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50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烟呛到的陈二狗忍不住笑骂道:“虎剩,你不能走回正途,正儿八经地让女人摘下有色眼镜看你?这个世界没多少独具慧眼的女人,有也未必能让我们这种升斗小民撞到,侥幸碰了也说不准是擦肩而过,你净整些剑走偏锋的旁门左道,不吃香的。”
  “不怕,连你都拿下小夭到了小圆满的境界,我估摸着也快渡劫飞升了,只要不是兵解成地仙行,乘龙乘鹤飞升都无所谓。”王虎剩绉绉酸溜溜玩笑道。

  “不跟你扯蛋,说件正事,有机会带你去趟我老家,你不是会看风水吗,帮我寻个风水宝地,我要给一人挪个地。”陈二狗眯起眼睛沉思道,似乎想要衣锦还乡。
  “你愿意,那个人肯吗?”王虎剩说了句极富深意的言语,脸再没有半点玩世不恭的浮躁。
  陈二狗陷入沉默的境地,似乎在考虑如何回答王虎剩这个一针便见了血的问题。
  “老一辈的心血,不能糟蹋,说句天大的实话,我也不敢帮你这个忙,太折寿。我这辈子阴损勾当做太多了,还想多积点阳德,总不能现世报或者下辈子立马投胎做了猪狗。”这一刻王虎剩仿佛出世的世外高人,竟带给人一种指点江山的气魄,只可惜一观摩他那张麻花脸和汉奸头,实在让人无法将伟岸与他联系在一起。

  陈二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内心有没有打消这个让王虎剩这种人都犯怵的念头,道:“不说这事,王解放这家伙身手怎么样?”
  “凑合,要放倒四五个壮汉没问题是了,都是不入流的把式和野路子,没办法,我那个瞎子师傅肚子里也那么点货,我做徒弟的更不能教给解放什么真才实学了,不过等有钱了我倒是想有机会让他深造一下,这粗人底子好,手快,长拳八极拳那类刚猛拳法适合他。二狗,你别看他一张做鸭子的脸蛋,身肌肉你还要结实得多,这种人抗击打能力没得说,一流,不是动刀子动枪,一般人让他打都是自己手疼。”

  王虎剩笑道,虽然在王解放面前从不给好脸色看,但在陈二狗这里还是不吝啬夸奖的,毕竟王解放这熊人肯为了他这个表哥千里迢迢杀来海跟人算一句话的账,甚至连那倒霉蛋的老婆女儿一起推dao后还不忘盗窃,阴险手段不是一般的令人发指。王虎剩点燃第二根烟,也给陈二狗点,“对了,你接下来要忙学业,鹰的事情你包在我和解放身,养鹰对猎户出身的他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其实林雕气胸这类都不错,能适应南方的天气,玩起来也松子这种小玩意来得犀利,否则玩着玩着被喜鹊这种畜生抓瞎了眼成笑话了。”

