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3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起探手抱住了乾昆的脑袋,直接拉到怀中,抬起膝盖凶残的撞击对方额头。乾昆的抗击打能力强的完全不像个人类。连续遭受重创打击的情况下,居然还有反抗能力。他猛然奋起,不但没有急于摆脱,反而用额头不顾命的去撞白起的肚子,同时亮出指甲来撕扯白起的手臂,整个人如飞虎投怀,张开大嘴来咬白起的喉咙。
  这人满头满脸都是血,却状若疯虎,完全不顾自身的疼痛,奋起全部勇气和决心与白起死战。白起虽勇,却不得不暂避其锋芒。居然让他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摆脱了控制。
  经常打猎的人都知道,受伤的野兽往往是最危险的。

  东南亚地区民风野悍,这些武者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受伤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乾昆身受重伤,却被痛苦刺激的发挥出身体的潜能,出手速度和动作反而比平时快速凶猛了一倍以上!
  白起几次想要凭着更高一个层次的格斗技术抢回先机,都被对手不顾性命的搏命打法反制了回来。他当然可以采取游斗的方式来消耗对方,但一想到李牧野的要求是碾轧获胜,就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乾昆手足并用,猛扑猛打,几乎看不出什么章法。不过熟悉高棉拳的高手都知道,这是一种仿生拳术,叫做狌狌拳,意同猩猩。狌狌是一种传说中生活在亚热带雨林深处,白耳长毛的动物。擅长格斗,力大无穷,敢于跟熊虎战斗。那些杂乱无章的动作,看着没有章法,其实非常厉害,所有攻击目标都不离对手的眼睛,咽喉,**等要害。
  功夫的练法跟打法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而功夫的杀法同打法比又是一个理解层次。练法是为了强身健体,打法是为了有针对性的击倒对手,而杀法就只是为了取人性命,哪里致命攻击哪里,自身的哪个部位打人最狠就用哪里去攻击对方的致命薄弱处,这种杀法一旦作为日常技术练习,融入到肌肉记忆中,面对习惯了练法和打法的高手时,就会显示出极强的威力。
  白起的体力甚至已经不在李牧野之下,绝对胜过对方一大截儿。所以才能一出手就将对手压制。却没想到激发了乾昆的潜能,面对打疯了的对手,一时犹豫下才暂时丢了主动权。有碍于不适应对方的打法才让他闹腾到现在。眼看着一回合十分钟就要到时间了,到了这会儿若还不能料理了他,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硬碰硬,你狠我比你更狠,你凶我比你更凶,你想咬老子,先尝尝老子牙齿的滋味。小白起不是没学过杀法,相反的,他的杀法是李牧野亲自传授的更阴更狠更毒的打穴功夫。
  乾昆个子矮,务必近身短打才能碰到白起,他仗着敏捷的身手,疯狂的围绕着白起,时不时的钻过来用他的指甲和牙齿来抓咬白起的关节和血管。
  一开始这种手段还能有点效果,时间稍长,白起已经瞧出这货是黔驴技穷,如此而已。眼看这厮又扑过来,白起突然一改之前的搪挡躲避方式,在间不容发的瞬间探手按住了乾昆的脑袋。抬膝撞眼的同时,用两根拇指深深抠入乾昆的太阳穴。

  这一下哪里是血肉之躯能忍受的,乾昆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而白起却趁此瞬间,猛然甩腿正面恶狠狠踢在对手的裆部。乾昆整个人倒着飞出去五米多远,摔出了拳台后滚了三滚才停下来。瞬间没了声息,眼看着活不成了。与之同来的几个高棉人暴怒之下纷纷上前,企图形成围殴之势。
  陈淼微微蹙眉,低声道:“臭小子,这下你可捅了马蜂窝啦,这些高棉人向来最团结,而且跟狼群似的记仇。”
  李牧野不动声色站起身,招手示意白起先退到后面休息,不要理会这些人,然后悄然说道:“再凶的狼也只是狼,高棉人只是拿来开刀祭旗的,我手下的团队里有猛虎还有狮子,而您儿子我却是,不是猛龙不过江!”
  安意如到河内第一天,坐下弟子白起就在公开比武过程中打死了高棉拳馆的乾昆。
  当晚在场的河内各门的武道名家们顿时感觉到了腥风血雨的气息。白起出手之毒辣,实力之强劲远超过了他们对太极这门云吞功夫的理解。

  真意太极道馆还没开门营业,名声就已经先在武术界打响了。
  “傻儿子。”陈二姐坐在后院的凉亭下,看着正在慢吞吞打拳的李牧野,说道:“安意如有把握打赢阿帕查吗?”
  “她的功夫修养几乎到顶了,如果只是打,两个阿帕查也未必是她对手,但如果是生死搏杀,安意如肯定还差点意思。”李牧野道:“南洋江湖世界里只有杀没有打,而她还没做好准备,所以我估计她不成。”
  “今天那个孩子的确不凡,也是个敢下手的主儿,但据我观察应该不会比曾颂强多少。”陈二姐摆弄着手里的扇子,迅速扇了两下又合上,看上去有点焦虑,又道:“我给你看过阿帕查与人动手的视频,孰强孰弱你心中该有数。”
  李牧野道:“没事,不是还有我呢吗?”
  “你要亲自动手?”
  “您开什么玩笑。”李牧野道:“这怎么可能呢。”
  小野哥若是亲自出手打死了阿帕查,立即会成为众矢之的,越南人不知就里还好,怕就怕有些别有用心的华人在背后搞阴风煽鬼火。毕竟李牧野的官方身份是很敏感的。
  陈淼皱眉道:“你觉着我现在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吗?”
  李牧野道:“您再喊我一声傻儿子,我就告诉您,我打算用什么法子办了这个阿帕查。”
  这真是一个贱的不能再贱的要求。陈淼没好气的:“小王八羔子你愿意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再跟我提条件,立即滚回京城去,老娘的梦老娘自己圆。”
  “您圆不了。”李牧野道:“如果不是阿辉舅舅还在位置上,我估计连陈家内部都得对您倒戈相向,您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我了,我知道您没把我当儿子,甚至一开始是把我看做了阻挡您计划的绊脚石,后来虽然改善了一些,但最多也就是有一点不忍利用,如果您有其他选择,就不会找到我。”又道:“所以气话就别说了。”
  “南海门内部的局势恶化这么快是我始料不及的,黄永昊的转变太突然了。”陈淼说道:“你顶替了他的位置,他曾经试图杀掉你,但没能得手,后来你跑到我家里赖着不走,我是真有那么一点点觉得有你这么个儿子也不错,但是他却觉得你对我表现的过于亲近......”
  “真他吗尴尬。”李牧野皱眉道:“这个脏心烂肺的家伙,您没同意跟他结婚就对了。”
  陈淼道:“现在的问题是如果解决不了阿帕查,河内城中南海门的势力就没办法继续保留,我们在这边有很多生意需要有一支队伍来策应安全,一旦丢了这块市场,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影响力方面都会蒙受损失,这损失本身不是最严重的问题,关键是紫云黄氏会借题发挥,以此为由发起罢免我长老会会首身份的提议。”
  日期:2018-08-1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