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11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必安无奈地摇了摇头:“阴间的鬼差是不可以主动出手勾走怨魂的,本来是因为阎王可怜有些怨魂在世间有冤情未了,所以定下的规矩,没想到被一些怨魂利用起来为非作歹。”
  “你不是无常嘛!在地狱这个部门里也是个高管了,怎么这点权利都没有?”虽然我知道他的确是无能为力,可出于对周小琴的担心,和不自觉对谢必安开始产生的依赖感让她有些烦躁。
  谢必安也不生气,他似乎很喜欢我和他之间的相处方式,低下头缓缓靠近我,嘴角上扬:“虽然我没办法主动出手解决掉他们,但是我会护你周全的。”我看着眼前霸道帅气的男人,心如小鹿乱撞:“这难道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最近尽量少出门,如果有情况就摸着这个狼牙吊坠,心里面想着我,我自然就会出现了。”谢必安伸出手从我的衣领里拉出吊坠,摆在我面前认真地说到。
  我愣了楞,刚想接着向他问出许多问题,一晃神,我就回到了宿舍门口。
  “这个技能还真是方便的很。”翻了个白眼,我急忙打开门,一进门就看见周小琴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睡得倒还是算安详。
  舒了一口气:“这个谢必安办事还是挺靠谱的。”心里对他的好感再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噫,蔻儿你回来了。”周小琴应该是被我走动的声音吵醒了,等她恍然时,我已经洗漱好准备上床了,却看见她埋着头坐在床上无声的抽泣着。
  “小琴,你别有心理压力了,这都不是你的错,你也是因为被恶鬼附了身才会失控的……”我试图安慰周小琴,可她还是抽抽搭搭的。
  “蔻儿,你别说了,不管怎么样,那个人都是我亲自杀死的,我还是杀人了!”周小琴披散着头发,眼睛已经哭的红肿了,我想开口安慰她,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叹了一口气,和衣躺下:“今天晚上怕是一个不眠夜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圆月,心中思虑万千,周小琴还在自己的床上低声抽泣着,久久不能平复,我何尝不是呢,自从和谢必安结下姻缘以后,我就开始遇见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和事情,要不为什么我从前没遇到过。
  就在我在床上纠结于自己和谢必安的关系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警笛传来,仔细一听,竟然就在宿舍楼附近,我急忙起身,看了一眼周小琴,正好与之对视,她神色有些慌张。
  “蔻儿,他……他们是来捉我的吗?”
  我和周小琴从床上起来,打开门走到走廊上向警笛声的方向看去,过道上还有不少其他宿舍的人,大家都好奇地看着不远处红蓝交错的警笛。
  “这是怎么了,大半夜了出什么事了。”
  “管他呢,反正找不到我们头上来,睡觉,睡觉。”
  很多人都是睡到一半被吵醒的,见看不到热闹了,也就渐渐散去了,最后只有我和周小琴还站在走廊上,周小琴还是有些后怕。
  “蔻儿,这些丨警丨察和我没关系吧?”
  “放心,他们应该不是找你的,我们回去睡觉吧,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轻轻拍了怕周小琴,试图让她平复内心的恐惧。
  我的安慰似乎起了作用,周小琴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进来宿舍,我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背影,不禁为她心痛,有了这些天的经历她的人生就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了,苦笑摇头:“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谢必安……”我进了宿舍,关上门,背靠在门上眼神有些迷离,脑海里还在想着他。
  “蔻儿,起床了,起床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脑袋里乱的跟浆糊似的,揉了揉眼睛,看见周小琴在我床边叫我。
  “起床了,今天是刘教授的课,迟到了下场可是很惨的……”周小琴看上去很正常的样子,除了厚重的眼袋以外,完全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小琴你没事吧?”我撑着床坐了起来,双手扶着周小琴的双肩,有些紧张地看着她。
  周小琴笑着摇了摇头:“你放心吧,我已经想明白了,你赶紧收拾一下一起去上课了。”
  “噢……好。”尽管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周小琴既然说她没关系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洗漱后,和周小琴一起去上课。
  早晨清爽的风,让人心情愉悦,忘掉了许多烦恼,我们上课的地方离宿舍楼很远,路上有许多起早的人在跑步,一想到今天上课的刘教授,就让人头疼得很,三十来岁的男人,还有个老婆,却是整天盯着我们这些小姑娘看,一副老色狼的样子。
  走到了教学楼,却发现整个教学楼都被警戒线包围起来了,还有几个丨警丨察在维护秩序,附近很多学生都驻足围观。
  “听说那个整天*的刘教授昨儿个夜里跳楼了,所以丨警丨察过来调查取证。”

  “嘿,我知道,听说是因为考评的时候想要对一个女生动手动脚被校长抓了个正着,校长打算开除他,他就想不开了呗。”
  “不对,不对,听说啊是和一个女生出去鬼混被他老婆抓到了……”
  学生们围在警戒线外面,三两成群的八卦着,我和周小琴也站在一旁观望着。
  “得了,今天看来是不用上课,话说这刘教授那么厚脸皮个人怎么会自杀呢?”周小琴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好啦,小琴,死者为大,还是不要乱嚼舌根了,不用上课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再休息一下了,昨天都没睡好。”我拉了拉周小琴,带着她离开了教学楼。
  一路上周小琴一直回头看着那栋教学楼,我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只是因为身边熟悉的人突然离开人世,让我的心情有些沉重。
  回了宿舍,却发现有一个男人在楼下张望着,我们走近一看,原来是个老熟人。
  “嘿,贵宾犬,你在这干什么呢?”我靠近他,跳起来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呼,吓我一跳!”晷斌全转过身,看见我们很是高兴。
  “贫道,这两日来,一直在寻找上次那个女鬼的下落,试图彻底解决这个祸害。”

  “那你消灭掉她咯!”不知道为什么周小琴对这些个江湖术士很有好感,一脸崇拜地看着晷斌全。
  “额,这倒是还没有。”晷斌全有些尴尬,不过随即又正色道:“虽然贫道还没有除去这个祸害,但是贫道已经寻见了这个怨魂的下落和出身。”
  晷斌全说的头头是道的,周小琴在一旁一直用一种崇拜爱慕的眼神看着晷斌全,让他颇有些洋洋得意的感觉,他高高仰起头:“说来这女鬼也是一个可怜人,身怀六甲时被丈夫抛弃,进了一个黑诊所堕胎,到头来却是一尸两命。”
  “啊!这么可怜吗?”周小琴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子,对这些人间惨案总是抱着同情的眼光,却忘了自己是受害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即便这样她也不应该缠着你!”我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周小琴的头。
  周小琴只是笑了笑,没有在说什么,只是依旧看着晷斌全,让我很无奈。

  “蔻儿小姐言之有理,无论她是何等冤屈,都不应该伤害他人。”晷斌全难得站在我这一边,我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