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神医》
第43节

作者: 猫猫快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不是真的穷,只要她回家去撒撒娇,卖卖萌,和老爸老妈道个歉,估计很容易就能立刻重新做小富婆。
  因为这种想法,楚红害怕如果彩票真是曲秋蝉拿走的,她的人生会被自己毁了。
  就这样犹豫了整整一个上午,中饭吃过后楚红也没作出决定。
  忽然间,她的电话提示音响起,竟然是曲秋蝉发来了微信。
  “楚红,是我拿了彩票,我有罪,我罪孽深重!我是那样的爱你,所以为了赎罪我打算去死!”

  怎么会这样?
  楚红有些晕,不就是偷了一张彩票吗?已经辞职跑了为什么又会良心发现的想自杀?
  而且什么叫“那样的爱你”?难道说曲秋蝉竟然还是个同性的爱好者?
  想到此处楚红只觉得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楚红毕竟年轻了点,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于是找到了比较熟悉的崔宝山。
  崔宝山立刻找人给曲秋蝉的手机做了定位,发现出现的位置在五谷县,于是两人做地铁到五谷县,从火车站打了个车直接过里,与齐浩这边的人们相见。
  开始的时候楚红没看到齐浩,在五谷县刑警队法医陈勇的引导下,她先去看了尸体,一眼认出这正是曲秋蝉。
  楚红的脸色立刻苍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曲秋蝉还真的自杀了?
  崔宝山与徐树林两位刑警队长打了招呼,虽然徐树林比三十几岁的催宝山大一些,但职务是崔宝山要高一点。
  所以两人聊天的时候都很客气,徐树林给崔宝山介绍了案情,崔宝山听得迷迷糊糊,尸体竟然还能走路撞车自杀吗?
  这时,在经历了震惊之后,楚红终于发现了齐浩,又是一番惊讶。

  看到走过来的女人齐浩微微皱眉。
  这妞今天穿的有些性感,黑色皮裤配着白色的紧身短羊绒衫。
  所谓之短就是不动还能遮盖肚子,稍微动一动肚脐都能看到了尺寸。
  “你怎么在这?”
  “哎,倒霉呗,我坐在这车里。”

  齐浩做了个无奈的手势,然后进入正题。
  “看你的意思是从汉东特意赶过来的?你手机朋友圈是不是有一张和刚才那死者的合影?那张合影后面有个男人,他穿着蓝色衣服,衣服上有‘小陈包子铺’五个字,你拿出来看看吧,可能会成为重要线索。”
  楚红狠狠瞪了齐浩一眼,对他是满心的不爽。
  刚中奖的时候楚红觉得是自己运气好,彩票被偷后她就开始埋怨齐浩了,觉得如果不是他说自己有什么飞来横财也不会有后续这许多事,现在死了人,楚红更加觉得齐浩是克星,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楚红,把你手机拿出来看看吧,弄不好真是一条线索。”
  徐树林看到楚红与齐浩之间的气氛怪异,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却也不在意,还是先关注案情比较重要。
  楚红见徐树林说话了,也不能拒绝,只能拿出手机翻看。
  同时她的心里也在想,齐浩是什么时候看到了自己手机朋友圈的?难道是那天他煎药的时候?这人眼可够尖的。
  终于,只是翻了一小会就找到了照片,那是上个月楚红和曲秋蝉到五谷县参加业务培训休息时,在一个公园拍摄的,距离这边大概有两公里地。
  照片中两人都笑容如花,在照片的背景里果然有一个穿着印有‘小陈包子铺’五个字蓝上衣的男子。
  因为距离比较远,男子的脸已经虚化,看不太清面孔,只是他脑袋的角度似乎有问题,向左侧偏斜的比较明显。
  “楚红,认识这人嘛?”徐树林问道。

  “不认识,那天也没注意有这样一个人出现。”楚红非常确定的说。
  齐浩终于再一次看到了这张照片,并且看的很清楚。
  思索了下,齐浩忽然道:“我觉得这个男人可能有些先天不足,例如脑瘫这样的疾病,你们看他不单单是脑袋歪的角度夸张,而且腿部弯曲的也有问题。”
  “胡说八道,你只看一眼照片就能知道他是脑瘫患者?”
  楚红似乎有些激动,对着齐浩喊了一句,心中却是冷森森的。

  曲秋蝉有个弟弟就是脑瘫,好像也是在五谷县打工,楚红听她说过,却从未见过这人。
  “喂,你吃枪药了?这件事本来和我没关系,我只是提供一些自己想到的线索,你对我吼什么?”
  齐浩终于爆发,他可不是软柿子,在这边被当做嫌疑人扣押还要留指纹本来就郁闷。好心好意帮忙这丫头又凶巴巴的,偏偏她长得又与楚翘一样,性格却形成强烈反差,楚翘是外表温柔内心有主意,这小妞一看就是外表锋利内心柔弱,一对比后实在让人接受不了。
  崔宝山不了解情况,徐树林却认为齐浩是个人才,虽然案情还不明朗,但通过种种巧合已经有了一个思路,可不能让楚红给破坏了。
  正想上前说几句话,这时从“小陈包子铺”那边两名刑警走了出来,并且带出了一个人。
  此人身高差不多一米六的样子,有很明显的罗圈腿,手肘处略微弯曲,脑袋也是歪的,五官有些错位,一看就是脑瘫患者,属于病情比较轻的,最少他还能正常走路。他的下身穿的是蓝色牛仔裤,上身则是一件蓝色的布衫,布衫上印有“小陈包子铺”五个字。
  众人一看,立刻确定此人应该是楚红微信圈照片背景中的家伙,辨识度超高。
  那么他的出现也证实了齐浩的话可能是正确的。
  徐树林和崔宝山同时都很佩服齐浩,竟然能够从那么模糊的照片中看出端倪,这真的不容易。
  这对于齐浩来说其实没什么,毕竟他是一个很专业很有经验的超级灵医,记忆,视力,分析能力的完美结合促成了他在某些方面可以比别人更敏感。
  小北,天佑两名刑警带着那人走过来后,天佑开口说话。
  “徐队,他叫曲秋年,我们给包子铺店长夫妻做了笔录,曲秋年已经在这边做了半年多,平日里很老实,他虽然患有脑瘫却不影响行动,智商也没问题,一直做店里的外卖送货员工作,晚上的时候就住在店中的宿舍里守夜。”
  天佑说到此处与小北对望了一下,徐树林追问道:“发现了什么异常?”
  这次由小北开口道:“店长说在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前,他看到曲秋年好像扶着一个人出了门。店长不太敢确定,因为他看到的只是曲秋年出门的背影,似乎有个人被他抱在怀里......其实店长只是隐隐约约看到在曲秋年双腿间有一条腿和一个黑色高跟鞋。但不能确定这条腿是不是其他路人恰巧走过曲秋年身前时出现的。毕竟曲秋年抱着一个女人走路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店长认为自己眼花了。我们觉得有些疑点,所以把他叫出来。”

  徐树林点了点头,觉得事情越来越明朗。
  楚红已经确认,死者叫曲秋蝉。那么通过楚红的微信照片可以看出,曲秋蝉的弟弟最少是跟踪过他的姐姐,因为那一次楚红并不知道曲秋年在附近,只是通过照片才可以认定。
  曲秋蝉在偷了彩票之后来找她弟弟却离奇死亡,而且死亡地点就在曲秋年工作的包子铺门前,这当然不可能是巧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