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4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百无求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架马车当中。
  归不归、小任叁和吴勉坐在自己的身边,身边还躺着一个人正是他们在并州城找到的房轩。只不过他现在还在昏迷当中,看样子一时半刻还是醒不了。再看赶马车的是只猴子,孙猴子赶车不得其法,三匹马的马车跑起来还没有人走得快。
  想起来自己是怎么晕倒之后,百无求立马跳了起来,就在车厢里面对着吴勉大声喊道:“小……吴勉!你用雷劈老子?怕劈不死老子,还压住了老子的妖气!”
  “你那只睛眼看到了是我用雷劈你的?”吴勉似笑非笑的看着二愣子,这句话说的百无求一愣。刚才它的确没有看清抓住自己手腕的那个人是谁,现在百无求的妖法大涨,和吴勉的差距小了许多。如果是这个白发男人抓住自己的话,它不会看不清。不过刚才那样的场合,不是他还能是谁?
  想了半晌之后,百无求继续吼道:“老子有证人!老家伙,任老三你们俩就在当场,刚才是不是他用雷劈的老子……你们俩什么意思?”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小任叁竟然好像没有听到它的话一样。老家伙好像突然得了呆症一样,眼皮一耷开始昏昏欲睡起来。小家伙将脑袋扭到了车窗之外,对着前面路上走着一个挑着粪肥的中年农妇,打着口哨喊道:“大嫂子,有婆家了没有?看看我们这个老不死的怎么样?包生儿子……”
  虽然小家伙看着年幼,不过这么轻薄的话还是招来农妇的一阵叫骂:“哪来的野小子,有人管没人管!仗着有两个钱就敢欺负我们穷人……家里大人都死绝了是吗?”
  原本听着有人给自己出气,百无求心里多少还有些过瘾,不过听到后面几句二愣子就不干了。它一把将小任叁拉了回来,将脑袋探出车窗外面,和农妇对骂了起来:“泼妇!你挑着大粪准备回家开饭吗?你嘴里的臭味太大,多来几口大粪板板味道……”

  百无求骂起街来没完没了,那妇人也是附近有名的泼妇,论起来骂街从来没输给过谁。想不到最后竟然被百无求骂得理屈词穷,坐在地上幵始哇哇大哭了起来。
  “好好的你惹这妇人做什么?看看把人家骂的。傻小子,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过分了啊。”这时候,归不归又恢复了精神,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大把金稞子,对着夫人脚下撒了下去,说道:“大嫂子,这是赔礼,别和老人家我这孩子一般见识。”
  农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抓起来地上的金稞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确定是真金之后兴奋的满脸通红,急忙将剩下的金稞子都捡了起来。原本她扔下了粪桶准备跑回家报喜,不过跑出去几步之后还是回来,将粪桶继续跳在肩上,飞快的向着家里跑了过去。
  听着归不归拿自己赔罪,百无求的眼睛就瞪了起来:“老家伙你什么意思?挑事儿是任老三!”

  “大侄子,你多大我们人参多大?你也是做过妖王的,和我们人参这吃奶的孩子比什么?”
  被归不归和小任叁这么一打混之后,归不归光顾着说理了。竟然忘了刚才谁用雷电劈它的事情了。就在他们仨正在掰扯谁是谁非的时候,倒在车厢里面的房轩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茫然的看了一眼眼前的这几个人之后,才想起来刚才出了什么事情。当下看了一眼四周之后,他捂着脑袋说道:“你们要带我去哪?要把我交给徐福吗?月兰呢?她怎么样了?”
  “你还有心思管那个相好的?”看到了房轩醒了过来之后,百无求更加不再理会刚才雷电的事情。二愣子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我们要把他带到哪去?不会真的送给徐福换人情吧?”
  “要换的话刚才就把他给广信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还是脸上写满了紧张二字的房轩。将他扶起来坐好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先问你一件事,大术士找你的时候,有没有带着这么大小,红色的好像豹子一样的妖兽?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两只手比划,做出来龙种睚眦的大小。
  房轩又些迷惘的揺了揺头,说道:“大术士从来都是独来独往,这次的事情太大,他老人家更加不能带妖兽前来。”
  “只有大术士自己吗?”听到了房轩的话,归不归微微有些诧异。原本想着睚眦是被席应真带在身边了,既然它不在这里,有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一点音讯都查不到?
  马车继续向前行进,百无求嫌孙无病驾驶马车太差。它将孙猴子撵下来,自己坐在了车夫的位置。随后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我们这是要去哪?你绐指条路°”
  “去哪? 一直往前走吧,什么时候我们这马车被拦下来,就是到地方了。”归不归冲着身边的房轩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大术士已经绐你挣条活路去了,那么你就跟着我们几个。如果他绐你挣下来活命,那是你的造化。挣不下来你也别怨谁,后半辈子只要守着你家老袓宗。只要他不嫌丟人,你还有活到死的机会。”

  “老不死的,你不是也接了徐福的法旨吗?”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说道:“徐福知道你这么吃里扒外的话,小心他在下一次格杀令的名单上写上你白勺名字。”
  就要他亲自回来了,不过咱们那位大方师又舍不得那块海眼。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比较那位回不来的大方师,老人家我还是更忌讳你那位干爸爸。他可是在陆地上随时随地能见到的,想起来那个爸爸的巴掌,老人家我就脸疼……”
  归不归的话多少让房轩看到了一点希望,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老先生,我家先袓是和大方师齐名的人物,大方师会看在大士术的份上,饶过我这一条性命吧?毕竟我也是让贾仲骗了的。”
  “贾仲怎么骗的你,这都是你自己说的。
  就算大术士替你求情,只要没有找到贾仲,你的生死便还在未料之中。”看了一眼脸色依旧不好的房轩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依着老人家我看,最后应该是你家老祖和大方师商量好一个期限。在这个期限之内饶你一条性命,你家老袓会趁着这个机会让你抓紧时间开枝散叶。想法办让你生几个儿子,等血脉能继承下去之后,差不多你也要交绐徐福那位大方师了。”
  房轩虽然听出来这个老家伙是在玩笑,不过他却实在笑不出来。老家伙说到开枝散叶生儿子的时候,房轩再次想起来自己在娼馆里面的相好。当下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你带我出来的时候,月兰么怎样了。

  她没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