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因缘人》
第1节

作者: Gerui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摊上大事了!!
  九天前,我在乡下的山上采蘑菇时。无意间挖开了一个小土包,哪知道里面埋的竟然是个骨灰坛。
  看到骨灰坛那刻我就吓傻了,七慌八乱的又将骨灰坛给埋了回去。对着土坟包连拜了好几下,我才慌慌张张的跑了回去。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当晚就出事了。

  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身上压了个重物。等我睁开眼一看,一条猩红的舌头正搭在我的脸上。
  那舌头又长又细,湿湿滑滑,冰冰凉凉。
  这大半夜的,脸上突然跑出来一条舌头,是个人都会被吓倒。
  我没敢用手去碰,抬手就去开床头灯,却惊奇的发现灯也开不开了。
  忽的,那条舌头不见了。
  然后我看到漆黑无光的卧室里,有两颗放着绿光的眼珠子在半空中飞来飞去。
  当时的我双眼一翻就要晕过去,就在那一瞬间,屋里凭空起了一阵风。
  这风冷得骇人,我一个哆嗦,意识瞬间清醒。
  紧接着一道凄凄远远的声音在我屋里飘啊飘,这声音有点像恐怖片里面叫魂儿的声音,我当时就膀胱一涨,差点没尿出来。
  一想到后面的事情,我就后悔得想哭。
  那个声音说我挖了它的坟,还揭了它的骨灰坛盖子,所以要我赔偿它。我当时还以为自己有机会,就天真的问他要什么赔偿。
  鬼知道,那家伙竟然要我当他的夫人……
  早知道会这样,我当时就不去揭那个骨灰坛子的盖了。在揭开盖子之前,我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就是骨灰坛啊。
  所以还顺手往坛子里面掏了一掏,结果掏出了一把白灰……
  一想到我当时干的蠢事儿,我就想狠狠的扇自己两巴掌。
  那晚,鬼对我进行了一番精神折磨之后,留下了一个狼牙吊坠,临走前留下一句话,说是十天后来娶我。
  经过它这么一折腾,我几乎是睁着眼睛熬到了天亮。起床后,我早饭都顾不得吃,就匆匆赶车去了另一个城市的学校……

  我叫豆蔻儿,是刚入校的大一新生,因为这件事我都没敢给家里打电话。
  在学校里安安稳稳的呆了九天,本来以为那只鬼已经忘了我,可谁知道我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那枚吊坠竟然躺在我的枕头下。
  我整个人都恍惚了,我清楚的记得,离开老家那天我就将吊坠扔下了火车啊。
  它怎么会凭空出现在我床上?

  难道我真的逃脱不了吗?如果那只鬼来了,我该怎么办?
  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我的心越来越慌。盯着床上那块如同烫手山芋的吊坠,我真恨不能把那玩意儿给砸了。
  但我不敢,这吊坠突然出现,绝对是那只鬼的手段!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焦急的在寝室里面走来走去,最后我想到了刚交的男朋友孟庆。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是我唯一的男性朋友。所以我略加思索,就抓起床上的吊坠冲了出去。
  孟庆在校外租了房子,在去他出租屋之前,我给他打了个电话。等我到他小区楼下,他就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蔻儿,你怎么来了?”他一看到我,就笑着跑过来。

  虽然他是笑着的,但他却脸色苍白,眼睛里还有一丝慌乱。
  “我找你有点事儿,对了孟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不……是啊是啊,我有些小感冒,刚刚在床上躺着呢!这不你打电话说要来,我就马不停蹄的从房间里面冲出来了嘛。”
  孟庆一边说着,一边整理没穿好的衣服。
  我心里想着那只鬼的事情,就没多问其他的,便让孟庆带我上楼。
  孟庆说帮我倒水,就进了屋,我坐在沙发上纠结该怎么跟孟他说这件事。孟庆不相信鬼神一说,更别提鬼要跟我结婚这种离谱的事情了。
  等了好一会儿,孟庆还没出来。我有些纳闷,站起来朝着孟庆的卧室走去。
  “孟庆,你在干什么?”
  我刚进卧室,就看到孟庆慌慌张张的藏些什么东西。他看到我进来,便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才走过来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我屋子太乱了,所以简单的收拾了下。蔻儿,你怎么进来了?”孟庆说着,就将放在一边的水杯递到我手中。
  我闷闷不乐的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就还给了孟庆。
  孟庆似乎很开心,接过水杯就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很不适应的将孟庆的手拿开,“孟庆,你别这样我不习惯!”
  孟庆听我这么说,脸色就变了。突然,他朝着我扑过来。我猝不及防,被他按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这个尴尬的姿势让我很不爽,再加上他眼中浓烈的占有欲让我有些生气:“喂,孟庆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蔻儿,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第一天起,就喜欢你了。”孟庆呼吸急促的把嘴凑到了我耳朵边,一股股灼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蜗里,这种感觉让我十分厌恶。
  “孟庆,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我皱着眉头,心头隐现怒火。
  见我这样,孟庆的表情由急切变成了不满。
  “豆蔻儿,我们都在一起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你亲不让我亲,连***手都不给我拉。你装什么贞洁圣女,告诉我,老子今天就要上了你。”

  孟庆吼完,那张嘴就开始往我脸上亲过来。我慌得不行,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情急之下,我脚一缩,朝着孟庆的身下踢了过去。
  “啊!”
  破音的惨叫紧跟着在屋子里面响起,孟庆飞快的松开我,抱着自己的命根子俊脸一片煞白。

  “臭*,你找死!”孟庆用那双喷火的眼睛看着我,转身就把门给关死了。
  我心里一慌,连忙从床上站起来。孟庆看我要跑,快步走过来,一巴掌就抡在了我的脸上,一股腥甜瞬间就从喉咙里面涌了出来。
  从小到大我都没被人这么打过,这一巴掌将我的火气也给扇出来了。
  所以,我后面的举动,让我自己都震惊了……
  我跑过去对着孟庆的脸就是一阵狂挠,这下是彻底的激起了孟庆的怒火,他哼了一声,将我的手钳住,一把就将我甩到了床上。

  他骂骂咧咧的脱衣服,往日的绅士风度荡然无存。
  “孟庆,你不能对我这样!”我脸色苍白的从床上爬起来,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我的身上突然就躁热起来了,那种感觉让我很慌乱。
  孟庆好像也看出了我的不适应,脸上露出狰狞的笑。
  “药力起作用了!哼哼,豆蔻儿,就算你是贞洁烈女等会也会求着我让我要你!”他愣哼哼的说着,上衣已经全部脱掉了。
  “孟庆,你卑鄙无耻!”
  我没想到孟庆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一个劲儿的往床角缩。孟庆扑过来,一把将我的脚踝拽住,微微使力,我就被脱了过去。
  “我卑鄙无耻?呵,要不是为了得到你,我也不用禁欲这么久!”说完,孟庆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可我身上的感觉实在是太怪了,除了躁热,我现在浑身发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