凭你那点儿见不得光的下九流手段就想把人家给掀下来,老子都不知道是该夸你无畏,还是骂你无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