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15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惩戒?”我好奇地瞪大了双眼。
  谢必安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一拳罢了,以后你少招惹那两个怨魂,前两日我查了一下,你可还记得上次追你们的那个怪物和那个跳楼的人。”
  “嗯!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对母子怨魂的母亲乃是身怀六甲时被男人狠心抛弃的,而那个男人就是前日里跳楼死的那个男人,至于上次追你们的那个怪物则是给那女鬼堕胎的黑诊所医生!”谢必安用平淡的声音述说着,听在我耳朵里却仿佛惊雷一般。
  “原来刘教授就是那个抛弃那女鬼的负心男人!”这样一切就都说的通了,晷斌全所说的怨魂一般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也是成立的。

  我这才明白了前因后果,原来这女鬼所杀害的人都是有因果在的,不过不论她如何凄惨,她也不能想着夺舍周小琴。
  “那现在她还在打着周小琴的算盘吗?”我紧张地问谢必安。
  谢必安却是答非所问:“我身为无常,必须维护阎罗殿的规矩,所以我不能出手,但是人间却有专门负责降妖除魔,能我们所不能的修道之人,必如说这个道士。”
  他指了指床上的晷斌全,随即又有些嫌弃地说:“就是道行差了点。”

  “所以你大可不必多管闲事,这些妖魔鬼怪自然又专司其职的人去处理……”
  “可是,小琴怎么办?我不能对她也置之不理吧!”我有些生气,谢必安怎么能说出这种话,背过脸去不理他。
  谢必安颇有些头疼地扶额:“为夫也是担心夫人有什么不测,这才希望夫人能够置身于事外……”
  我回过头看见谢必安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我,心头一软,语气也放缓了许多:“小琴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救她!”

  或许是我坚定的眼神打动了他,他竟然点头答应我,但是他又举起手严肃地说道:“既如此,为夫需与你约法三章!”
  我很头疼他这种自作多情,喜欢管着我的样子,却又没办法反抗,只好坐在床上,看他能说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
  “第一条,一切以自身安全为重;其二……”
  谢必安所谓的约法三章总的来说就是要我一定注意安全,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虽然很烦人,但是我还是很受用,他的关心让我心情愉悦的很。
  这时隔壁铺上传来一声嘤咛,是周小琴醒了!我急忙推了推谢必安,示意他赶紧走,省得周小琴醒来又要问东问西地八卦个不停,谢必安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在笑话我。
  “蔻儿,你在哪里?”周小琴一睁眼就开始呼唤我的名字,我立马转过头,应了她一声,再回头却发现谢必安已经不见了人影,我的心不知为何变得空落落的。
  “蔻儿,我们怎么回来的?蔻儿!蔻儿!”周小琴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失神的我,我终于恍过神来。
  “哎,我在,我在。”眼神却飘忽不定,看着床头还留有余温的保温碗~
  “蔻儿你没事吧?呀!晷道长怎么在我床上?”周小琴看着呆呆望着门口的我,想要下床过来看看我,没看见身旁的晷斌全,一屁股坐在了他身上!
  “噢!”晷斌全被周小琴坐在了伤口上,眉毛都紧皱在了一起,表情很痛苦。
  周小琴见状立马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从晷斌全身上下去,没想到晷斌全却突然挣扎着爬了起来,和周小琴撞了个满怀,两人大眼瞪着小眼,气氛一时间尴尬到了极点。
  “哈哈哈,贵宾犬你这小子还挺能来事啊。”我有许多话想和晷斌全商量,听见他醒过来,驱散心中一丝微弱的失落感,转过头却不想看见了他们两个人搂在了一起。

  周小琴慌乱的很,软糯糯的耳垂也变得通红。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呼,没事,小伤而已,那个,你要不要先下去,蔻儿小姐在一旁看笑话……”晷斌全苦笑着摇头,眼神却不断偷摸着看向我。
  周小琴登时脸红的跟个猴屁股,剜了我一眼:“我……我这就下去!都怪蔻儿,也不早和我说!”
  我无辜的眼神,并没有起到作用,周小琴从晷斌全身上翻下床,仍旧瞪着我,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蔻儿小姐,昨夜我们是如何脱身的?”晷斌全打断了尴尬的场面,起身边整理道袍边问到。
  晷斌全的问题如救命稻草一般,我急忙越过周小琴凶狠的眼神向晷斌全解释道:“是我们动静闹得太大了,楼下那两个看守找了上来,那两个怨魂就跑了。”

  “那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在丨警丨察局吗?”周小琴也被好奇心击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啊!这个……我当时看怨魂一走,就立马带着你们躲了起来,那两个看守没发现我们就走了,所以咱们现在才能在这里好好说话。”我一边说着,一边给晷斌全打眼色示意他有什么话我们两个再说,我知道他一定不会相信我这拙劣的措辞,但是为了周小琴少担负一些,我不得不对她说谎。
  晷斌全倒是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接茬道:“那真是幸亏蔻儿小姐机敏了。”
  周小琴倒是没有多想,反而是心有余悸地看着我:“昨天真是太惊险了,我都晕倒了,什么都看不见还好,蔻儿你一个人面对那两个怨魂一定害怕极了。”
  我看着周小琴担心我的眼神,心里对欺骗她有些愧疚,但是谢必安的存在,尽量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不想她再为我担惊受怕。
  “好了,我没关系的,今天是周末也不用上课,你再休息休息,我出去给你们买点吃的。”言罢也不等周小琴再说话,向晷斌全打了个眼色,就径直走了出去。
  刺眼的阳光,让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最近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事情了,我的人生不再沿着正规前进,而是偏向了一条我也不知道目的地的线路,我不知道前方还有什么风雨在等待着,也不知道风雨过后是否会出现彩虹,但是既然我决定了一条路走到底,我就不会放弃。

  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不少行人来来往往,热闹的气氛冲散了我郁闷的心情,这时有一只手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蔻儿小姐!”
  我回过头正是晷斌全,也就他一个人会这么喊我。
  “小琴呢?”
  晷斌全行了个道礼:“蔻儿小姐放心,贫道为周小姐念了一段静心咒,想来她现在正睡得香甜。”
  “嗯,小琴最近承受了太多不该她承担的事情,昨天我还差点害了她。”我点了点头,不再多说,我知道晷斌全有许多问题向我问我。
  晷斌全摇了摇头:“蔻儿小姐也是为了能够剪除那想要伤害周小姐的怨魂,何谈害了周小姐,不过让贫道不解的是昨夜我们是如何脱身的,蔻儿小姐可不要再说是那两个看守的功劳。”

  我苦笑这点了点头:“你也知道的,我和一个无常鬼成了亲,昨夜便是他出来赶走了那两个怨魂,不过他的身份限制他不能主动出手收了怨魂。”
  “这我倒是略有所闻,无常是不能主动收走怨魂的,除非怨魂自愿转世,这才有了我们这一派,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