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18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女鬼转身看来一眼已经渐渐不再挣扎的怨婴,表情竟然有些愧疚的感觉,顿了顿,她突然一把抓起怨婴,周身散发一阵血光,居然交融在一起!
  “不好!这女鬼是在吞噬怨婴!”晷斌全大惊失色。
  仅仅是这字面意是已经让我和周小琴十分惊讶了,可是他们在湖面上我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加快了念经书的速度,但是却再也不起作用了,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将怨婴吞噬!
  “她怎么能这样?作为一个母亲她居然对自己的孩子也下得了手!”我呆呆地看着湖面上气势渐渐暴涨的女鬼,愣住了神,我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能对自己孩子下手!
  “不!吞噬怨婴是有机会逆转的,反而对自己的伤害更大一些!”晷斌全开口解释道。
  女鬼的气势变得十分强大,血气扩散居然不再害怕我们的咒语,想起来,晷斌全所说这咒语对太强的怨魂起不了什么作用,这才知道女鬼怕是已经恢复了过来,甚至比原来更加的强大。

  我紧张地看着湖面上似乎在蓄势待发的女鬼,紧了紧握住周小琴的手,希望能给她安慰也给我自己勇气来面对这个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女鬼。
  “你这样做,拖得越久对怨婴就越不利,一旦最后逆转失败,你的孩子会魂飞魄散的!晷斌全朗声道,希望能劝说女鬼为了孩子放弃挣扎。
  女鬼却全然不为所动,竟笑了起来:“哈哈哈,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言罢陡的一转身,向晷斌全飞去!

  女鬼狞笑着快速飞向晷斌全,想要将晷斌全先解决了,只要解决了晷斌全,我和周小琴两个普通人还不是任她拿捏。
  晷斌全并不慌张,手中桃符剑直指女鬼,二人之间一触即发,我和周小琴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他们缠斗在一起,很明显吞噬了怨婴的女鬼实力大涨,晷斌全苦苦支撑着,渐渐落在了下风。
  我和周小琴的手心都攥的生疼,看着晷斌全都十分担心。
  女鬼持续压制着晷斌全,伸手想要用锋利的青紫色指甲划破晷斌全的脖颈,晷斌全反应的很快,侧身躲开女鬼的利抓,但是利抓还是划破了晷斌全的脸,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血痕。

  女鬼和晷斌全错开身,各自站立,晷斌全嘴里喘着粗气,显然应付这个女鬼,仅凭他的实力还是无法应对的。
  晷斌全已经快要力竭,反观女鬼却越来越强的样子,吞噬了怨婴使得她的实力在渐渐的攀升,再次出手抓向晷斌全,眼看晷斌全就要中招,我和周小琴都慌张的很。
  “不要!”周小琴害怕的惊呼。
  这时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竟然步伐矫健的很,一个箭步冲到女鬼和晷斌全中间,一挥手就将女鬼势大力沉的一抓挡住!
  “师父!”晷斌全本来已经做好了拼死一击,为我和周小琴创造逃生的机会,没想到居然有一个人挡在了自己面前,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掌门人!
  掌门没有回头看晷斌全,只是表情严肃的看着眼前暂被击退的女鬼,女鬼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身穿灰色道袍,红光满面,飘逸的长发无风自动,仙风道骨的模样,好似活神仙一般,这般气势却是镇住了女鬼,让她不敢上前。

  女鬼观察了半天终于试探性的再次出手,不料老者反手拿出一把桃符剑,相较于晷斌全的那一把,老者这把剑显得更加古朴又质感,老者挥剑画圆,目光紧盯着近身的女鬼。
  挥剑时,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剑尖迸发出一道火光,女鬼被火星溅到,尖叫着倒退,身体多处居然开始融化!
  “啊!怎么会这样?”女鬼对老者能伤到现在的自己很惊恐,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老者的对手,竟然一闪身竟然遁入湖底,不见了踪影。
  “师父,你怎么来了?”这时晷斌全才插上嘴,上前向老者抱拳。
  “我要是不来,事情就大条了!”老者似乎对晷斌全以身犯险十分不满,吹胡子瞪眼的责骂着晷斌全,晷斌全平日里洋洋得意的样子全不见了,低着头一副认真受教的样子。

  老者似乎发泄了怒火,转头看向我和周小琴,对周小琴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在看向我时,眼中有一道异彩划过。
  “贵宾犬,这位是?”我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拉着周小琴走上前去好奇地问晷斌全。
  晷斌全颇有些死性不改,很骚包地甩袖负手,若说从前还觉得他这般作态有一丝高人架势,今日和眼前老者一比较,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此乃我道门当代掌门人,也是我的师父。”

  晷斌全颇为自得地介绍自己的师父,毕竟他的师父厉害,自己这个关门弟子肯定也差不到哪去。
  那为道长行了个礼,无奈地看着一旁自鸣得意的晷斌全摇了摇头:“贫道道号青莲,二位居士唤我青莲道长即可。”
  我点了点头:“敢问青莲居士,这女鬼如今遁入湖底,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这是我现在最关心的问题了,我们和这个女鬼纠缠不休很久了,今天难得有机会成功,没想到还是出了篓子,就连晷斌全都差点命丧黄泉。
  “是啊,是啊,我们现在怎么办?”周小琴也在一旁焦急地附和,晷斌全今天着实让她捏了一把汗,在一旁担惊受怕。
  青莲道长轻拂长须,淡然道:“无妨,这女鬼中了我的真火,想必现在已是虚弱无比,加上她吞噬怨婴的副作用也要发酵,我等只需静坐片刻即可。”
  “啊?在这等着?她会出来吗?”我楞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本以为这个道长靠谱一点,没想到和晷斌全一个德行,全是空谈,关键时刻不顶用的银枪蜡样。
  晷斌全也有些不相信他的师父,可是师父既然发话了,他还是要维护师父的排面,清了清嗓子:“这个……我师傅既然说了等着,想必自然有他的理由。”
  我扶额无言:“好吧,好吧,就干坐这吧,”拉着周小琴到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眼睛不断看向湖面,希望真如青莲道长所说,这女鬼会自己跑上来。
  湖底
  女鬼受了伤,快速遁入湖底,湖水冰凉剔骨,女鬼却全然不觉,反而感觉全身炽热难耐,如同掉入沸水之中,肉眼可见的她身周的湖水居然开始翻滚起来,还想被煮沸了一样。

  “啊!”刺耳的尖叫因为湖水的阻拦并不能传出水面,所以我们对女鬼的情况还不得而知,却没想到女鬼已经瘫倒在湖底。
  湖底幽暗处,有一片水草,女鬼就藏身在浓密的水草之中,身体发出微弱的红光,可每当红光散发,她便会浑身抽搐,表情狰狞,青莲道长的真火对她这类怨魂来说是世间最为克制的,加上吞噬怨婴的副作用已经渐渐生效,女鬼翻来覆去的痛苦的很。
  女鬼清楚自己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而且吞噬怨婴如果再不逆转,她的孩子就要真的魂飞魄散了,可仅凭她现在的状态,想要逆转却是无能为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