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想好该怎么劝说萧晋,然而萧晋明显不打算听,接下来就开始对他频频劝酒,满口只谈风月,对于正事再也只字未提。
  一顿饭结束,马建新离开赵彩云家,拒绝了满白梅安排的住宿,让司机直接将他送回天石。
  路上,他犹豫良久才拨通了知州的电话,却只说了萧晋不打算向金景山服软,并没有提及萧晋会弄死金景山的事情。
  萧晋的狠辣手段和睚眦必报让他开始害怕,轻易不敢再做不该做的事情,至于知州最后会不会被气死,已经不在他的考虑之列了,死道友不死贫道,知州倒霉,总好过自己倒霉。

  一番疯狂的折腾,近二十天的思念之情总算得以宣泄,浑身瘫软无力的赵彩云伏在萧晋的胸膛上,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懒得使。
  “喂!臭婆娘,你刚才颠的动作那么大,是想把我给坐断吗?”
  赵彩云发起疯来,周沛芹、梁玉香和苏巧沁三个人加一起都不一定比得上,再加上昨天晚上刚刚被榨过三次,所以萧晋这会儿的体力消耗也不小,说话都带着喘气声。
  赵彩云发出一阵吃吃轻笑:“人家开心嘛!今天几乎所有的镇衙门干部都跟着去咱家的山鸡养殖厂视察了,看见马知县陪着小意跟我说话的时候,你不知道,有几个平日里鼻孔都长到眼睛上面的家伙下巴都快惊掉了。
  尤其是那个没事儿总会去山上转一圈然后抓一只咱家鸡吃的林业站吴站长,我亲眼看见他的腿都打哆嗦了呢!
  我在镇子上就是一个没名堂的女人,现在却能让县太爷小心翼翼的巴结,这都是我男人的功劳,我当然要使出浑身的劲儿来伺候啦!”

  赵彩云这辈子连龙朔都没去过几次,所以在格局上小家子气一些并不奇怪,萧晋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取笑她,闻言只是眉毛一挑,问:“那个林业站站长找过你的麻烦?”
  “那倒没有。”赵彩云抬起脸说,“你别这么紧张,有小二他们在这里,再加上满镇长没事儿都会来家里坐坐,这镇子上没人敢欺负我,那个吴站长也不是多么跋扈的人,就是好嘴好酒,咱家养鸡场回头还要扩大,用得着他的时候还有很多,犯不上计较几只鸡。
  再说了,镇长都因为得罪我而换了一个,要是站长再因为我而倒霉,可以想见,以后肯定没人敢欺负我,但也百分百没人敢跟我打交道了。”
  赵彩云的话很有道理,小鬼之所以难缠,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大鬼”的眼界,只能看得见鼻子前的那点蝇头小利,雁过拔毛,贪得无厌。

  这样的小吏确实很烦人,但在很多时候,他们也很好用,底层小吏最擅长跟底层百姓打交道,一些狗屁倒灶的麻烦事交给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这不代表他们就不是好人,只是人人都有的一点私心罢了。
  也因此,只要他们不欺负人,平日里适当的给一点小好处也无伤大雅,大众社会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总是得遵守一点的。
  当然,这样的小规则,萧晋也无所谓,他是骄傲的,吴站长相对他而言属于弱者的范畴,他不会也不屑于去欺压弱者,一个壮汉把一个孩子打哭一点意思都没有,孩子搞死壮汉的场景才是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嘛!
  金大业在拘留所里等了两天,没有等来自己被释放的消息,却等来了叔叔派来的律师和刑侦支队的马拉松式审讯。
  从早晨睁眼开始,到凌晨结束,十几个小时,四名丨警丨察轮番询问,问的还都是他发迹前和刚刚发迹时的一些事情。

  都说资本的原始积累阶段是沾满血腥的,可想而知,江湖大佬的发迹过程肯定干净不了,丨警丨察问的就是他那段时期石竹县所发生的几起案件。
  当年的那些事情早已被石竹县警局做成了铁案,所以金大业并不担心什么,只是在极度疲惫之余非常的不解,龙朔市局问这些案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总不会仅仅只是为了弄死我就拉着整个石竹县司法系统、乃至县衙门一起陪葬吧?!
  拖着快要到极限的身体回到监室,他一头栽倒在床上,很想马上睡去,但脑子里却乱成了一锅粥,反而清醒了起来。
  忽然,临出审讯室时那位严队长说的一句话在他耳边重新响起: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金大业,咱们都清楚,很多事是不需要江湖大哥亲手去做的,一句话、一个眼神、甚至什么都不用表示,自有下面机灵的小弟去办。
  严格来讲,这些罪名是不能全都安在你一个人身上的,可是如果抓不到真正动手的人,那就只有你这个主谋来背了,所以,招与不招,全在你一念之间。
  什么意思?我连那些罪名都还没有承认,他们凭什么就要让我招出动手的小弟?就算他们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才对呀!
  太突兀了!诱供也好,虚张声势也罢,这样的话都太不对劲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罪名不能全都安在我一个人身上?什么叫招与不招全在一念之……
  扑通一声,金大业从狭窄的床板上摔落在地,但整个人却一动不动,就那么僵在那里,表情时而荒谬时而苍白,瞳孔早就缩成了针眼。
  他们……竟然真的打算把整个石竹县衙门掀翻,因为他们想弄死的人根本就不是我,而是叔叔……金景山!

  龙朔市郊距离乔木会馆不远的磐龙江畔有一座外貌并不起眼的院落,青色的砖墙,黑色的大门与琉璃瓦,院内没有什么楼阁似的建筑,站在外面只能看见黑色屋脊上的瑞兽,显得古朴且清净。
  但到了晚上,当红色的灯笼点亮时,这里却会瞬间变成美酒与美人交相辉映的欢乐场,龙朔、江州、乃至周边许多省市地区的富人都会慕名而来,一掷千金,只为搏美人一笑。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女人类型,但只许谈情,不能说爱,而且严禁任何情se交易。当然,如果你能让这里的姑娘随你一起离开,那也算你的本事,反正只要踏出了这里的院门,那么发生的一切都将于这里无关。
  这里名叫楚女会。
  “雨娇姐,你看你每天都日理万机的,一点小事儿哪里需要你亲自过来呀!”萧晋坐在一间外面古色古香,内里却是标准北欧家居风的房间内,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看向身边女人的目光里满是幽怨。

  楚女会是元老一手建立起来的产业,现在属于贾雨娇。他老早就听说过这里的大名,一直都没时间过来见识,好不容易今天有个非常棒的理由,原本只给石三打电话通了下气,却不料把贾雨娇给引了过来。
  自从把易家少爷的卵蛋给砸碎,他就再没有体会过纸醉金迷的生活,本打算今天要好好享受一下的,现在好了,那些美丽的姑娘要是敢在黑寡妇面前把头抬起来,都算胆大。
  冷冷的瞟了他一眼,贾雨娇朱唇轻启:“怎么,我现在要来自己的地方坐坐,也要经过你萧大老板的同意么?”
  萧晋咧咧嘴:“那这地方有的是房间,你干嘛非要跟我坐一屋啊?”
  日期:2018-03-1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