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这些年我的真实经历》
第6节

作者: 墩石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大乙的佩服又增加了10%。
  回到宾馆,老甲给A老板打电话,没想到A老板说,可能送手续的人手机没电了,一直联系不上,这时大乙说又遇到骗子了,我问人家有手续,你也能查的到,怎么是骗子,再说又没给他拿钱。大乙说,这个人绝对不是能办来手续的真正老板,他只是跑腿的中介,手里有个别人手续的照片就到处发布消息,让人来看矿,你要是看上了,就让你交押金,然后再去找真老板谈条件。新疆这种人很多,他们遇见好几个了。果然,到下午A老板打电话说拿手续的人在路上出车祸死了(能撒这么大的谎),他急着去处理后事,你们要看手续就先交两万元押金再看。老甲说那你先忙吧,忙完了再联系。就把电话挂了。

  晚上老甲应该电话又联系了几个老乡和朋友,问了问信息,给我说明早去富蕴县。他没说之前我以为结束了,要回乌鲁木齐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发财的地方在等着他们。
  土炼出来的金子,纯度90左右。

  日期:2018-04-25 23:45:26
  喧慌:
  老甲说的富蕴县,可以说是阿勒泰地区黄金储量最多的一个县了。富蕴,原名可可托海,“可可托海”为哈萨克语,意为“绿色从林,因“天富蕴藏”而得名,素有“天然矿产博物馆”之称。县境内矿种齐全,已发现矿种100余种,不过最以黄金遐迩闻名。我帮助过的老甲的朋友就是在这里挖砂金赚钱了。
  可能是连着两个地方都没结果的原因,老甲和大乙坐在车上都不用打火机,一根续一根的抽烟,幸亏青河县到富蕴县只有100多公里,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老规矩,找宾馆,登记房间,到电话找联系人。我跟着他们涨了不少见识,心里想这次来的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凭自己学来的本事判断一下。
  日期:2018-04-26 10:53:49

  喧慌:
  晚上十点多了,来了两个中年人,身材魁梧,标准的纳扎尔巴耶夫脸型,一看就不是汉族人,两人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自我介绍,
  说:我们两个是哈萨克族,我叫A,这嘛是自己和弟弟B(一起来的那个人)的夏牧场,国家要修水库,就淹没了,让我们搬走,我想在搬走之前把我们牧场地底下的金子挖一下,但是没资金没技术,有个布尔津的朋友说你们是挖砂金的,有实力,懂技术,就想和你们合作,就这么简单。
  老甲说:你们有手续吗?
  A说:没有,可以办手续,再说是我们自己的牧场,没有麻烦。
  老甲说:大概有多少面积?
  A说:没算过,一千多只羊和一百多匹马在上面吃草呢,你看有多大?
  老甲说:以前挖过吗?
  A说:我爷爷那一辈子人挖过,金子有呢,后来老人嘛不让挖这个东西就停了。
  老甲说:你打算怎么合作?
  A说:我们没钱,你们投资,我们出地方,办手续也是你们花钱,出了金子刨去开支后五五分。
  老甲说:政府给办手续吗?办手续要花多少钱?
  A说:给办呢,办手续我领着你们去,必须出的钱你们就出,没必要出的钱你们不出,该花多少钱你心里有数(他意思是让老甲亲自办手续,不花冤枉钱)手续直接办你们的名字.
  老甲说:为什么办我们的名字?

  A说:我嘛,就是想挣点钱,不想让村里人知道我和你们合伙挖金子,骂呢,就说你们自己在政府办的手续,挖哈金子了不给我分你们也走不了,我的地盘我做主。
  老甲说:有多深?
  A说:不知道,你们自己去看,我现在说的再好,有用吗?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A又说:这个事嘛,你们考虑一下,我们先走了。
  我觉的这个哈族朋友说的靠谱,没有什么问题,但要听听老甲和大乙的看法,跟着学习学习,长点经验。送走AB后,老甲问大乙,感觉怎么样?大乙说听他说的基本没什么毛病,唯一不放心的就是牧场是人家的,手续即便办了咱们的名字不让干,有什么办法?咱们办了手续,政府知道这个地方有手续没人管了,人家不和咱们合作,自己去挖了怎么办?还有出了金子拿不走怎么办?
  大乙考虑真全面,对他的佩服又增加10%。
  老甲说,设备家里都是现成,想在新疆干,早晚要拉过来,手续办了不让干,可以马上注销,出了金子后不摇,离开这,不在现场炼货。
  解释一下:老甲说的出金子不摇意思是:金子出来是在粘金毯上,要添加水银后才能把金子抓住,水银和金子的混合液表面看不到金子,把这个液体拿到别处再挤出水银,剩下的就是汞金。

  日期:2018-04-26 13:43:12
  喧慌:
  大乙说:这样,明天我们先去看下他的地方,如果有东西(金子),在他说的范围内用GPS打个坐标,回来找关系在政府部门问一下坐标位置圈的范围内能否办手续,让不让挖。老甲说可以,但这个事要抓紧,万一是真的,这么好的条件A和B发出去的消息不可能只有咱们知道,还会有同行知道的。事情的发展果然让老甲说中了。
  第二天我们很早就联系了A,按他说的位置我们到了他所在的乡(名字和详细位置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满身酒气,应该昨晚喝酒了,他骑着摩托车带领我们到了他家的牧场,小丙找了一个断面,(后来知道这个断面是陕西人做实验挖的)从上部 中部 下部分别取了三编制袋子沙料准备找个有水的地方摇簸子,这时A说你们来得早,有一帮子湖南人昨晚给他打电话了,说今天从阿勒泰过来可能快到了,大乙悄声给老甲说:别听他说,可能是吊咱们胃口呢。正说着来了一辆车,下来几个汉族人,拍着A的肩膀说昨晚没喝好吧,中午咱们继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