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2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你今天不说个清楚,我就把你的头发一根一根地往下揪,看你个秃瓢还怎么在道观里混下去!”
  “哎呦,我的师妹啊,这道德经可是我道家的传世经典,想要修道就得从道德经开始一步步的积累你对道的理解!”晷斌全委屈地看着我,对我的冤枉表示心灵收到了极大的伤害。
  “真的?”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的眼睛,只要他有一丝的不对劲,我今天就要让他变成道观里的叛徒!
  晷斌全举起来一只手:“师兄可以立下道誓!许多前辈高人的秘籍都是由这道德经延伸开来,如果你连道德经都看不懂,就跟别说其它的道藏了。”

  “是吗?行吧那就勉强相信你了。”我抖了抖手上的书,还挺厚实的样子,想了想打好基础肯定是没错的,就放过了晷斌全。
  “蔻儿!蔻儿你跑哪去了?”
  不远处周小琴焦急地喊着我的名字,我这想起来把周小琴晾在一旁好久,瞪了晷斌全一眼:“都怪你,拖拖拉拉的害小琴等那么久。”
  说完我朝着周小琴挥挥手,跑了过去:“小琴,我在这!”
  只留下欲哭无泪的晷斌全在身后一个人委屈:“这也能让我背锅!”
  “蔻儿,你跑到哪里去了?我等好久也没见你们回来,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周小琴拉过我,不断地打量着我身后,找寻着晷斌全的身影。
  “你啊你,担心我把贵宾犬拐跑了就直说,还一副担心我的样子,害我在这感动了半天,才发现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诶,你们搁着说什么呢?”晷斌全追了上来,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
  “女孩子讲话,关你什么事情,一边呆着去,我和小琴要去吃饭了,可饿死我了。”我推开晷斌全拉着依依不舍的周小琴往食堂走去,看见了逃离谢必安的魔爪的希望,我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才不要当一只被别人掌控在手里的金丝雀!
  晷斌全在我们身后一瘸一拐的跟着,周小琴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问我和晷斌全刚才说了什么,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想着自己只要学成出师,就可以在他上面……呸呸呸,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正午火辣的阳光在我好心情的映衬下都变得温柔起来,让人沉醉其中,闭上眼就可以闻见空气里的芬芳,世界都变了个样。
  “听说,夫人开始学习道法?”
  脑海中警铃大作,不对劲,这不是谢必安的声音吗?

  睁开眼,熟悉的男人就这么站在我面前,依旧是去食堂的路,只是晷斌全和周小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四周的行人也消失不见!
  谢必安嘴角上扬,眼神里有许多我看不懂的情绪,我有些害怕:“呃……那个……”
  “听说夫人要和我和离?”
  想象中的暴怒没有到来,谢必安走到我的身前,轻轻摸了摸我的头:“你想学就学吧,有点自保能力也好。”
  “啊……啊?你不拦我吗?”我有些错愕地看着谢必安,还以为他知道了我为了和他离婚而修道会千方百计地阻拦我,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略过了。
  谢必安笑了笑:“为夫为什么要拦你学习道术?就因为你是为了变得比我强然后和我离婚?那为夫大可不必拦你。”
  “为什么?”我很不解地看着谢必安,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我变得比他强以后,好好的整治他吗?
  “这个……”谢必安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和晷斌全一个样。
  不过我好奇的眼神还是击败了他,他清了清嗓子:“咳,为夫实在不该打击你的积极性的,但是你就算在练个一百年也不可能变得比为夫强的,因此为夫不拦你!”
  “一百年!一百年都不能比他强!那我还学个鬼啊!”我怀疑地看着谢必安,总觉得他一定是害怕我会超过他,这才欲擒故纵,妄想唬我放弃修道!对!一定是这样,谢必安不愧是能在阎罗殿混到高层的人物,简直是阴险狡诈,幸好我豆蔻儿也不是等闲之辈!
  看穿不说穿,我哭丧着脸:“不学了,不学了!”不过谢必安似乎也看出我是在应付他,就这么紧紧盯着我,他的眼中似有柔情千种,我害怕再与他对视下去就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急忙推开他:“快点送我回去,我还想着吃饭呢,昨天害我一晚上没睡,现在又不让我吃饭!”
  “呵,昨夜娘子可是欢愉的很呐……”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开心了?”我伸手想要拍打谢必安的胸口,这么羞人的话怎么能说出来!还有没有一点当干部的觉悟了。
  “哎呦!我又哪惹到你了,你打我做什么?”
  恍过神,谢必安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捂着头在我前边跳脚的晷斌全,心里真是气极了谢必安,怎么每次送我回来都是一声不吭的。
  “对不起啊,刚才走神了,少哭哭啼啼了,像个娘们一样。”自知理亏,就算平日里晷斌全再好欺负,我作为新时代的三好女青年也不能不讲道理,还是很诚恳的向晷斌全道歉。
  “你这叫走神?我们两个搁旁边喊你老半天了,也不见你搭理我们,我看你这不是走神,是傻了吧!”

  “是啊,蔻儿,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们喊你半天你也不理我。”周小琴也在一旁担心地看着我。
  “没事,就是没睡够,赶紧吃饭吧,吃完了,我还得回去补补觉。”我摆了摆手示意周小琴自己没事,又瞪了一眼晷斌全,这个臭道士真是浇点水就膨胀,才当我师兄没多久,就忘记了头发被我支配的恐惧了。
  吃了饭,我们和晷斌全道了别,他还要继续去替天行道,只是吩咐我先把道德经背熟,我和周小琴都用诀别的眼神看着他,因为不知道下次再见,这个臭道士又会被打成什么样,他倒是很不屑,一副自己天下无敌的样子,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看到完整的晷斌全。
  回宿舍的一路上,我都在想着一定要努力学好道术,然后在谢必安面前大显威风,打得他落花流水,鼻青眼肿!再告诉他“巾帼不让须眉!”最后再潇洒转身离去,留他在原地哭喊着求我别和他离婚!
  “哈哈哈哈!”
  “蔻儿?你怎么了?”
  低下头,看见周小琴在我面前挥动着手,一副傻子的表情看着我。
  “唉。”叹了口气,我最近真是被谢必安搞得有些精神错乱了,总是想些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
  周小琴关爱智障的眼神让我很头疼,今后不少日子,我在她心里的感觉怕是和神经质脱不开关系了!
  我更加坚定了和谢必安离婚的决心,只有逃离了他的魔爪,我才能慢慢回归平常人的生活,或许很多年以后我还记得他,但也只不过是一段可充当回忆的小插曲罢了。
  一回到宿舍,我立马上床学着电视剧里,道士们修炼的样子,盘膝坐着,将道德经放在膝盖上,开始翻看。
  周小琴进了宿舍,诧异地看着我:“蔻儿,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一把拿过我腿上的书:“道德经,蔻儿你没事看这个干什么?”周小琴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蔻儿,我觉得你真的有必要去看一下医生了,最近你太不对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