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90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怎么样,不管你们劈多少雷电下来,这根丘锡杖都会全吸收掉,尽管放马过来。”
  乞魂鬼仿佛听见了她的挑衅,一鼓作气的转动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接着成千万只乞魂鬼集结成一团类似龙卷风形状的雷电,气势汹汹的俯冲下来,其带动的电流力量震动了脚下的沙漠,让地面的沙子都微微抖动起来。
  李续断又发出警告:“兜铃,不要胡来!”
  南宫兜铃没有回答,一心一意专注在敌人身。
  她低声问:“安息法师,准备好了吗?该不会害怕了吧。”
  “我要是魂飞魄散了,我也会想尽办法重归这个世间,然后日夜骚扰你作为报复。愿你记着你害过一条无辜的人命。”
  “听起来可不妙,为了不给你骚扰,看来我也得全力以赴不让你出事。”南宫兜铃提起一股灵气,通过手掌灌输到司马长眠的魂魄。

  有她的灵气助阵,这根丘锡杖的威力定会翻倍。
  司马长眠诧异的说:“停下,你要是把灵气全部耗尽,你的妖气会在瞬间占据风,从而叫你现出完整的真身。”
  “管不了这么多了,必须押一切,非赢不可!”南宫兜铃以华丽的姿势挥动丘锡杖,同时没有停止往杖身内部灌输灵气。
  雷电带着剧烈的高温咆哮而来,照亮了南宫兜铃的脸颊。
  随着她体内灵气的急速下降,她手臂的皮肤开始浮起蛇鳞。
  她对着雷电狂吼一声,奋不顾身的把丘锡杖刺了过去。
  整个天地瞬间发出爆炸声,方圆一百公里内都被笼罩在一片强烈的白光之。
  狂烈的飓风往外扫荡,把沙子吹的漫天翻滚。
  山脊的巨大石块被爆炸声震的簌簌往下滚落。
  南宫兜铃在白光之几乎什么都看不见,只听到源源不绝的爆炸声以她为心往外扩散。
  手的丘锡杖发出烫手的高温,她勉强抓住,咬牙忍耐这股温度。
  忽然间,丘锡杖从她手里松脱,往地面坠落,南宫兜铃大吃一惊,伸手去抓,发现自己已经没了手臂。
  她在白光和爆炸声绞拧着身体,回头一看,一条修长的尾巴和雪白的蛇躯呈现在视野。
  她又一次变成了白蛇的完全状态。
  她拼命往下翻卷,扭动,企图在丘锡杖落地前接住它。
  雷电源源不绝的绕着丘锡杖打转,发出蛛似的电流,火光晶莹闪烁。
  南宫兜铃敏锐的发现,因为正在源源不绝吸收雷电,可能已经超过了丘锡杖能够承受的程度,锡杖周身布满了无数裂缝。

  这么多细小的裂缝,只消轻轻碰撞一下,想必即可粉碎。
  万不能让丘锡杖直接坠落地面,杖身一旦受损,司马长眠的魂魄也会随之散开,搞不好无法再回去肉体。
  南宫兜铃急得拼命扭动身体往下方驰聘,像一条水里疾奔的鱼龙。
  忽然,南宫兜铃的眼角瞥见一抹雪白的身影。
  李续断不知何时冒险冲到了她身边,正在用和她一样的速度往下飘落。
  南宫兜铃想跟他说话,无奈所有话语一出口,却变成了吐蛇信子的动作。
  但李续断这回似乎和她心有灵犀,他转头对南宫兜铃说:“我会帮你接住的,别担心。”

  说完,李续断加速下坠的力量,伸手一握,在离地半米的地方抓住了丘锡杖。
  南宫兜铃赶紧刹车,漂浮在李续断身边,提心吊胆的心情这才得以缓解。
  她环绕着李续断打转,落在地面,站在他身后望着他。
  李续断也翩然着陆,在他双脚碰到地面的刹那,整个陆地都浮现一层金色的状电流。
  不消一会儿,雷电的气势减缓,突然间断,像有人暗拉掉了电闸一般。
  丘锡杖的银光逐渐收敛,变暗,最终恢复原样。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同时抬头仰望云层,发现雷电乞魂鬼带来的乌云正在逐渐散开。
  再也看不见半只雷电乞魂鬼了。
  南宫兜铃心愉快的想,一定是给丘锡杖全部吸收掉了。
  太好了。

  看来,只要找对了专门的法器,乞魂鬼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南宫兜铃为未来充满了自信,打败阎魔不是不可能的任务。
  随着雷电的消失,阳光重新照耀这片沙漠。
  风逐渐消停,地面的状闪电也再寻不见踪迹。
  李续断望着平静如常的丘锡杖,喃喃自语:“密言宗竟然有这么厉害的法器……起我们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宫兜铃不断的对着他吐蛇信子,其实她在喋喋不休的反驳着,无奈她的语言只能通过蛇信子来传达。
  李续断对她这模样微笑了一下,“你别急,你想说什么?我听不懂蛇的语言。”
  唉。南宫兜铃放弃了和他沟通。看来心有灵犀也只能出现在危机关头的那一个刹那而已。
  平日里和这个木鱼脑袋是没啥机会产生心电感应的。
  李续断突然间绕着南宫兜铃打转,观察她这副模样。
  南宫兜铃顿时不自在起来,缩起脑袋,实在不喜欢给李续断看见自己的真身形态。
  她自觉如今模样十分的丑陋,那么巨大,那么笨重,在李续断眼一定特别的怪异和畸形。
  李续断无预警的伸手抚摸她脖颈附近的鳞片,南宫兜铃一碰到他热热的手心,心神猛然一荡。!
  羞涩的心情在脑袋里久久盘踞不去。
  “兜铃,之前一直没有机会仔细的看你真身,你和蛇简直一模一样,只是体积有些庞大而已。”
  这话说的南宫兜铃无法应付,只能在心焦急的喊着:拿开你的手,木鱼脑袋,别再碰了!
  李续断却没有停下抚摸她鳞片的动作,一路摸到她身体段,又说:“好光滑。”
  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这话了。
  南宫兜铃瞪着他,谁让她是蛇,让鳞片保持光滑是她唯一的能耐了,这笨蛋到底摸够了没?要知道她现在如果是人的形态,他这下其手的举动可算的是猥亵了。
  李续断说:“我没想到,你会是一条蛇。”
  他这意思是说,他接受不了吗?自己的同门师侄女,是个妖怪,肯定很嫌弃吧。
  南宫兜铃不由得恹恹垂下脑袋。

  李续断感叹:“刚才实在好险,你怎么敢冒那么大的风险冲过来?你明明知道这些乞魂鬼是专门来杀你的,还那么的鲁莽。要不是这个法器本事那么大,你叫我怎么办?”
  南宫兜铃暗暗惊喜,难道李续断是要跟自己告白不成?没有她,他也活不了是吗?
  李续断补充:“万一今天落得个帮你收尸的局面,我以后如何对师兄交代。”
  南宫兜铃鼻息间冷哼一声,什么嘛,原来是在纠结怎么跟南宫决明交代这个问题,而不是在烦恼没有南宫兜铃他如何生存下去。

  说到底,李续断对她还是没有任何越界的感情的。
  南宫兜铃不免失落。
  李续断问:“这根丘锡杖是安息法师借给你的,还是你抢的?”
  说到这里,南宫兜铃想起了一件顶重要的事,她立即往前爬动。

  李续断快步跟。
  南宫兜铃停在一处,望着先前倒在地的僵硬肉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