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要是想在我面前诋毁我师叔,我告诉你,你失败了。他是好人,我相信他,他是这个世界最正直的人,绝不会害人,不像你,损人利己的。”
  “我损人利己,至少我光明正大,我不会隐藏我的心思,我做的事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我敢保证,我不是阴险的人,像李续断那样的,从不在人前表露心态的,你才得堤防点。”
  “你有病啊你,不停的说我师叔坏话。”南宫兜铃推开他,起身,动作太猛,脑袋不由得一晕,往旁边摔倒。
  司马长眠手快,保持坐着的姿势,顺手抱住了她,没让她滚到地面。
  他把她搂在怀里,说:“你这么激动,很容易脑溢血的。”
  “要你管!”南宫兜铃的脊背忽然绷紧,第六感提醒着她附近有人偷窥。
  她赶紧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对面的走廊出口站着一个人影。

  司马长眠也是刚刚才注意到的,他很是讶异,不像是装的,“那个人是……”
  人影迅速转身走开。
  “师叔……”南宫兜铃慌忙推开司马长眠的怀抱,从地爬起来,一路跌跌撞撞的追过去。
  “师叔!不是你看见的那样,你误会了,我和那混蛋没什么的!师叔!”南宫兜铃狂奔对着背影大喊,但是背影毫无停下来的念头。
  李续断迈着愤怒的步伐在走廊里穿梭。
  木地板实在太滑,穿着拖鞋摔了好几跤,南宫兜铃费了好大一番劲才追他,绕过他肩膀,在他面前伸开双手将他拦住。
  气不接下气的说:“师叔,你等会儿,听我解释。”
  李续断没有表情的看着她,“不需要,你和谁亲近,跟我无关。”
  “有关!有关!当然有关!”南宫兜铃严防死守的截住他的去路,“我知道的,你……你喜欢我,我知道的!”
  李续断眉心一皱,“我想你误会了。”

  “你说不出口而已。”
  “你真的搞错了。”
  “这是司马长眠说的。”
  “他耍你而已,我不可能喜欢你。”李续断冷着脸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
  “谁?”南宫兜铃咯噔一下,可从来没有听李续断提起过,“到底是谁?”

  “还能有谁,千岁。”
  “千……千岁?”南宫兜铃难以消化,没想到师叔真的给那个狐媚子勾了魂了。
  “她可是狐狸!”
  “你不也是蛇妖,你有什么资格贬损她?”
  “但是……但是你之前说你对她没感觉的……”
  “我骗你的,我第一眼见到她喜欢她,她不在我身边,我很想她。我觉得她是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可以让开了吗?”李续断推了她一把。
  南宫兜铃愕然停在走廊边,对着空气发呆,连李续断走远了都没有注意到。
  千岁?她竟然输给了千岁?
  司马长眠从走廊拐角探出头来,看了看情况,“喂,你追没有?”
  “你走开!”南宫兜铃怒吼一声。
  司马长眠难得的露出困惑的表情,“你不会是哭了吧,那是眼泪?”

  南宫兜铃擦了一下脸颊,再也忍不住,呜哇一声大哭出来,“凭什么是狐狸啊!我连狐狸都不如吗?凭什么啊!”
  司马长眠走过来,南宫兜铃推了他一把,“叫你走开啊!”
  司马长眠说:“你哭有什么用?什么狐狸不狐狸的?”
  “你这个混蛋又骗我,我师叔明明喜欢的是那只小狐狸,你却说他喜欢我,你耍我,你又耍我!”南宫兜铃拼命打他。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司马长眠没有躲开,而是放任她的拳头往他胸口招呼。
  南宫兜铃打累了,崩溃似的嚎啕大哭,司马长眠沉默的把她抱进怀里。
  南宫兜铃只把他当成是李续断,怀抱着幻想靠在他胸口哭泣,“师叔,你为什么这么坏,师叔?”
  司马长眠说:“我不是你那个木头师叔。”
  但南宫兜铃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一心一意把司马长眠当成是李续断的替代,紧紧依偎在他怀,“不许喜欢那只小狐狸好吗,师叔,那只狐狸曾经害人无数,我那么善良,那么聪明,还那么瘦,都没有超过一百斤,你不能喜欢我吗?”
  司马长眠叹一口气,“都说我不是……唉,算了……”他抚摸着她后背。
  她往他身狠狠的抹了一把鼻涕,司马长眠咬牙忍耐着,“你差不多得了。”
  南宫兜铃抽泣着,觉得耳听见的声音不对,抬起头看他,猛然醒悟过来,把他推开,“怎么是你?不是师叔折回来抱我吗?”
  “你师叔能突然发育出我这种身高?”

  “师叔呢?”南宫兜铃左右望了一下走廊,除了她和司马长眠,哪还有别人。
  “你去洗把脸成不成,满脸都是鼻涕。”
  南宫兜铃狠狠踩了他一下,“都怪你!”
  司马长眠这次没能避开她这个攻击,但他这人个性古怪,明明很痛,却要强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南宫兜铃不想理他,便找了个洗手间,进去洗脸。
  她对镜子揉揉额头,疼得呲牙咧嘴,她想,从未实际运用过她内体的妖气,不知能不能用妖气来治愈伤口。
  好心推动下,南宫兜铃闭双眼,两手合拢在身前,暗暗集注意力,在小腹周围,将妖气和灵气分为两拨,把妖气提手臂,接着用意志力运输到额前,感觉额头忽冷忽热。
  南宫兜铃睁开眼睛朝镜子里一看,顿时吓得往后倒退,撞翻了身后的塑料架,一堆杂物摔落地面。

  她的脑袋变成了蛇的脑袋,硕大沉重,难以转动,身体却还是人的身体。
  顶着这个蛇脑袋,张开血红的大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往外露出锋利的蛇牙。
  忽然有人敲门,站在外头询问,“里面怎么了?稀里哗啦的?”
  是戴泽星的声音。
  “谁在里头?快点出来好吗?我茶喝多了,快憋不住了!出来。”戴泽星催促的敲门。
  南宫兜铃慌忙把灌额头的妖气撤回,甩甩脑袋,一丛乌黑的秀发落下,她的脸重新变回了原样。
  她对着镜子揉揉了脸蛋,确认这不是做梦以后,才松一口气。
  打开洗手间们,冷眼望着门外夹着腿,跳着脚的戴泽星。
  “原来是你……”戴泽星指责,“你在里面生孩子吗?搞那么久?”
  “这么多洗手间不去,非得和我抢这间。”
  “这间离我最近!走开!”戴泽星推开她,猛地把门关。
  南宫兜铃摇摇头,正准备回餐厅找无量聊天,无量还有话没有说完呢。

  玳瑁在半途截住了她,把她请到书房去了,说无量正在书房等她,那里僻静,更加适合说话。
  南宫兜铃笑着说:“拜托,这个尽虚宝殿哪一个角落不够僻静?”
  进了书房,发现无量正站在书架前翻书,看见他这样的背影,联想起书呆子李续断。
  南宫兜铃转头问玳瑁,“你主人呢?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我感应到他还在这个宝殿,估计是在他最喜欢的北宅散步吧。”
  南宫兜铃说:“你待会有空,能不能带我去一趟北宅?我有事找那木鱼脑袋。”
  “可以。”玳瑁伸出宽大的舌头舔了舔皱巴巴的嘴唇,站在书房角落候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