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立马就把贾雨娇给激怒了,黑寡妇放下酒杯,一个虎扑便骑在了他的身上,又捶又掐,就差上嘴咬了。
  今天她依然还是一身黑色的打扮,上身针织衬衫,下身包臀阔腿裤,干练中不失性感,两条不输超模的大长腿加上小磨盘一样的满月,让萧晋都不知道是该说痛还是该喊爽了。
  “死猴子!不过是奖励一个小姐而已,用得着你亲自上阵还跑到这里来吗?”
  打累了,贾雨娇也不起来,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凶巴巴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家里的周沛芹、还有那个山外面的姘头赵彩云、苏巧沁,就算比不了这里的姑娘知情识趣,但也是韵味十足,我见犹怜,怎么就还满足不了你?你……”
  “还有你。”萧晋突然开口打断她。

  “什么?”
  “你只说了沛芹、彩云和巧沁,怎么不提最让我心心念的姐姐你呢?”
  贾雨娇愤怒的表情瞬间融化,躲开他灼灼的目光,想要起身,腰肢却被紧紧的箍住了。
  “臭猴子,你别得寸进尺。”她板起脸威胁道。
  萧晋看着她微笑:“我什么都不做,咱们就这么说会儿话。快一个月没见了,姐姐你这些天过的怎么样,开心吗?”

  这世界上绝没有不想要和自己钟意对象身体接触的人,不管是牵手、拥抱还是接吻,都属于情感表达的范畴,跟情yu无关。
  贾雨娇喜欢萧晋,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只是她的骄傲不允许自己百分百的付出却只能获得几分之一的回报,因此,她在渴望着与萧晋亲近的同时,也保持着冷静和清醒,把双方的距离限定在近乎于恋人、但绝不越雷池一步的奇怪范围之内。
  拥抱是她能够接受的,所以,鉴于萧晋在承诺方面的操守,她没有坚持要起来,反而还将下巴搁在了他的肩头,并将力气散去,就那么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放在了他的怀抱。
  感受到她的疲惫,萧晋心里那点儿吃豆腐的得意立刻就变成了怜惜,轻抚着她的后背问:“遇到难事了?”
  贾雨娇轻轻摇了下头,然后沉默良久才开口:“没有,只是忽然不知道自己每天都那么忙碌是为了什么了。在以前,管理和震慑下面那群桀骜不驯的家伙只会让我兴奋,但现在我却只觉得麻烦和无聊。
  前几天,我手下的一个小头目全家烧炭自杀了。他从十几岁起就在我义父的走私产业里混,二十多年下来,已经跟这行完全分割不开了,而我下手洗白的第一项产业就是走私。
  原本用来做幌子的运输公司变成了真正的物流公司,原本用来洗钱的茶叶店也关了门,很多人没了生活来源,能解决的我都会解决,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当年跟着我义父的老人寒心。
  其中当然有不甘心的人,那个小头目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闹了几次,让我不得不出手镇压。
  或许是那个时候我的手段太过暴烈,所以当他偷偷运进龙朔的一批药丸被我给截下后,竟然吓得带着老婆孩子一起自杀了。
  你知道么?我原本是打算看在他是我义父手下老人的份上放他一马的。”
  萧晋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进了后脖领,轻抚贾雨娇后背的动作就变成了温柔的拥抱。
  “除了正当生意之外,义父留下的江湖产业已经彻底洗白了差不多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里没有一根是好啃的骨头。”贾雨娇继续说道,“改革必然会伴随阵痛,这个道理我明白,也有心理准备,可是……小猴子,你能告诉我,我这是怎么了吗?
  混了这么多年的江湖,我虽不敢说已经看淡了生死,但死亡于我而言并不陌生,为什么那个小头目的死会让我这么难受?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萧晋回答的毫不犹豫且斩钉截铁。
  “那为什么?”贾雨娇抬起头,泪流满面的望着他,“为什么我一心想要给他们一个富足且安定的生活,而他们却要用死亡来回报我呢?”

  听贾雨娇居然问出了这么天真的问题,萧晋就知道她现在的心已经彻底乱了。
  手指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他耐心的柔声回答说:“雨娇姐,你真的没有任何错,只是把那些人想的太正常了。
  江湖从来都是一个热血与污秽并存的地方,刚刚进去的人或许是为了心中那快意人生的梦想,但过不了多久,所有的一切就都会被现实击败,沦为一个个眼里只有金钱和利益的行尸走肉。
  这是江湖里有太多不劳而获的特质所决定的。他们已经习惯了只需要冒点险就可以一本万利的生活,你让他们规规矩矩的做生意,老老实实的遵循有赚有赔的游戏规则,就像是给野兽套上枷锁一样,哪怕明知道这样可以衣食无忧,也绝不会轻易就心甘情愿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此时此刻的黑寡妇哪里还有一点江湖大佬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正在对未来产生迷茫和恐惧的青春少女。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萧晋笑着道,“说句不好听的,元老虽然值得让人尊敬,但他不光彩的身份却是你身上的原罪,不忍痛割舍掉黑暗的那一部分,你永远都无法昂首挺胸的站在阳光之下。
  所以,元老江湖产业的洗白程序非但不能停止,还要加快速度和力度的继续进行下去。

  我亲爱的娇姐姐,这个时候,你最要不得的就是敏感和软弱,那些所谓的江湖人士就是一条条的野狗,当你强大时,他们会乖乖的匍匐在你的脚下,一旦你表露出疲惫和懈怠,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向你发起攻击,并将你撕成碎片。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可以把这件事情交给我,你就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站在岸边做你的女强人贾董,不管那些人是貌似恭顺还是无法无天,小猴子都保证把他们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好不好?”
  贾雨娇闻言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低头就吻在了他的唇上,而且很用力,似乎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可惜,正当他以为是这样、想要进一步索取的时候,那双带着些微眼泪咸涩味道的香唇却离开了。
  重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贾雨娇说:“谢谢你,小猴子。”
  萧晋意犹未尽的咂吧咂吧嘴,“那啥,你就不能谢的有诚意一点吗?”
  贾雨娇轻笑了一声,又问:“如果我真把事情交给了你,你打算怎么做?”
  想了想,萧晋说:“我会先看,找出其中无法改变只能舍弃的产业,然后折价把它们卖给那些同样无法改变只能舍弃的人,把这一部分从我们的身体上彻底分割开来。
  至于剩下的能够改变的就好办了,只要笼络好它们的大佬,那些大佬自然会替我把不稳定的因素给剔除掉。”
  贾雨娇微微蹙起眉:“后者我懂,而且也是我一直在使用的方法,只是你前面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废弃,而是卖掉?难道你不知道那在将来都会变成隐患的吗?”
  日期:2018-03-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