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3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宾朋云集,安知远果然遵照小野哥的指示请来了当地丨警丨察部的一位大佬。这人居然还会说几句汉语,对安知远十分恭敬,口称安少。李牧野不方便跟外人接触,只命安知远接待他。这位副部长大人也是个识趣的主儿,知道这个场合有他在会很不方便,所以拿到了安知远悄悄塞过来的大红包后,就立即拍着胸脯做了一番保证,然后便告辞离开了。
  副部长的出现和离开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让在座的一些江湖人士意识到某些下作手段不能用了。同时也对这个真意太极道馆的背景生出了极大好奇心。
  李牧野与安意如并肩而坐,对外的身份是安意如的师兄。今天这个场合唱主角的是安意如。小野哥不说话,只是在一旁给安意如布菜。神态暧昧,动作亲昵,瞎子都能瞧出来二人是情人关系。
  安知远代表堂妹做了一番客套演讲后,接着就轮到真意太极道馆馆长安意如表演了。
  “贫道安意如,初到贵境,求生存,谋发展,承蒙各位赏光,不胜荣幸。”安意如依照江湖规矩道门礼数打稽首说道:“今天将各位武术界的朋友请来,主要有两件事,第一是跟各位同道见个面,彼此熟悉一下;第二就是听说河内城中有一位高棉拳大师叫阿帕查的,号称河内第一实战名家,贫道久仰盛名,心向往之,不知这位大师今天可到了?”
  安意如摆明了要替河内的华族武术家出头,可惜她要挑战的人今天没有来。阿帕查是个武疯子,极少参与类似场合,所以派了一个徒弟过来赴宴,这人叫乾昆。有人将安意如的话翻译给他,这厮立即站了起来。
  “这人不是阿帕查。”李牧野贴着安意如耳边悄声说道:“你别动,让白起收拾他,打了小的,大的自然就不远了。”
  安意如一摆手,身旁的白起站了出来。
  这是武术界的聚会,比武较量是常有的事情。院子里早就准备好了十米见方的拳台。
  安知远早有准备,不但提前搭好了拳台,还准备了相关的法律文书,由城中最有名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在现场宣读相关法律责任。当事双方都明确了各自义务,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后才可以开始较量。
  其实在武术界内部,切磋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但这里是河内,江湖规矩那一套时灵时不灵。主要看打赢了的是谁。如果是华族人,就不一定管用。反之,如果是华族人在比武过程中被打伤甚至打死,这条约定俗成的规矩也许就具有效力了。
  不过越南这地方有一个好处,就是有钱人只要不站错队,真的可以无法无天。安知远不但有钱,还有一个几乎永远不可能站错队的兄弟同盟,河内城中头号纨绔十大富豪之一的武卫宁。这人是给北美企业做代工厂和房地产开发的。河内城里他也许不是最有钱的,但在有钱人当中肯定是最有势力的。

  李牧野要的是碾轧的效果,不允许对手在方方面面有丁点挣扎的余地。要体现出够狠,够黑,够霸道。不要低调,也不要藏藏掩掩,总之要大大区别从前在本地活动的共和国人。
  律师和相关文书,不过是加一道保险而已。
  白起当先阔步走上拳台,乾昆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为了师门荣誉,他必须登台跟白起较量。
  李牧野安坐不动,遥遥的冲着白起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意思很简单,打死他!
  陈二姐悄然坐了过来,问道:“臭小子,你刚才那个动作是要打死乾昆的意思吗?”

  李牧野道:“您就只管瞧热闹好了,其他事不必操心。”
  陈淼秀眉微蹙,道:“这里是越南,中国人做事还是低调些更稳妥。”
  “就好像低调了人家就不防着咱们了似的。”李牧野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一会儿再跟您详细说,先看看。”
  拳台中心,号称搭手弹指就能干翻数十条壮汉的大师阮世雄正作为比武较量的主持者,分别用汉语和京语解释比武较量的规矩。允许用身体任何部位攻击对手任何部位,但是不允许使用武器和暗器。除此之外,如果发生伤亡,后果自负。

  这位阮世雄也是李牧野指示安知远高价请来的,李牧野看过这货的表演视频,非常浮夸又很有意思的演出。这人的身法手段是有些真东西的,但表演的那些玩意却全部都是不入流的江湖把戏。可惜,现代人浮躁,对那些扎实稳重略显无聊的真东西往往不感兴趣,反而是那些虚假夸张的表演更有市场。
  武术大师也是吃五谷杂粮的肉身凡胎,自然也离不开吃喝拉撒,阮世雄开武馆干不过武原英,为了养活一大群弟子徒孙,就只好干一些弄虚作假的勾当来招摇撞骗。而李牧野看中他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这个人肯为了钱做任何事,并且此人在越南武术界有很高的声望。
  今天这个场合,把他找来站台,必定会对安意如今后在这边的发展带来很多好处。至少可以大大降低本地武术界对安意如的反感。
  阮世雄纵身跳出拳台,五十来岁的人,身法依然十分利落。顿时赢得满堂喝彩声。
  拳台中心,白起冲着乾昆抱了个生死拳,也不需要自报家门,喝了一声请字,身子一纵快如闪电般冲向对手。
  这乾昆也不简单,他练的是高棉拳。这是一种古老的拳法,据说是东南亚地区所有拳法的鼻祖。与泰拳一样十分注重拳击、腿击、膝击、肘击,但同时又比泰拳多了指甲和牙齿的撕扯啃咬。中国南方有一种疯狗拳倒是与之有些相类。
  武术曾一直是东南亚传统文化中的一部分,早在吴哥王朝时期,高棉人就已经开始训练有武器装备的武术,以及没有武器装备的赤手搏击武术了。但不幸的是,在波尔布特执政期间,武术遭到禁止,许多高棉武士被处决。只有极少数精通高棉拳术的技击家逃了出来,这些人立志要复兴高棉拳术。阿帕查的师父喜怒比便是其中翘楚人物。
  白起一拳打过去,乾昆竟不躲不避,直接张开大口去啃他的拳。
  这一下大大出乎白起的意料。拳锋到了近前,注意到这货满嘴大黑牙,看着腌臜破烂,但牙龈却是饱满坚固的。而且牙齿的边缘锋利如刀,显然是刻意锻炼过的。连忙忽然收拳亮肘,一招八极拳的硬攻直取,一肘子撞在乾昆的下巴上。
  这一下用了十成力道,登时将乾昆整个人撞的仰面向后栽倒。白起却得理不饶人的追了上去,抬起膝盖恶狠狠撞在他的后脑海上,又将乾昆撞的直起身子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