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1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贵宾犬你这是掉进哪里的臭水沟了,怎么这么臭?”我嫌弃地捂住鼻子,晷斌全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臭味,臭气熏天的,原本飘逸的长发也是乱七八糟的。
  周小琴在一旁也心疼地看着晷斌全:“晷道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狼狈呀?”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晷斌全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怎么了,还往事不堪回首,怎么个不堪回首啊?”我好奇地看着晷斌全,平日里这个臭道士对自己的形象还是很注重的。
  晷斌全喘着粗气,摇了摇头:“唉,昨日夜里,贫道得了那罗盘之后,便心中豪情万丈,想着要惩奸除恶,替天行道,于是借着罗盘找了一个想要凶悍的恶鬼,不想正好遇见它行凶想要伤害别人,于是贫道便出手收服了那个恶鬼,当然了,恶鬼着实厉害,因此贫道才显得有些狼狈,但是为了黎民苍生,这些都是……”
  我很难想象一个不停喘着气的人是怎么说出这么一大堆话来的,难道道士可以在吹牛的时候如有神助?
  周小琴依旧是晷斌全坚定的捧场王:“那个恶鬼一定很厉害吧,居然让道长这么狼狈。”
  “这是自然,贫道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晷斌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诶,贵宾犬你跟我来一下。”我拽着他往一旁走去,被孤立的周小琴愣在了原地,我冲着周小琴不断打着眼神,她还以为我是要替她说好话,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哎哎哎,蔻儿小姐这光天化日的,我们这样拉拉扯扯不好……”
  我向他翻了个白眼:“正经点,我有事和你说。”
  晷斌全居然有点失望的样子,不过我并没发现,只是急着将我的正经事告诉他。
  “我要离婚!”
  “什么?你什么时候结婚了?”晷斌全登的站直了身子,我的话显然对他的冲击力十分大,他惊讶地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还能不知道?我看青莲道长也应该发现了吧。”我伸出手,拍了拍晷斌全的脑袋,他这才回过神来。

  “你是说你要和无常鬼离婚?”
  “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将来一定会结婚生子,但是绝不是和什么无常鬼!”我看着晷斌全,眼神坚定。
  晷斌全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想要个无常鬼离婚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需要那个无常鬼亲自同意才可以,你觉得你能让他同意和你和离吗?”
  “为什么?阎罗殿有没有打离婚官司的那种地方?凭什么一定要他同意才可以?”晷斌全的话让我抓狂,谢必安那个霸道的人怎么可能会答应和我离婚,这完全就是不可能事件啊!
  晷斌全摊了摊手:“那贫道就无能为力了,除非贫道的实力超过那个无常鬼还可以藉此强迫那无常鬼与你和离……”
  “对!实力!”我成功抓住了晷斌全话里的重点,只要自己的实力比他强,他还不是任我拿捏!
  “贵宾犬,我要学道!你得教我……不行,不行,你太弱了,你有青莲道长的联系方式吗?我要拜青莲道长为师。”我拉着晷斌全的肩膀,来回晃动着,让他赶紧将青莲道长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欸欸欸,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晷斌全扯开了我的手,用不屑的眼光看着我:“就你?还想要和师父学道?贫道观你骨骼平庸,实在不是学道的好料子,你还是趁早死了这颗心吧!”
  我知道这个臭道士一定是记恨我刚才说他是个弱鸡,这才说我资质平庸的,毕竟在我的认知里面,作为一个小学运动会长跑冠军的我练个武,修个道还不是手到擒来!
  形势比人强,我这一次就勉强向晷斌全这个邪恶势力低头:“晷道长,你看,我这不是一时激动说错了话嘛,其实你也是很厉害的,但是你那个……你整天忙着降妖除魔肯定是没时间教我的……”

  果不其然,只有无羞耻的吹捧才能打动这个臭道士,我话音还未落下,他就摆了摆手:“诶,这些都是贫道责任所在,不值一提。”
  “那你看道长能否将青莲道长的联系方式给我呢?”我希冀地看着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呃……这个,师父整日里行踪不定,又是世外仙人般人物,哪来的手机啊!”
  “啊?”我顿时傻眼了,我的一顿吹捧也成了白工,我真的想将手机砸在晷斌全头上,告诉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强忍住暴走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呼,那你有办法,找到青莲道长吗?”
  晷斌全摇了摇头,很明确的告诉“不能!”

  “师父行踪飘忽不定,想要找到他难如登天,所以你就不要想着拜我师父为师了。”
  “没有一点办法?”我有些泄气,难道我注定要和谢必安“厮守”一生了?
  “其实……”晷斌全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办法就说?磨磨蹭蹭的不想个男人!”这个臭道士每次关键时候说话都吞吞吐吐的,不知道周小琴是看上这个呆子哪了?
  晷斌全一咬牙,谄笑地看着我“其实,贫道可以勉为其难收你做我的徒……呃~有话好好说嘛,不要瞪着我嘛。”

  “我再给一个机会,你想清楚了再说!”这个臭道士真是贼心不死,就惦记着当我的师父,不给他点教训,他还以为自己能的很,我使出女人打架的必杀招,一把揪住他的长发。
  “诶诶诶,女侠饶命,我想出来了,想出来了!”晷斌全对自己头发很是宝贝,按他的说法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就一直留着不剪,也就周小琴听的就去这种鬼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臭道士就是觉得长头发才有一个飘逸潇洒的道长派头。
  “说!”
  晷斌全心疼地捋着头发,哀怨的小眼神看的我头皮发麻:“赶紧说!”
  对我的这招必杀技,晷斌全是真的害怕了,不敢再拖拉。
  “师父说过,我如果遇见资质优秀且有意修道的人,我可以替他收下,暂做记名弟子……”
  “师兄!”晷斌全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定下了名分,师兄相较于师父我还是能接受的。
  “师妹!”晷斌全也是懂得知足常乐的道理,很痛快的应了我一声,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师兄有没有什么高深的道术要交给我,你放心我知道的,法不传六耳嘛,赶紧的,我要最厉害的!”既然有了名份,晷斌全自然要将各种秘籍教给我,我很期待地看着他,晷斌全没让我失望,他高深莫测地从怀中掏出一本书,我的眼睛登时闪闪发亮,这就是我脱离谢必安魔爪的救命稻草啊!
  “道德经?”我翻看着晷斌全递给我的书,看起来很厉害的名字,不对!这书怎么这么耳熟呢?我翻开了扉页-道德经新编!
  “贵宾犬,你的头发是不想要了吗?我这就给你点咯!”拿本道德经就想糊弄我,晷斌全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停停停!”晷斌全躲开了我的魔爪,伸手叫停。
  这个臭道士拿本道德经就想要打发了我,你要是本古董,我也就认了,可是一本新编的明显二三十块的地摊货,我能指望着这个帮我打倒谢必安的压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