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8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宁十三笑着说,“金银容易得手,殊不知金银有价而古董无价。只要我们这里容易得手,客户就会依赖我们,一旦依赖我们,定价权就在我们。偷金银容易,但是伤害也大。古董是富人的生意,不至于搞得别人家破人亡。再说,有时候找准了,一件东西就能够我们发家的。”
  “好吧。”黑蜘蛛追问道,“这次又是什么古董呢?”
  “师父,”野狐田举起酒杯道,“这回该我们几个了吧?”
  宁十三说道:“这次的任务,抽成是上次的十倍。大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这次要是搞定,咱们三五年内的开销都有了。这个任务很重,所以不可能是一个人或两个人能完成的。你们几个都得参与,并且是陆续介入。”
  “呵呵,”皮六很自觉地说,“宁爷,要不要我回避下?”

  宁十三知道皮六生性敏感,于是假装愤怒地说:“放你娘的屁。你是外人吗?也不是多大的秘密。不过,这次要偷的东西难度比玉玺要大太多。今天咱们好好喝酒吃饭,明天再说具体怎么执行。”
  “还是法国人的项目吗?”鸭屎问道。
  “是的,这个法国人还有不少大项目。我们慢慢做,争取多接几个大的。”宁十三说。
  饭后,临走的时候,黑蜘蛛问道:“师父,要不给三儿换个地方吧,这里太简单了点。”
  “你不懂,这样的地方才安全。”宁十三说完,先走了出去。

  大家背着师父,七嘴八舌地议论,不知道师父到底会如何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宁十三心里的压力比较大。如今,李一刀对微山的把控比之前要牢靠太多。原本让火头王处理掉通天鼠,如今又没有处理成。这些对宁十三来说都是打击。
  宁十三的目标非常清晰,积累资本,一步一步打回到微山去。不与李一刀决一胜负,他死也不甘心。如果仅仅是为了挣钱,宁十三有很多办法。他将学徒们全都散出去,很快就能偷钱回来。偷钱回来又能如何?没有微山的地盘,钱能如何?
  回到梁山后天色已经很晚了。宁十三将弟子们叫到身边安排道:“这次的任务在天津,关于任务的所有材料都在这里。”他将身边的一叠纸拿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野狐田手快,抓过来一看,大叫一声:“啊,天津?”
  黑蜘蛛也抢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觉得这个任务就是天方夜谭。

  “你们谁想去啊?”宁十三问道。
  “师父,这次我去吧。”野狐田说。
  “可以,不过你轻功不行,让黑蜘蛛陪你一起去。其他的人分阶段介入进去。”宁十三说。
  “啊?不行,”黑蜘蛛一脸不情愿地说,“我和大哥搭伙不合适。我们不是一路的。”
  “怎么不是一路了?”野狐田不解地问,“只有你能挑头,我不能吗?”

  黑蜘蛛生气地跑了出去。宁十三一脸懵,不知道怎么回事。唯有鸭屎听出来了问题的关键。在济南的时候,黑蜘蛛被李圣五扒光了衣服时,野狐田全都看到了。
  宁十三看了下鸭屎道:“胡闹,把她给我叫回来。”
  日期:2018-03-10 17:30:04
  第107章 北上天津
  黑蜘蛛死活都不同意与野狐田一起去,宁十三极为生气。眼看就要到年关了,宁十三暂时叫停了这个危险的项目。毕竟,项目的时间是半年内完成。宁十三趁机修整了一下,安排鸭屎、黑蜘蛛做了一些小活儿,维持怀义堂的开销。
  谁知第二年上半年,黑蜘蛛执行任务的时候,脚受了点伤,宁十三让野狐田与法国人商议了一下,将天津的项目推到了下半年。尽管黑蜘蛛的伤在下半年已经痊愈了,可她还是不愿意与野狐田一起出去。宁十三不得已,让鸭屎跟野狐田一起去执行这个任务。
  宁十三对新任务的安排,让鸭屎很吃惊。在所有的徒弟和学徒中,黑蜘蛛是唯一一个敢与宁十三顶嘴的。同时,她也是唯一一个不听话的徒弟。鸭屎从宁十三对黑蜘蛛的语气、口气等看出,宁十三对黑蜘蛛有特殊的照顾。
  鸭屎知道,黑蜘蛛与大家都不同,她是宁十三养大的,宁十三与她名为师徒,实际上如父女。宁十三很不高兴地安排道:“让鸭屎陪野狐田去,黑蜘蛛留在怀义堂听命。鸡头米除了帮我料理身边的事情外,还要带着学徒们,在济宁一带打点野食。皮六继续练兵,士兵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未来,我们回微山,必须要打回去,而不是偷回去。”
  黑蜘蛛听说鸭屎也要去,给鸭屎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拒绝去。鸭屎看道了黑蜘蛛的暗号,但是不敢不给师父面子。他还是回答道:“是,师父。弟子一定协助大哥完成任务。”黑蜘蛛气得杏眼圆睁,恨不得踢死鸭屎。
  临行前,鸭屎到黑蜘蛛房间里与她道别,没想到黑蜘蛛紧闭门窗,死活都不让他进去。鸭屎敲门道:“二姐,我快走了,跟你告个别。”

