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5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得太严重了,我消受不起啊,”方晟呵呵笑道,话锋一转,“你说农学项目缺经费,研究工作无法开展,我觉得无法理解。如果有优秀的项目、先进的技术,国家怎会不扶持,企业怎会不投资?”
  说到专业,蔡雨佳恢复了平静,道:“农学研究主要是与农作物生产相关领域的科学,包括作物生长发育规律及其与外界环境条件的关系、病虫害防治、土壤与营养、种植制度、遗传育种等领域;涉及农业环境、作物和畜牧生产、农业工程和农业经济等。具体到我和导师的课题组,重点是遗传育种方向,这是基础学科研究,短期出不了效益,往往需要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一旦成果出炉将带来技术革命……”

  “我明白,当前凡事都讲究经济效益为中心,市场更是急功好利,巴不得今天投资明天就有利润,根本等不了那么长时间。”方晟道。
  “方书记说到要害了,当下从企业到主管部门都是如此,重发展轻基础,经费总是向容易产业化、市场化的项目倾斜,我们这些基础学科,”蔡雨佳苦笑一声,“僧多粥少,每年围着一点可怜的资金大打出手,争得头破血流,想想真是有失斯文。”
  方晟凝神想了想:“我觉得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打包进行商业运作,一是众筹。”
  蔡雨佳目光闪动:“之前大家都说方书记有商业头脑,我还不太信,今天总算见识了。您说得对,当前欧美基础学科研究常用这两种方式,另外还有一种即基金会援助,其实也是变相的商业运作,因为援助的前提是获得部分甚至全部专利。可在中国,两种方式都行不通!先说众筹,现在民众的同情心和善意已被层出不穷的诈骗透支光了,别说基础学科研究,就是重大灾害捐助又能搞到多少钱?至于打包商业运作,唉,中国的企业短命啊,很多看似红极一时的或许撑不过十年,让他们出资资助根本不现实。”

  “总得有人试一试啊……”方晟喃喃道,良久道,“麻烦你跟导师联系一下,把你们研究的课题以PPT形式做个简介,尽量通俗易懂,让外行听了大致明白,我帮你们联系省城一家基金会,看能不能达成协议。”
  “太好了!”蔡雨佳喜不自胜,起身紧紧握住方晟的手,道,“方书记是在帮我们解决后顾之忧啊,太感谢了,太感谢了!”
  “我只答应试试,人家是否答应还靠你们PPT的质量。”方晟笑道。
  “导师肯定会高度重视,亲自把关!”蔡雨佳认真地说。
  因为苏兆荣有急事,鱼小婷晚饭没吃就回了清树,顺便把王二狗也带走了。方晟猜到可能与白家同意离婚有关,父女俩要密商未来去向,还涉及到财产分割以及赔偿问题等等,不便多问。

  叶韵见到鱼小婷匆匆离开,大大咧咧来到办公室,笑语盈盈捧着茶杯坐到他对面。
  方晟苦笑道:“注意形象,我还有五分钟下班。”
  “今晚白翎不在,鱼小婷回清树,该轮到我陪寝吧?”她歪着头笑道。
  他心念一动,暗想这倒是好机会,却板着脸道:“什么陪寝?满脑子资产阶级腐朽思想!”
  她笑得更甜:“我是说铁打的方晟,流水的女人,从赵尧尧到鱼小婷,就算高抬贵手饶过我,这辈子也赚了吧?”
  “别乱说,鱼少校是很严肃的人,开不起玩笑的。”
  “得了吧,谁看不出啊,”她撇撇嘴道,“说真的,今晚到底怎么样?行与不行,就看你一句话。”
  方晟狞笑道:“叶总,你千万别挑逗我,总有一天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喔,是未来某一天,不是今晚啊?”她失望地说。
  从内心讲方晟很想今晚,这几天鱼小婷不在身边已经闷得慌,他的身体开始需要女人。但他又很清楚,鱼小婷和白翎代表背后两大情报系统同时发出警告,容上校又亲自监视发现叶韵有异常,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危机四伏的顺坝,干任何事都必须提起十二分小心。
  “今晚我要约人吃饭。”
  “女人?女孩?或者今晚吃饭时还是女孩,明早就是女人?”叶韵古怪地笑道。
  方晟摆摆手:“想岔气了,是谈工作,她跟鱼小校成功从金矿后面进去,查探到第一手珍贵资料,今晚得好好了解一下。”
  她赌气道:“哼,我同样出生入死,就值得陪我吃顿饭?”
  “之前欠下的西餐,我永远不会忘记。”
  叶韵眼睛一亮,定定看着他,皱皱鼻子道:“这句话很感人,我决定今晚放过你,再见!”
  说罢象飘动的落叶闪了一下便不见了。
  晚饭在尚未正式开张的机关食堂包厢,客人只有一个——明月,菜也很简单,四菜一汤,不喝酒,一人一杯现榨果汁。
  “今晚的庆功宴本该三个人,鱼小校临时的急事,回清树去了。”方晟解释道。
  明月吃惊道:“少校啊,怪不得那么厉害!”

  “哦,你见到她施展身手吗?”
  明月将突袭王二狗的经过说了一遍,方晟摇头笑道:“对她来说真不算事儿,不值一提。”
  “还有更精彩的?方书记讲两个情节让我开开眼界吧。”她热烈地说。
  方晟还是摇头:“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我不能泄露太多,事实上她来顺坝并非帮我,而是负有更重要的使命……不谈她了,还是谈谈你。”
  “我?”明月一愣,“我有什么好谈的?”
  “这次你立下大功,有功必赏,说说你的想法。”
  说这句话时方晟轻松而随意,明月却心里一紧,知道作为县委书记,这话决非随便说说,而且金矿位置的确定,对于当前顺坝两股处于激烈交锋的势力来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从这一点上讲,她无论提什么要求都不过分。
  她低头想了想,举杯笑道:“我……先敬方书记一杯。”
  “哎,明明你立的功,怎么敬我?”他皱眉道。
  “若非方书记给我这个机会,哪能立功?”她俏皮地说,“也就是说,这桩事方书记无论交给谁做,都能得到今天的结果,因为有鱼少校保驾护航嘛。这样一分析,我只是做了领导交办的工作而已,不算立功。”
  方晟眉毛头舒展开来,笑道:“我就知道咱们潇南理工大学的学生个个志怀高远,淡泊名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哈哈哈……”明月知道顺利通过考察,笑得开心而惬意。

  紧接着方晟把话题转到学校趣事,以及一些知名校友的动向,虽没喝酒,也只有两个人,气氛却很融洽。明月感叹毕业后到顺坝工作后,还没有过这样放松而且愉悦的谈话,在伏虎镇聊天要么围绕镇里鸡毛蒜皮的事,要么谈论工作,要么官场勾心斗角,一顿饭吃到最后没滋没味。
  方晟说因为你定位就是基层工作,当年我在三滩镇工作时也遇到类似困惑,好像众人皆醉唯我独醒,一度非常苦闷。
  “后来呢?”明月眼睛亮得可爱,灯光下真象弯弯的明月。
  日期:2018-04-29 0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