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6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大步沿着走廊乱走一通。
  迷了路,干脆在一块宽敞的大厅里坐下,这里没有摆放任何家具,墙面也是空空如也,她一屁股坐在地,盯着院子里的芭蕉叶生闷气。
  世界怎会有司马长眠那么讨厌的人存在?
  旁边闪出一个人影,南宫兜铃扭头一看,居然是司马长眠。
  他过来干什么?吵得不过瘾,特意过来再战两百回合?

  她可没那力气,也没那心情。
  司马长眠是她唯一吵不过也打不过的人,不对,还有个叫做叶养的宗主。
  在这世,她咋那么多的死敌呢?
  要是人人像李续断那样温柔听话好了,可以任凭她欺负,也决不会反击。

  司马长眠走过来,站在她旁边,双手揣进裤子口袋,低头看她。
  南宫兜铃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你跟过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无量叫我过来的,让我把你哄回去。我气着了你,他可心疼了,不断的责怪我,念在他是我救命恩人,我便听话的过来看看他女儿有没有气出内伤。”
  “哼!回去告诉他,我不会那么容易被一个禽兽给气死。”

  “我看你分明要吐血的样子。”司马长眠歪起嘴角坏笑,“不要憋着,有火气,发出来。”
  “发火也得有靶子,我打你,你还不是照样躲开,这火还怎么发?”
  “这次不躲了。”
  南宫兜铃眯眼看着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不躲了?真的?”
  “尽情打过来,我一定不躲,让你好好的出气,算我还无量一个人情。”
  “这可是你说的。”
  司马长眠摊开双手,“来啊,放马过来。”
  “你可别后悔!”南宫兜铃活动了一下手腕,起身,举着拳头,拼尽全力冲了过去。
  这一拳头,誓要把司马长眠的鼻梁骨打断。
  在她的拳头还差两厘米碰到司马长眠的时候,这家伙轻巧的扭开身体,南宫兜铃又一次扑了个空,一路往前直冲,刹都刹不住,额头猛地撞在司马长眠身后的墙壁。
  一时间眼冒星光,南宫兜铃旋转一圈,往后倒下。

  迷糊,有人拍了拍她脸颊,“喂,醒醒,没想到你这么蠢,这么明显的谎话都识破不了,那个白痴会站着给你打?我虽然欠你生父一份人情,但我不至于要白白挨打来用作报恩,我又不像你,脑子进了水。醒醒。”
  “你……我恨你……”南宫兜铃斗鸡眼的看着他,“你这奸诈的小人……”
  听见司马长眠发出笑声,下一秒,她被他托了起来,“你还好吧?”
  “我额头疼……”南宫兜铃欲哭无泪。
  “谁叫你用那么大的力气打过来,这叫恶有恶报。你要是手势轻点,说不定不会撞的这么厉害,脑震荡了没有?”

  “真要是恶有恶报,怎么不报在你身?”南宫兜铃缓了一会儿,才让视线清晰起来,脑震荡估计是没有的,淤青倒是避免不了。
  司马长眠坐在地,把她抱在手臂间,用手碰了碰她的额头,南宫兜铃哀嚎一声,“拿开你的脏手!”
  “鸡蛋这么大的肿包,也只有你这样的天才撞得出来,你暂时别回餐厅较好,免得无量看到这颗鸡蛋,又要说我欺负你。”
  “你本来是欺负我!”南宫兜铃疼的嘴角直抽抽。

  “我哪知道你会当,是你自找,也不思考一下,我怎么可能站着给你揍,你以为我是你那个笨蛋师叔?”
  “我师叔虽然笨,但他哪样都你好,论人品,你高尚,论个性,你善良,论脾气,也你温柔,你拿什么和他?”
  “我至少那个小矮子要高。”
  “一米七五,不矮了。”
  “李续断身的缺点,你一样都不会嫌弃,对吧。在我眼里,他是个敢想不敢做的懦夫。”
  南宫兜铃顿时坐直身体,瞪他,“你不许说他懦夫。”
  “他喜欢你,你知道吗?”
  南宫兜铃怔住,“不可能。”
  “不信你问问别人,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不……不可能……他不会违反师门规定的……”
  “所以我才说他敢想不敢做,心里想的很,却没有胆子付诸行动。”
  南宫兜铃脸颊一热,忘却了疼痛,“其实……他多少还是有点点行动的……”
  “什么行动?”
  “没什么。”南宫兜铃这下开始明白了,为何李续断昨天会失控吻她,原来,他也喜欢了自己?太好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

  自己可算把李续断给迷倒了,一定是她的魅力势不可挡。
  南宫兜铃陷入痴迷的神情,自己果然还是拥有吸引男人的属性嘛,虽然她没什么女人味,但她终究还是引起了李续断的注意,还占据了他内心的一角,光是达成这件事,她已经死而无憾了。
  接下来,她只需要坐着等候李续断的求婚,接着两人背弃师门,远走高飞,去一个漂亮的城市注册结婚,买个小房子,生儿育女,每逢结婚纪念日,李续断会买一束鲜花带回家……想想美。
  司马长眠用指头戳了一下她的肿包处。

  剧烈的疼痛瞬间打破了南宫兜铃的美梦,叫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你干嘛!”南宫兜铃气愤至极,正想到最愉快的情节呢,这家伙处处扫兴。
  司马长眠说:“在阴司处,我和他碰面了,可能是因为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死去的,所以也在同一时间被送往阴司处等候审判。”
  南宫兜铃眨眨眼睛,“你好好和我描述一下,阴司处到底长啥样。”
  “你这是拜托我吗?”
  “你爱讲不讲!”南宫兜铃又想打他,拳头还未捶到他胸前,依旧被他抓住。

  “我说了,你想碰着我衣角,下辈子吧,别瞎努力了。”司马长眠根本不拿她的攻击当回事。
  南宫兜铃挣扎了半天,才把手抢回来。
  司马长眠仿佛兴致大发,自己主动开了口,“阴司处也是与时俱进的,我提前说了,没意思了,等你以后有机会亲自去见识见识,才有新鲜感。”
  “又咒我下地狱!”
  “我在阴司处看到李续断的时候,他情绪崩溃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镇定的人,居然会突然间激动成那样,他和阴司处的业务员打了起来。”
  “业务员?”
  “是牛头马面那帮小跑腿,以前把它们叫做阴间使者,现在统一称为阴司处的业务员。”

  “哇,确实很与时俱进。师叔为什么那么激动呢?”
  “我只听见他大喊着他不可能下地狱、他是要成仙、要永生不死,他是枉死的这类的话,看来,他对不老不死有着很深的执念,连死了都这么喋喋不休的。要不是无量的出现,把我们两个人的魂魄带回了人世,我想,你师叔可能会成为怨气深重的恶灵,一不小心会给地狱阎魔利用,从而成为乞魂鬼的一份子,变成祸害世界的工具。李续断表面看来是人畜无害,秉性善良,可是,他也有阴暗面,所以,你别把他想的太美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