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20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既然徒儿不希望为师离去,那为师就在这里暂做休整几日,说起来为师在这里还有几个老友,这几日且带你去拜访一二。”青莲道长话音未落,就被晷斌全打断了。
  “师……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晷斌全小心翼翼地看着脸色渐渐阴沉下来的青莲道长,心中暗暗叫苦,可是那个宝贝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他要是就这么放任师父忘记,那他就是傻子一个了。
  “哦?那你倒说说,为师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青莲道长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面沉如水。

  “呃,就是那个……那个?”晷斌全打着颤,害怕青莲道长扑上来吃了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我和周小琴也是一头雾水的,不知道晷斌全怎么了,居然在挑战他师父的权威。
  “哼!朽木不可雕也!”青莲道长见晷斌全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清楚,猛地撂下一句话,居然扭头就走了,道长的步伐很快,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想来也是一门道家的功法,比如什么梯云纵啥的,我和周小琴都吃惊于青莲道长的身法厉害如斯,一旁晷斌全却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哎呀,师父,你怎么能忘记了呢?你的忘性也太大了!”
  “贵宾犬,道长忘记给你什么了,你至于吗?”我好奇的走到晷斌全身边,看着他干嚎个不停,哪有半点男人的样子。

  “罗盘啊!我的罗盘!”
  “什么东西?噢!我明白了,怪不得你来的时候一直对我的问题置之不理,原来你是用了你师傅的罗盘才找到怨魂藏身的地方的,对不对?”他嚎的起劲,我一开始还没听清楚,仔细一琢磨才明白这臭道士还是借用了他师父的罗盘才找到了怨魂的下落。
  “呃……这个……”晷斌全对我的明察秋毫表示很尴尬,他还是被我揭了老底,想要辩解,却无话可说。
  这时周小琴却突然举起了手,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东西:“是这个罗盘吗?”天色太黑了,我倒是没清楚,晷斌全却是眼尖的跟猫头鹰似的,登时双眸发亮,相较于怨婴那碧绿的双眼还要胜之。
  “对,就是那个,谢谢师傅!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的!”
  “也不知道刚才是那个人,在哪里哭嚎自己师父忘性大。”我看着那个傻傻跑向周小琴的身影,沉重的心情稍有缓解,但是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孤独,我和周小琴他们被一处灌木隔开,他们的身影在我眼里变得有些模糊,仅仅是因为他们站在一边,而我站在了另一边吗?
  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一个人影,不知道他现在在忙什么?
  回去的路上,晷斌全捧着那个罗盘,恨不得把它当宝贝一样供起来,是左瞧右看,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周小琴则是在一旁继续充当她的捧场王,一个劲的鼓吹着“晷道长拿着这个罗盘,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想必实力也一定变强了……”
  我的心情有些烦闷,只是静静地埋头走路,突然我想起来怨魂临走时跟我们说的那个神秘人,那个想要害周小琴的人!
  “小琴,你说究竟是谁想要害你呢?”
  我一抬头却发现四周不再是大马路,古朴的宅院,阴森森的四周,我又来到了谢必安的家!
  “娘子,为夫听说你们已经解决了那两个怨魂了?”
  我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不用想就知道是谢必安,那性感低沉的嗓音,纵然我再不喜欢他,也难以忘怀,他也不等我回答,抱着我径直进了房间,正是我与他成亲那晚,我们两个洞房花烛的房间。
  他将我轻轻放在床上,一双如玉的手掌在我身体上游走,轻解罗裳,我知道接下来我要面对的又是他霸道的宠爱,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他的眼神似乎有魔力一般,直勾勾的看着我就能让我动弹不得,一双有力的大手总能撩拨起我的情意。
  许久云收雨歇,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床尾已经穿好衣服,拿着一本书躺在摇椅上悠然自得的谢必安,我真的是欲哭无泪。
  “今日,那两个怨魂已经来地府报道了,为夫今日路过奈何桥那边看到了他们。”

  谢必安突然放下书,看着我说到。
  我对他们的情况十分好奇:“那他们转世了吗?他们会不会还是母子的关系?”
  谢必安摇了摇头:“这个为夫也说不准,轮回之道变换多端,谁也无法预知他们会转世为何物,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啊?你也不知道吗?你这么大一个官都不知道他们会转世成什么吗?你们地府就没有什么转世到好人家的指标啥的吗?”我坐起了身,全然不知春光乍露,实在是心中担心那两个怨魂。
  谢必安却突然莞尔:“夫人若是想要知道那两个怨魂的取向,为夫倒也不是不能相助一二,只是……”
  “只是什么?”我警惕地看着向我起身向我走来的谢必安。
  “没什么,只是为夫想再好好疼爱疼爱夫人!”
  一夜无眠,天将亮时,谢必安又将我送回了宿舍,打开门看着眼前正准备严刑拷打我的周小琴,我真的是想要“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早已经心力交瘁了,只想倒头就睡。

  “蔻儿,你老实交待,你是不是谈男朋友了?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们一回头,你就不见了?”周小琴用犀利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想从我的表情里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你自己和你的晷道长在那你侬我侬,哪有空顾得上我,昨天我一个住着的亲戚生病了,我去照顾他一下。”我面不改色地胡诌,还反咬了她一口,这小妮子显然被我戳到了痛脚,顿时炸锅。
  “哪有?我只是和晷道长说两句话而已!你……你的脑袋瓜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啊?”果然,周小琴只要一牵扯到晷斌全就慌张的不行,局势瞬间被我反转过来,现在反而是周小琴不敢直视我。
  我顺势推开挡在我身前的周小琴,衣服也懒得脱了,直接躺在了床上,昨天晚上我也算是在巫山上上下下好几个回合了,谢必安所谓的宠爱就是顾着自己舒服,我很怀疑他是不是对宠爱这个词语有什么误解。
  周小琴昨夜显然也没有睡好,刚才只是起来替我打开门锁,我们都十分的疲惫,她也重新躺了回去,尽管我已经很累了,可就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整个脑子都乱七八糟的。
  想着谢必安昨天答应我的要帮那两个怨魂安排个好去处的事,想着自己和谢必安现在畸形的关系,想着谢必安这个人,应该说是个无常鬼。
  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梦里自己和谢必竟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住在海边,日落日出他都将我搂在怀里,我们互相依偎着看着美丽的景色,场景甜蜜动人,
  等我醒过来时,已经是大中午了,肚子饿得慌,周小琴也起床了,在厕所洗漱:“唔……蔻儿,你起来了。”
  “嗯,我们去吃饭吧,我好饿啊。”摸了摸肚子,想起来自己已经好久没吃东西,感觉自己的胸都饿小。
  我和周小琴出了门,往食堂走去,突然从路旁窜出来一个人,灰头土脸的,我们只能从那熟悉的道袍,才能看出来是晷斌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