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4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哒。”我猛地回头,晷斌全居然站在门口,一脸尴尬地看着我们,四目相对,彼此都愣在了原地。
  “这个……不好……不好意思,咳,贫道不打扰,不打扰!”
  “不准走!”我急忙大喝一声阻止了关上门就要溜走的晷斌全,这要是不解释就把他放走了,我以后就再也无颜见他了。
  晷斌全被我的大喝吓得顿在了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平日里进我门宿舍我都是在床上钻研道德经,周小琴也大多在准备她的各种考试,所以来多了,他也忘了男女有别这回事,每次都是直接开门就近,没想到今天遇到这么一幕,刚才还看见了……“不可想!不可想!”

  周小琴早已爬了起来,穿上了衣服,低着头坐在床上,羞红了小脸瞪着我小声说道:“蔻儿,都怪你非要和我闹,这下子晷道长该怎么想我呀。”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当下只得转移话题:“咳咳,你怎么也不敲门就进来!我们刚才就是闹了会……诶,贵宾犬你来干啥呢?”
  听见我前半句,晷斌全整个人都绷了起来,害怕我会扑上来咬他,还好我也不想多做纠缠,转而问他的来意,他立马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不敢回头,就站在门口:“那个师……蔻儿小姐我是来找你的。”
  “转过来吧,反正该看的都看见了……”
  “哎呀,蔻儿!”周小琴用力推了我一把,差点把我推下床。
  我很是苦恼自己这张嘴,怎么就管不住,总是说胡话,谄谄笑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那个……贵宾犬,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啊?噢!贫道是想着,蔻儿小姐最近一直在修习道法,这不,今夜贫道要前去替一户人家超度亡魂,想着来问问蔻儿小姐有没有兴趣,随贫道一同去观摩一二。”晷斌全一开始还有些愣神,但是说起这些场面话来,却是头头是道,我也成功捕捉到了他话语里的重点——超度亡魂!这就是实践去了呗!
  “去啊,怎么不去,我还正愁没地方发挥一下我的实力呢!到时候我也别观摩了,咱们一起来吧!”我现在对这种事可是热衷的很,尽管我才把道德经背了个半熟,但是前辈们说过嘛,实践才能出真知!不然就算有一天我比谢必安那个家伙强了,我还不自知,那还真的一辈子坏在他手里了。
  晷斌全想来早知道了我会很痛快的答应,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周小琴在一旁很担心地看着我:“蔻儿,你还别去了吧。”
  “诶,没关系的,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的本事念个超度的咒语还是没丁点问题的……”还是周小琴关心我啊,看着她担心的眼神,我在心里暗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在她面前好好表现。这样她知道我有多厉害了,以后也就不会担心我了。
  “不是~我是想说蔻儿你才学了多久啊,可别到时候害的晷道长的生意黄了……”
  “周小琴!”
  是夜。
  我还是跟着晷斌全出工了,还带着被我连拉带拽出来见证我豆仙姑出道之战的周小琴。
  我们是从郊区前的高速路口下的车,司机师父说了晚上是不跑郊区的,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步行前往,还想着这户人家也真是不懂做人,怎么也没个专车接送一下,现在这个房价,能在郊区有个别院的人,还能少了这么点油钱?
  “这户人家在郊外有一处院子,是老一代的宅院,听说这院子前几年闹鬼,主人的脾性也奇怪,就喜欢这种有奇怪传闻的房子,而且来找贫道的还不是主人家,而是我们这一行的一个中介师父……”晷斌全在前面一边带路,一边向我们语重心长地吩咐着注意的事项。
  “这还却是挺奇怪的,找个中介还要多花钱,这家主人一定没什么商业头脑吧。”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只是觉得这家人不懂得省钱,超度这种事,路边随便找个道士就能解决的事,干什么花这个冤枉钱。
  晷斌全一头黑线的在前面带路,和我这个小财迷加逗逼说话实在是能把他噎死。
  “咱们这一行的中介是不收钱的,大都是人情买卖,主要是这种活基本上都是主人家亲自出面的,中介多的是帮忙找那种降妖除魔的道士。”
  “哦。”我和周小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谁管得着那么多,我豆仙姑今天来就是练手来的!哪会理他主人家什么脾性。
  那别院离得还挺远的,我们走了老半天才能依稀看见昏暗的灯光,走得我和周小琴叫苦不迭,现在总算是快要到达目的地了,我们都重重地松一口气了。

  我们喘了两口气,加快了脚步走完了剩下的一小段路来到了这处别院门前,别院的外墙看上去是新砌过的,不过挂上了一层白布表示主人家有丧事,门口两盏灯散发着昏暗的光亮,将我们的身影拉的很长,不过这四周也不见其他人家,也不知道这有钱人是怎么想的,怎么喜欢住在这种鬼地方,而且还在这里办丧事,这阴森森还不得吓死过路的人,也难怪那司机晚上不愿意跑郊区的活。
  “喂!有人吗?”
  “可有人在家,贫道乃是前来主持超度的,烦请主人家开门。”
  我们开始叫门,可是喊了半天也没人搭理我们,只有呜咽着的风声在耳边回响。四周阴冷的环境让周小琴显得有些害怕:“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也没人开门……”
  “嘿,小琴你别害怕,有我豆仙姑在,什么妖魔鬼怪都……贵宾犬你拍我肩膀干什么?”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我还以为是晷斌全又想要阻止我想周小琴吹牛,可是回过头,却一个人影也没看见,转过头晷斌全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而且他站的离我绝对超过他手臂的距离,他怎么可能拍到我……我的身体开始不寒而栗起来,心里也有些发颤“怎么说什么来什么!”
  “姑娘,小老儿在这呢!”

  我猛地再回头仍旧看不见一个人影,心中越发惊惧起来,拼命念着道德经,但是慌乱的脑子却一句都念不全,看了一眼同样一头雾水的晷斌全和被吓愣住的周小琴,心中哀叹:“完蛋了,难道我豆仙姑今日就要命丧于此……
  “小姑娘,你且低下头看看,小老儿可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苍老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不过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杀机等等,只是夹带着一声无奈的苦笑。
  我缓缓转过头,眼睛向下一瞟:“咦?这是谁家的小孩……不对!贵宾犬又是一个怨婴!”我大步向后一跳,入眼处是一个矮小的幼童,看起来不过五六岁,手里提着一盏油灯,在昏黄的灯光下,他那张略显枯黄的脸,看起来十分瘆人。没看清,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孩,可是这荒郊野岭哪来的小孩,这难道又是一个怨婴?还是一个长大了的,这么说的话,刚才那个老头的声音该不会就是这个怨婴的长辈……

  晷斌全见了这个小孩也是神情戒备,不过他摇了摇头:“这不是怨婴,他是活人,只是……奇怪,正常幼童为何生机如此薄弱?”
  “因为我是侏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