  “那交给他。”陈二狗本来正愁这事,有人帮手顶是最好。
  “小夭以后怎么办?”王虎剩毫无征兆冒出一句,望着楼下忙碌的小夭。
  “走一步算一步,起码今天而言,带她去张家寨做媳妇是很拉风的事情,这算不算光耀门楣?”陈二狗自嘲道。
  “小夭,小妖。”
  王虎剩摇晃着脑袋,笑道:“如果瞎子没忽悠我,论起辈分来我还是天师教这一脉的外门子弟,不少在国道教协会德高望重的老道士都得喊我声师弟。不过我对小夭不感兴趣,懒得降伏,也降伏不了,在我看来还是屁股大的妞有味道,摸起来舒服,还能生带把的娃。我估摸你以后糟蹋的妞不会少,真正在乎的也肯定不会多,但这个小夭别轻易放弃,她有旺夫相,信不信由你。”
  陈二狗笑了笑,以后的事情谁知道。
  王虎剩突然笑容猥琐起来,道:“其实那个张兮兮我也只能远观,八成亵玩不到,你要有那个本事,帮我打一炮,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回来后跟我描述一下战况成。看小夭那滋润的妩媚样子,我知道你那方面本事不小,啥时候把张兮兮给霸王硬弓了,我喊你声大爷。”
  接下来一个星期小夭晚帮着陈二狗制定海各所大学的强项学科列表,白天则陪着他课,从枯燥乏味的《微积分》到英版的《宏观经济学》,再到照本宣科的《*理论》,以及导师操一口湖南话的《大学英语》,加选修十几门课程陈二狗挨个体验了一遍,其有几个妙趣横生的小插曲。
  一个是在《逻辑学》某斯眼镜男扮演了一回学识渊博舌战群儒的角色,一堂45分钟的课他一个人发言用去30分钟,口才一流,旁征博引,让那位年妇女的老师都不忍打断,颇有指点江山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把头一次听到排律契合法以及换质位法这类逻辑术语的陈二狗听得一愣一愣,大为拜服,整个大教室近百号人都一惊一乍晕晕乎乎,唯独眼镜男********想要打动的小夭无动于衷,忙着跟陈二狗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让陈二狗着实替那个眼镜男感到尴尬,有心栽花花是不开,无奈啊无奈,陈二狗估计那一下课喝了一整瓶矿泉水的眼镜男内心开始跳脚骂娘了。

  再是陈二狗和小夭在学校食堂排队买饭,刚好碰到难得在学校吃饭的黄宇卿,这家伙非但没恼羞成怒,反而一见到陈二狗便黏来称兄道弟,见到小夭喊嫂子,这使得食堂不少朝陈二狗翻白眼的牲口大吃一惊,而几个常去SD酒吧蹦迪玩桌球的痞子则踩着拖鞋屁颠屁颠跑到陈二狗跟前,喊了声狗哥,忙着替陈二狗刷卡付钱,这下子食堂几百号人立即对穿着双布鞋的土包子刮目相看,心道原来这农民是个深谙扮猪吃老虎的隐藏高人,被黄宇卿喊了声嫂子的小夭小心肝扑腾扑腾,俏脸通红,紧紧环住陈二狗的手臂,明眼人一看知道她已经彻底沦陷,这个阶段的妞,某些事情一旦真要钻牛角尖,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得知一间不到十五平米的小房子塞进去四个大男人,小夭强烈暗示陈二狗搬出来跟她一起住,陈二狗脸皮是厚,可还没厚到要跟两个水灵女孩睡一套公寓的地步,再说那么好的房子他住着也不踏实,总觉着一大堆废旧报纸书刊要真一股脑儿搬到小夭房间,算她不介意,陈二狗也看着碍眼,太不协调,小夭的房间太过精致而清雅,不是从四川带来的蜀锦《清明河图》,是从琉璃工坊搬来的大尊琉璃观音,让俗人一个的陈二狗每次引诱小妮子做完那下流勾当后都特自惭形秽。

  陈二狗每次在大学教室看到那一排排趴在桌子睡觉或者看杂志的所谓大学生很想笑,且不管这是不是一所海不入流野鸡大学,只要随便拉一个不进的牲口到他们张家寨,保管村子里最水灵的闺女立马倒贴去。
  大学生,陈二狗对这个原本充满神圣感的称呼是越来越不不当回事了,他等着下个星期去复旦等几所大学感受下名校风范,只想安心求学,打下基础,拿个货真价实的证给娘和富贵瞧一瞧摸一摸。
  晚小夭跟SD酒吧请了假,因为张兮兮生日,要去市区一大酒吧开生日聚会,本来小夭非要拉陈二狗,但张兮兮放话要是敢带陈二狗那杀千刀的贱人跟她绝交,无奈之下小夭只好单独前往。
  本不想凑那个热闹的陈二狗来到二楼桌球室,王解放在这工作,换一身制服后愈发得风liu倜傥,既有东北汉子的魁梧身板和阳刚作风,也有南方人的阴柔气息,而且这么个看似不善言辞的家伙是做过刨坟勾当玩过母女三飞的渣,表面人畜无害,其实内里不知道吞了多少人骨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