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8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晷斌全背着手走进来,看了一圈这才道:“那邪物行事谨慎,屋子里连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他说着,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笑看着周小琴道:“周小姐,我有些话想要跟你同学谈一谈,不知道放不方便?”
  周小琴一向都很崇拜那些搞迷信的道士,在加上晷斌全这家伙喜欢装逼,单纯的周小琴立马就成了晷斌全的小迷妹。
  所以晷斌全一开口,周小琴连连道:“方便,方便,当然方便!”说完朝着我一挥手,留下一句“你们慢慢谈,我马上就出去”就消失在了门后。
  这家伙……

  我颇感无奈的抚了抚额,看向晷斌全道:“有什么话,直说就好了,干嘛把小琴支开?”
  “贫道看得出来,你不想让你的朋友知道,你已经跟鬼结成阴亲的事,所以才多此一举,暂时支开了你的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结了阴亲?”我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晷斌全却是笑着道,“我虽然帮不了你,但这点事情还是知晓的。”
  听他这么说,我当即就蔫儿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事已经无力回天了?”
  晷斌全点头,“你结阴亲的对象,在地府应该还是有些地位吧?否则,我的符不可能没用!”
  经他这么一说,我是彻底绝望了。虽然谢必安这两天没来找我,但我的心可没有一刻不是忐忑不安的啊!
  忽的,晷斌全笑着对我道:“其实,跟地府结成阴亲也没什么不好。只是你本身体质特殊,在加上跟鬼结合,你已经完全变成了极阴之体。以后,你恐怕日日都会被鬼缠住了。”
  “What?纳尼?贵宾犬,你确定你没跟我开玩笑?”
  我整个人都跳脚了,跟鬼结婚也就算了,怎么还因此摊上事儿了呢?
  要是我天天被鬼缠,那我还有命活吗?

  想到我即将要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我就十分悲催的长叹了一口气。
  “你也不用悲观,那位大人既然选你做了鬼夫人,肯定会护你周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抓住那个害周小姐的邪物。”
  我忙点了点头,“对,小琴的事情要紧。我的事情,以后再说!”
  晷斌全又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然后又走过来,让我把我所知道的关于那只女鬼的事都告诉他。

  为了周小琴的安危,我把那女鬼的样貌,她如何上周小琴的身,以及她当时说的话,都告诉了晷斌全。
  晷斌全听完之后,沉默了一阵子。大概过了五分钟他看着我道:“我们先出去找周小姐,今晚你们也别回寝室了。我们就在你学校的公园里守那只鬼。”
  “在我们学校的公园里?你确定吗?那鬼,会来?”
  晷斌全却是自信一笑:“相信我,它一定会来的。”
  对于晷斌全的这份自信,我只是半信半疑,不过我已经打算好了,等会我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周小琴,一旦她发生危险,我就开始大喊。
  那鬼不敢明目张胆的害人,只要人一多,她自己就跑了。
  找到周小琴后,晷斌全就要了几根周小琴的头发。他把头发绑在木头人上,顺带还在木头人的脑门上贴了一张符。
  按他的话说,这是给周小琴做的替身。
  那鬼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害周小琴,一定会中计的。
  晚上十一点,等学生都回了寝室,我们三个便埋伏在了公园里的小长凳后面。
  “这里有两张符,你们俩一人一张,小心拿好,千万别丢了啊!”晷斌全将符纸地在我跟周小琴手里,又不放心的交代了一遍。
  “这符,有什么用啊?”我紧紧地捏着符,忍不住问道。
  “它能暂时屏蔽掉我们的气息,这样一来,邪物也发现不了我们。”
  听晷斌全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
  这时,周小琴突然拉住我的手,有些紧张的道:“蔻儿,我有些怕!”

  我紧了紧她的手,我笑着到:“没事,我会陪着你。”
  周小琴感动的一点头,“谢谢你,蔻儿!”
  我笑着敲了下她的脑袋,“我们之间,谈什么谢!好了,我们先别说话,守在这里看着吧!”
  我们仨在长椅后面等到了凌晨一点,就在我要质疑晷斌全的方法时,一阵阴凉的风突然刮了过来。
  抬眼看过去,我竟然看到木头小人凭空的飘了起来。晷斌全激动地道,“终于上钩了!”说着,就捏着桃木剑冲了出去。
  “小琴,我们在一边看着,先别出去,等贵宾犬收拾完了那女鬼再出去哈。”

  我说着,握了握手,却感觉手心里空空,什么都没有。
  “小琴?”
  我皱着眉头偏过头,这一看,我脸色大变,惊叫着从长椅后面跳了起来。
  周小琴凭空在我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我惊慌失措的冲着那边晷斌全大喊道,“贵宾犬,快过来啊,出大事了!”
  此时,晷斌全正跟木头小人较劲,根本就没空理会我。
  我急得不行,冲着他又喊了一句,可那条贵宾犬的回答却让我急得跳脚!
  只听到他头也不回的道:“别急,我还有最后一句咒语,这咒语结束之后,我就能超度她‘回老家’了!”
  “回你妹的老家啊,你快过来,小琴她不见了!”

  晷斌全的动作突然停住,他猛地回头,却是双目严肃的盯着我道:“什么不见了?”
  “小琴不见了,我们中计了!”
  我急得直跺脚,忽的,我看到那个被符纸裹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小木人突然颤了颤,下一瞬,那小木人竟然径直的朝着晷斌全的脑门上击了过去。
  “小心!”
  我忙对着晷斌全大喊一声,可那家伙,还“啊”了一声,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小木人给击中了脑袋。
  晷斌全的身子晃了晃,差点就摔倒在地上了。我赶忙跑过去,却发现晷斌全的后脑勺上全是血。
  “贵宾犬,你脑袋流血了?”
  我捂着嘴巴,惊讶的道。可晷斌全完全不在意这个,他摸了下后脑上,当即脸色大变,“糟了,周小姐有危险!”

  “到底怎么回事?”
  我被他的话给吓着了,晷斌全则是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
  “早知道就不用这种方法了,我们上当了。那邪物不但用计弄走了周小姐,还将我身上的血给取走了些,现在的她,足以驱使方圆百里的鬼魂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目光瞬间涣散,却又立马恢复了正常。
  “不行,我得去找小琴,我一定不能让她出事!”

  晷斌全也赶忙道,“好,我们分头去找。发现情况千万不要贸然行动,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找了个方向就往前跑。我一边跑,一边找,一边叫着周小琴的名字。
  可我喉咙都喊哑了,还是没有得到回应。最后跑到教学楼,我发现教学楼里有情况。
  二楼过道的声控灯,一闪一闪的,一会儿亮一会儿暗,看起来好不诡异。

  我猛地吞了吞口水,觉得周小琴极有可能被那女鬼弄到那儿去了。
  毕竟这地方人少,不会有人打扰她的行动。我一咬牙,也不管这个想法行不行得通,抬起脚就往前面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