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好像知道她问的是南宫决明,“师兄也没有任何消息,自从一次分别,再也没有出现过,也不和我联系。”
  “你有没有主动去邹正卿家找找看?”南宫兜铃说完,立即又自己否决了这个提议,“还是不要了,免得你去了,又要和老头子打起来。如果师父有心想见我,他自然会来这个尽虚宝殿探探情况的。以后再说吧。”
  南宫兜铃深吸一口气,“好舒服啊,这里的空气,凉凉的,沙漠里的空气简直像被火烤过一样,让我喉咙发疼。”
  她随即看了一眼无量,无量一副有很多话想和她说的表情。
  南宫兜铃打了个呵欠,“对不起,我太累了,我想睡觉。”
  李续断微笑,“睡以前那个房间?”

  南宫兜铃瞪着他,“你笑什么笑?我愿意住你家,你很爽是吗?”
  李续断愕然,“我只是笑笑而已,不行吗?你干嘛凶我?”
  “哼。我说过,我不想住你家。”
  “我知道,我家毁了。但不代表我无家可归,我并非一定要住你这个地方不可。”
  “你到底想怎样?话有话的,师叔我弄不明白。”
  南宫兜铃说:“那女孩呢?”
  “哪个女孩?”
  “白堇姝啊,你心爱的小村姑。”
  “啊,她?”李续断说:“我一路跟踪你去邹正卿家,为了不让她碍事,我把她送回了火车站,叫她先回海去了,毕竟她还需要去学校学。你想见她吗?我告诉你电话,你打给她和她聊聊吧。”
  南宫兜铃眉毛立即拧巴起来,“你知道她手机号码?”

  “知道……”李续断一脸惊恐,握住她想打过来的手腕,“你干什么!”
  “删掉。不可以把她号码存在你手机里。”
  “删不删!”南宫兜铃抬起另一只手,作势要挥过去,又给李续断握住。
  他讨饶的说:“知道了,我等会儿删。”
  “不行,现在,当着我面,马,立即!”
  站在旁边看着院落风景的司马长眠冷哼一声,“幼稚。”
  无量则乐呵呵的望着这一幕,“断儿,不要惹她生气,照做是,不然下场会更恐怖,她跟她母亲一个德行。”
  李续断无可奈何,拿出白符一张,有气无力的说:“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烟雾,玳瑁背着手,驼着背,谦恭的说:“主人,啥吩咐?”
  “把无量叔叔和安息法师带到客厅去休息,顺便泡茶给他们喝。”
  “是,两位贵客,随我来。”
  等到这些人走后,李续断这才用隔空取物的法术变出他的手机。

  “你把手机放哪儿了?”南宫兜铃问。
  “书房,随身带着也麻烦。”李续断解锁屏幕,滑动通讯录,当着她面把白堇姝的号码给删除掉了。
  南宫兜铃凑过去看,很满意他的表现,“这还差不多,可是为什么要把其他人支开呢?”
  “你不觉得丢脸吗?”李续断叹气,“我分明是你长辈,却要听你的威胁,服从你的命令,说不过去吧。无量叔叔和安息法师心里一定在笑话我。”
  “哼。”南宫兜铃鼓起腮帮子,“才大我两岁而已,装什么长辈。”
  “年龄只大你两岁,但辈分,我是你师叔,足足大你一个辈分。你以后不要用这种命令人的口气叫我做事。”
  “扶我起来。”南宫兜铃权当耳边风,下一句命令脱口而出。
  李续断一副输给她的表情,把她扶起来。
  南宫兜铃眼珠子一转,装病似的,“唉,我肌肉好酸痛啊,变出真身原来是这么辛苦的事……”
  说着,身体柔软的倒在李续断的胸口,硬是紧贴着他,脚步又故作发软,把全部力量都交到他身。
  感受到腰收紧的手指,南宫兜铃偷笑。
  李续断不得不用力揽住她腰,才能勉强支撑着不让她跌倒。
  这样好似狗皮膏药贴在李续断身,一路被他扶着进了熟悉的房间。
  南宫兜铃一看到柔软的大床,立即不顾形象的推开李续断,“床!”
  她张开双手扑到软绵绵的床垫,把头埋进飘散出香味的被褥里,好舒服!

  感觉自己好久没有正正经经的睡在床了。
  李续断扯开被子,盖在她身,坐在床边对她说:“你好好休息。”
  他正要走,南宫兜铃握住他手,“师叔。”
  “恩?你有话要说?”
  “谢谢你留下来陪我作战。”
  “不客气。”
  “还有。”

  “还有?”
  南宫兜铃动情的望着他,“你不嫌弃吧?”
  “嫌弃什么?”
  “我是一条蛇,你心里该不会在反感我吧?只是脸装出无所谓的样子而已。”
  李续断看着她,“不管你是蛇,还是人,你是你,你是南宫兜铃,我知道你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算你是妖怪,也绝不是坏妖怪,是个好妖怪。”
  南宫兜铃脸颊发烫,放开他,双手扯高棉被,盖住半张脸,掩饰她的害羞。
  李续断又笑出声音,“你这反应真怪。从未见你会害羞成敢这样。我又没说特别肉麻的话。”
  “有本事你倒是说来听听看。”

  “我怕你受不住。”
  “不不不,我守得住的,你快说。”
  “说什么?”
  “还有什么!木鱼脑袋,说点肉麻话来听听!”

  南宫兜铃对戳着小指头,“哪有什么原因,我想听听看,师叔,我知道你对我没别的感觉,只是拿我当同门弟子看待而已,但是,你心里一定明白,我对你是什么样的。你当施舍乞丐那样,做做好事,说两句我喜欢听的话,让我心里高兴高兴,你又不会掉块肉,不是吗?”
  李续断嘴角的笑意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
  南宫兜铃见他这神态,得知自己说错了话,立即摆手,“算了算了,我太过了。我知道,你最讨厌提这件事的!我以后不说了,我睡觉是了!”
  她赶紧闭眼睛装睡。
  忽然间,她感觉床垫往下一沉,好像有一股沉重的力量压了过来。
  她带着疑惑睁开双眼,李续断的脸正朝着她快速的压下来。
  南宫兜铃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下一秒,她的嘴唇给李续断牢牢的擒获住。
  她清晰无的感觉到他柔软的双唇贴住自己的触觉,从胃部、从腰间都同时窜一阵麻麻的感觉。
  她整个人都好像没了力气一样。
  李续断暂时离开她嘴唇,看了看她,轻轻的说:“你把眼睛闭,这样我不习惯。”
  南宫兜铃慌忙闭双眼,天啊,这是什么情况?
  震惊还未过去,她再次感觉到了李续断咬住她嘴唇的滋味。
  南宫兜铃几乎条件反射的抱住他后背,这回,李续断把身体的重量全部都压在她身,让南宫兜铃顿时一阵窒息。

  她觉得有一种力气撬开了她的嘴唇,她循着本能张开小嘴,惊讶的察觉他的舌头潜入了进来。
  日期:2018-03-1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