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5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说说笑笑,蔡雨佳起身拿木柴,无意中看到十多米外闪着几点阴森森的绿光,再向远处看,绿光一团一团的,煞是可怖,不由惊呼道:“这是什么?”
  特警小区跳了起来,叫道:“狼!”

  篝火边一片混乱,小鲁问蔡雨佳:“玩过枪吗?”
  “会一点。”
  小鲁二话没说扔了一支给他,三个人形成猗角之形与狼群对峙——幸亏他们伴水宿营,不然就得四面临敌。
  对面绿光不停地移动,渐渐的越聚越多,一阵山风吹来,带过少许腥骚之气,让人又恶心又胆颤。

  蓦地,狼群中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长嗥:“嗷——呜——!”声音里透出一种说不出的悲凉、狂野与狐独。
  紧接着几十只狼同时附合:“嗷——呜——!”叫声惊天动地,响彻山谷。
  蔡雨佳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脸色惨白,手不住地颤抖,小鲁安慰道:
  “没事,狼最怕火,不敢轻易发动攻击。”
  僵持了一个多小时,狼群骚动起来,不时有几只胆大的冷不丁向前冲出四五米又撤回,后面还有不少也在跃跃欲势,似乎为总攻作预热,又似乎在消耗他们的意志,两名特警全身绷得紧紧的,随时准备出手。

  “砰、砰”,左侧小鲁率先开枪,两只狼应声倒地,接着小区补了两枪,打死后面一只狼。刚才正面狼群是故意制造动静分散他们注意,其实试图贴着涧边进行偷袭。
  空气中的血腥味大大刺激了狼群,它们变得躁动不安,嗥叫声此起彼伏,象是要展开大规模攻击。
  “小心了!”小鲁大叫道,匆匆把袋里的匕首分给两人,说是准备近身搏斗!
  蔡雨佳心里一颤:情况会如此严峻吗?当下来不及多想,茫然失措拿了柄牛角尖刃,在篝火上映衬下泛起冷冷的寒光。
  “嗷——呜——!”
  伴随一声尖利的长嗥,十几只狼从不同方向猛扑过来,月光下白森森的利齿、血红的舌头、阴冷的眼睛格外令人心寒。它们并非杂乱无章地乱闯,而是分层次、形成波段性攻击阵型,四五只狼为一组,前赴后继密集式冲击。
  “砰、砰……”枪声响成一片。
  同时是瞄准射击,水平高下立判。最糟糕的是蔡雨佳,虽象模象样认真瞄准,往往要好几枪才能打死一只狼。小鲁和小区则达到稳、准、狠的境界,均是一枪直接命中,然后协助蔡雨佳的正面防守。
  第一轮攻击后,战场上倒下十几具狼尸,还有两只受伤后直接冲下山涧,空气中血腥味更加浓烈。
  小鲁与蔡雨佳调换位置,这样能防御更多区域,减轻整个防线压力。蔡雨佳紧张得大口大口地喘气,将眼镜摘下来不停地擦拭,仿佛借此舒缓压力。

  “集中精力,不能有害怕或退缩心理,要一心想杀死它们,眼中自然会产生杀气,”小区提醒道,“狼很聪明,感觉得到人身上发出的杀气,它反而会怕你。”
  蔡雨佳连连点头,不知有没有听进去。
  “子丨弹丨够不够?”小鲁问。
  小区道:“干掉它们只多不少。”
  话音刚落,狼群的第二轮攻击开始。这回是四五只狼成直线形冲向蔡雨佳——狼确实是很聪明的动物,从第一轮中敏锐地感觉到他是最薄弱环节,因此对准他下手。
  小鲁立即开枪射杀,枪声刚响起,右侧也冒出几只狼扑过来,蔡雨佳、小区双枪齐开,喷出团团火苗。紧接着下面阵地全面开花,十多只狼闪电般直冲上前!
  头狼似乎不想将战斗拖下去,接连发出尖利的嗥叫,狼群如潮水般纷拥而至,子丨弹丨和篝火都无法阻止它们的进攻!
  蔡雨佳被凶残的群狼吓呆了竟忘了开枪,将枪当作烧火棍跟狼近身搏斗,慌乱中眼镜不知掉到哪儿,在地上摸索着寻找眼镜,小区回身为他掩护,却被两只狼扑到地上。

  一时间阵形大崩,小鲁长叹一声已准备放弃。
  这时场面出现戏剧式变化!
  仿佛听到什么指令似的,陡然间潮水般进攻的狼群突然停下来,抛下几十狼尸匆匆撤退到原先位置,绿光闪来闪去。
  大家齐齐松了口气,小鲁赶紧帮蔡雨佳做消毒处理、包扎伤口,小区边检查枪支、分配子丨弹丨边道:

  “照目前形势看有枪也不宜硬顶,否则难免发生伤亡。我建议退到对岸……后面这条山涧并不太深,泅水过去也比跟狼硬打硬拚好。”
  蔡雨佳看看前面闪动的绿光,沉吟道:“说得不错,退到对岸能减少损失……”说着他突然惊恐地瞪大眼睛,手指山涧对面,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
  山涧对岸,一只黄皮白额吊睛大虎正静静伫立在岸边,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
  老虎什么时候来到对岸?不知道。

  它在背后盯了多久?不知道。
  它为何没有在人狼大战时加入战斗?因为它骄傲,不屑打群架,当然对篝火和枪有些畏惧,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嗅觉灵敏的狼发现了,所以在场面尽占优势的情况下断然撤退。它们再狠也不敢跟老大斗,在山里,老虎是无可争议的山大王。然而又有些不甘心,老虎食量再大,总不能一口吃三个人吧,因此带着几分侥幸躲在暗处伺窥。
  这将他们推至最危险的边缘,真正应了那句话:前有狼后有虎,他们被山里最强大的与最凶残的野兽同时光顾。
  蔡雨佳道:“这条山涧宽六米左右,老虎能不能飞跃过来?”

  “即使腾空跳跃有难度,老虎会游泳,凭山涧挡不住它,”小鲁道,“但跳跃或游泳过程中,它无法抵挡我们多枪齐发,可能刚才枪杀群狼一幕给它很强的震撼,不然猝起攻击之下我们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小区道:“有这道屏障至少好些,麻烦的是老虎很有耐性,它会一直盯在后面等待我们疏忽、犯错误。”
  事已至此,大家反而没了恐慌情绪,小鲁监视狼群,小区监视老虎,蔡雨佳不停地添加木柴干草,把篝火烧得旺旺的。接下来几个小时两边均无将战争进一步升级的意愿,只是单调而紧张地对峙,直到凌晨五点多钟天色渐白。
  先是狼群中发出短促的呜咽声,陆续退出战场,老虎仰头转了转颈脖,两只前爪轮流伸到嘴前舔了一会儿,一声不吭转身离去。大家这才松懈下来,顾不上再出现其它危险,横七竖八地躺在篝火四周呼呼大睡,直至炙热的阳光晒得他们皮肤发烫。

  经历夜里的惊心动魄,又没补足睡眠,整整一天大家都没精神,行途中很少交谈说笑,默默沿着山涧进入94号山峰,攀到峰顶朝西看,前面有两个选择,一是接着翻越左侧山峰进入丘烛山,一是从前方树林迂回后穿越长长的山谷抵达丘烛山山腰。
  日期:2018-04-2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