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哪有,你才饥渴,你这个讨厌鬼!”
  “你这样口是心非的人,才是讨厌鬼。引魂派真是虚伪的门派,不提倡婚姻,不许弟子婚娶,根本泯灭人性。我们密言宗是可以和女人发生关系的,而且破身后也不会失去法力,还不影响生儿育女,这足以说明我们的法术,你们高几百个等级。”
  “能结婚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门派不收女弟子,搞性别歧视,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的封建。”
  “论封建,不你们,还得禁欲,一听够苦逼的。”
  “你这种人,一定没有女人看你吧!”
  “抱歉,我睡过的女人手指头数不过来。不是你们这帮小处男小处丨女丨能够想象的。”
  “吓?这么糜烂的生活作风,你有脸用这么骄傲的表情说出来?你脸皮这桌板还厚。”
  “总你没有脸皮要好。”
  “你这王八蛋!”
  “不如你这个小妖怪。”

  南宫兜铃咬牙切齿,几乎要扑过去咬断他颈动脉。
  “你们一见面吵架,是仇人吗?”戴泽星看得很愉快,“继续,继续。”
  南宫兜铃鼓起腮帮子,恨不得立即从厨房里抄起一把菜刀砍死司马长眠。
  这混蛋说话从来不留情面,一点也不懂的怜香惜玉,更不知道什么叫做婉转。

  无量干咳两声,“被你们这么一吵,我都忘记我说到哪儿了。”
  “说到你没有去追兜铃,而是留下来收拾遗体这里,然后呢?”戴泽星提醒,看来他是听故事听的最认真的一个。
  “等我把遗体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以后,再回到巷子里,已经见不到兜铃的身影了,她被抓走了,我无能为力,只能在心里祈祷,愿她吉人自有天相,能凭靠自己的力量和运气逃出来。我便回去,把断儿和安息法师的遗体妥善的保存在冰箱里。”
  “冰箱?”戴泽星反问。
  “我租了个房子,买了两台冰箱。”无量说:“钱对我来说,是小事。总之,我立即开始着手提炼新的月行丹。”
  “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戴泽星喃喃自语,他对炼金术仿佛很感兴趣。
  但南宫兜铃觉得他可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活跃气氛而已。
  依照戴泽星这种闷骚的性格,他对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是绝口不提的。
  无量说:“我花了一个月,终于提炼出了两枚月行丹,然后我用合理的方式解冻尸体……”
  “慢着,”南宫兜铃打断他,“什么叫做合理的方式?”
  “我把他们放进浴缸,每隔十分钟提升两度水温,逐渐解冻,不然,要是一口气解冻的话,我担心血管会快速膨胀,从而爆开,这样,复活后的肉体会非常的肿胀和丑陋,得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痊愈,不如在解冻的过程耐心点,尽量减少对肉体的损坏。”
  “哦……好复杂啊,解释了我也听不懂……你还是当我没问吧。”

  “炼金术确实玄门法术要讲究得多,很多步骤,都涉及医学原理。而你们,只需要凭借天赋,运输一下灵气,可发挥出力量,可炼金术不同,必须配合各种各样的知识,在细节不能出错,才能顺利实施。”
  “换我这么粗心的人,一定不是学炼金术的材料。”南宫兜铃感叹。
  戴泽星说:“你不是粗心,你是笨。”
  南宫兜铃顺手从果盘里抓了个苹果,硬塞进他嘴里,“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戴泽星无奈揉着腮帮子,嚼着苹果,不敢吱声的模样,果然是怕了南宫兜铃。
  无量又说:“那是我第一次使用月行丹,这个丹药在两百年前已经给我提炼出来过,但我一直没有机会用在人身做试验,当然,我也没用在动物身,总觉得用如此宝贵的丹药来复活一只动物会很浪费。因为没有做过试验,所以意外发生了。”
  无量阴沉着脸,接着说:“给断儿和安息法师解冻的肉体服下月行丹后,我等了足足十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反应。我实在焦急,便启动时空转移的法术,穿梭到地狱里去。”
  “带着肉身进入地狱?”南宫兜铃惊讶,“只有魂魄状态才能进入地狱吧。”
  “那倒未必,肉身也是可以进去的,炼金术可以达成这一点,遗憾的是,我只能进去地狱,却无法进入彼岸世界,因为彼岸世界的结界实在太过强大,无论神仙还是佛祖都进不去。我至今非常好,创造彼岸世界以及给彼岸世界设下结界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神仙和佛祖都没机会进去的地方,却意外的让南宫兜铃游历了一番,还安全脱身了。
  大家都安静的听着无量说下去:“我进入地狱之后,直接去了第七层的阴司处,我知道,如果要在地狱里找人,去阴司处找是最快的,那里存放着所有亡灵的资料。”
  “阴司处是怎么样的?难以想象。”南宫兜铃摸着下巴。
  “想去见识?”司马长眠说:“你自杀能下去了。”
  “开什么玩笑,我有那么傻吗?”

  司马长眠冷笑:“还有另一种方法,是成仙,像无量一样,即可畅行无阻的带着肉身下去。”
  “我对成仙没兴趣,你说漏了,其实还有第三种办法能够进入地狱,那是灵魂出窍,不过用的不是你的五鬼渡劫方术,你那二吊子的方术,即使可以灵魂出窍,可是出窍后的魂魄,必须得依附在其他物体身才能维持行动,根本不能让灵魂来去自如。”
  “二吊子?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引魂派连我们这样的二吊子都不过,对吧。”司马长眠讽刺。
  “你找死。动不动侮辱我的门派,你要人身攻击的话,冲着我一个人来,别拉我的门派下水,我可从来没有骂过你们密言宗吧?”

  “都是窝囊废,还不让人说了?”
  “你积点口德!小心折寿!”
  “你这么弱都能活到今天,我估计怎么也不会死在你的前头。”
  “气死我了!”南宫兜铃再也忍受不住,扑了过去,揪住司马长眠的衬衫衣领,“有本事打一架!”
  “我对弱者没兴趣,不和窝囊废交手。”

  南宫兜铃一拳挥了过去,司马长眠手法极快的反过来握住她手腕,瞪着她:“看在无量的份,我不会和你动手的,你打不过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谁说我打不过你!”南宫兜铃另一只手也挥了过来,司马长眠往椅背一靠,借着椅子腿旋转了一圈,突然松开她。
  南宫兜铃挥拳的力量顿时收不住,往前扑了个空,跌在木板地。
  她哎呦一声,扶着腰,转头看向司马长眠。

  司马长眠笑了一下,“不自量力。”
  这目无人的表情让南宫兜铃一下子火了,她爬起来,愤然离开餐厅,走出门口时还赌气的骂了一声,“和这种混蛋没法共处一室!”
  日期:2018-03-1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