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3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紫云黄氏是陈二姐的婆家,却一直被这个儿媳妇压着半头,黄家正枝嫡传的大儿子娶了这女人,然后英年早逝。惊才绝羡的二儿子为了这女人终身未娶正式的老婆。只是顺着老头子的意思收了两个摆酒传宗接代。那位号称半壁山河做文章的老家主早就瞧她不顺眼了。以前忌惮她的权柄,不好做的太明显。现如今陈二姐荣休,而南海陈氏向来重利,格局和战力都逊色紫云黄氏一头,这位老家主自然就没了多少顾忌。

  狮城李家的情况又不同,尽管同属于南海门,但狮城李家跟紫云黄氏完全是两条道上的。甚至说是仇敌也不为过。李家更亲西方,他们虽然传承了南海门的体术和方术,却对这千载传承的祖宗源头毫无归属感。早已经独立建国的李氏在政治和文化方面都完全效仿欧美。对于主导黄陈联姻的陈二姐,更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如果说黄氏是在逼迫陈二姐带着陈家一门投过去,那么李家则就是赤裸裸的恨不得陈二姐就此失势。
  南海门号称是与玄门和白云堂以及逍遥阁齐名的四大门户之一,其内部实力和底蕴都当之无愧。但就是因为内部不和,没办法形成一个拳头,江湖地位才会逊色于玄门和白云堂。这种格局不知从何时形成,沿袭至今早已根深蒂固。如果南海门中有一个统一的声音,陈二姐经略南海的计划自然可以事半功倍。
  李牧野知道母亲这一生有两个心结。第一个是李中华,第二个是南海。比较而言,第二个还要比第一个重要一些。没退休的时候她曾多次尝试算计东西伯利亚,却因为始终得不到上层的支持而屡遭失败。也曾尝试过更直接的手段,但是李中华强悍的个人战力又让她的计划一次次无功而返。直到小野哥以代父赎罪的面目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又赶上她到站退休,这才决心将全部精力投在经略南海这件事当中。

  她的心愿是好的,并且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高层认可,但是失去权柄以后的陈二姐却错看了一个人。
  这人便是紫云黄氏当代最关键的人物黄永昊。
  他是太平会首,是紫云黄氏中生代人物中权柄最重实力最强的人。
  珞珈王这个称号来自他的大学时代,珞珈就是珞珈山,又是武汉大学的别称。

  当年的黄永昊青春飞扬,才华出众,是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上大学的学生,在珞珈学府文体两方面都是最活跃的人物。在医学部,他被认为是百年不遇的奇才。除了家学渊源的深厚中医基础外,在西医的学术理论方面同样远胜过同代彼辈。甚至连医学部的老留洋教授们都有所不及。所以才得了个珞珈王的称号。
  学业出众也就罢了,长得还帅气,家里还有钱。这样的人物怎可能不引得一众女子竞折腰。所以,后来他把当年学院的两大才女都弄回家里做摆酒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谓摆酒是南洋地区华人圈中的叫法,其实就是没有正是名分的小老婆。地位等同于明清民国时期的小妾。
  黄永昊当年所以不娶,正是因为他爱上了自己的嫂子。
  他是如此惊才绝羡的人物,又是绝顶骄傲的人,一般女人根本难入他的法眼。唯有陈淼,无论是外貌,还是才情,都绝不在他之下的奇女子,令得他一见钟情,终身不渝。可惜的是他却慢了一步,当他晚兄长几年下乡到农村时,这么出色的女子已经决定嫁给他的兄长,那个只有一腔热血的粗鄙武夫。
  黄永旭死在了煤城,最高兴的人就是身为亲弟弟的黄永昊。对他来说不但意味着他正式成为紫云黄氏家主继承人,更让他感到高兴的是陈淼终于单身了。为了得到嫂子,他甚至用微整形技术将自己弄成与黄永旭一模一样的外貌,他以为陈淼喜欢习武者,所以就弃文就武,凭着绝顶天赋硬是半路出家,在极短时间内达到了令人吃惊的高度。
  兄长死后,黄永昊便毫不掩饰的对嫂子展开了追求。为了让陈淼接受自己,他极力表现出与兄长一样的家国情怀。对陈淼的每一个决定都无条件的支持。在南海门内部,谁跟陈二姐作对,谁就是珞珈王的敌人。对待敌人,他就是最恐怖的噩梦。可以说,陈二姐在陈氏和南海门内部有今天的地位,黄永昊有一半的功劳。

  黄永昊不是活雷锋,在丈夫黄永旭死后的三十二年当中,陈淼虽然曾经无数次拒绝了黄永昊的求婚,但在后面的二十多年里也跟黄永昊保持了情人的关系。她不是清教徒,也会有欲望。而黄永昊却是个几乎可以满足女人对男人一切需求的极品男士。在坚守了最初的几年后,陈二姐也没能抵挡住诱惑。
  李牧野对此完全持赞同意见,原来小野哥风流不羁也是有遗传因素的。
  陈二姐退休前曾经答应黄永昊,会让他坐上特调办主任的位置。如果办不到就带着南洋陈氏的部分族产下嫁给他。
  现在的问题是,陈淼的儿子坐到了那个位置上,而跑到南洋的陈二姐却丝毫没有表现出要下嫁的意思。黄永昊忍无可忍,所以决定不再继续支持她。失去了太平会的支持,陈二姐在南海门内的话语权顿时一落千丈。
  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强力支撑,来证明就算没有黄永昊的支持,她凭着在旧日圈中的影响力,依然有能力保持在南海门中的强势地位,至少不会失去长老会会首的位置。
  李牧野非常清楚亲妈是在利用自己,因为她老人家并不晓得面前的男子是她的亲儿子。她大约是怀中一种复仇的心态在使唤小野哥为她办事。在她心中大概是觉得这是李中华欠她的,现在的她想要找李中华报仇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所以既然你这做儿子的要来赎罪,那就让你父债子偿好了。
  然而这种利用对小野哥来说却是甘之如饴的。一个儿子,一个男人,能以自己多年打熬磨砺出的能力保护自己的母亲,是何其自豪的一件事?陈淼曾通过学生给李牧野留下一句话,以诗经南风来表达自己心中最放不下的一件大事。算是对小野哥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能助我办好这件事,我就原谅你父亲,也算你报了当年的喂养之恩,全了母子之情。

  陈二姐开诚布公的将南海门内部的格局以及自己眼下的处境说出来后,说道:“如果你办不到,我就只剩下嫁给黄永昊这一条路了,这是一条绝路,黄永昊家里有两个摆酒和十几个儿女,对于我来说这比死更难接受。”
  四目相对,李牧野忽然捉住母亲的小手,诚挚的说道:“您放心,一切有我!”这一瞬,他从母亲眼中看到一丝丝犹豫难决。
  晚宴摆在前院,每人一张小桌子,相同的菜品,有多少人就准备多少份。陈二姐吃的菜是小野哥亲手炮制的,味道,口感,卖相都大大区别于其他桌上的菜。李牧野故意这么安排,除了孝心外,还有做给南海门其他两家看的意思。
  日期:2018-08-1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