  “告什么别,赶紧滚吧。”黑蜘蛛生气地说。
  鸭屎拿出万能钥匙,不一会儿就打开了门。黑蜘蛛撅着屁股,趴在床边上,手里在看一本书。从发黄的书页可以看出,这是原本练功夫的书。
  “滚,”黑蜘蛛没有看鸭屎,一脸怒气地说,“你去跟老大玩去吧,不要再找我了。”
  鸭屎走过来,坐在床沿上,伸过手来,给黑蜘蛛捏肩膀。一边捏一边说:“反正师父又没给你安排任务,你跟我去得了。”
  “呸,你还要笑话我不成?”黑蜘蛛翻过身道,“别揉了,你揉得忒难受了。我告诉你,天津这个案子,谁来我也不去了。你们自己玩去吧。”
  “二姐,你是不是想和我一起去?如果是,我现在就去跟师父说去。”鸭屎站起身说。
  “回来,瞎说什么啊?”黑蜘蛛扔下书说,“我身体不好,不想去。不想去还不行。不要烦我。赶紧走吧。”
  鸭屎见二姐真的生气了,无法哄好,于是就失望地走了出去。
  临走前,宁十三对野狐田与鸭屎交代道:“这次给的时间比较长,如果一个月不成,我还可以再申请一个月。如今快入冬了,天津冬天很冷,你们俩一定小心啊。”
  “没事,师父。运河还没封河,我们很快就能到天津。”野狐田说,“我已经安排人送我们去济宁码头。”
  “这次的东西与玉玺不同,比较脆弱,容易碎,你们务必小心。”宁十三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这次去天津,要偷的是孔家,孔家与蒋家、宋家是一家人,势力很庞大。你们一定要用巧劲,千万别搞砸了。”
  “师父,你放心好了,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我之前跟师父做过很多活儿,鸭屎也操作过玉玺,我们应该没有问题。”野狐田说,“我会安排一些学徒陆续到天津。”

  宁十三点了点头说:“唉,你们去吧。”
  “师父多保重。”野狐田说。
  野狐田与鸭屎在济宁港上了一条三层的木船,左右各有三个摇船的人,船行很快。由于水是活的,所以并没有封冻。船到东昌府的时候,鸭屎实在是憋不住了,凑到野狐田身边问道:“大哥,师父让咱们偷的是什么东西?”
  “你不是看过了吗?”

  “没有,我只是看了个大概,没看清楚。”
  “雍正斗彩三多盌。”
  鸭屎依然不解,于是问道:“咱们去天津就是为了偷一个瓷碗?”
  “不是我们要偷这个东西,而是这个东西很值钱,有人要我们偷。说实话,就等于我们得手后,他们以一定的价格买走。如果我们自己干,货没有买家,根本就出不了手。所以,客户很重要。”
  “那个法国人是不是很厉害?”
  “嗯,是很厉害。据说他是贵族出身,当过兵,在越南还有产业,在上海法租界有点底子,人脉关系很广。”
  “他为何让我们去天津偷东西呢?”
  “咱们去天津要偷的东西位于法租界里,所以他很清楚哪里有好东西。”
  鸭屎陷入了沉默,想了半天后问道:“大哥,这些古董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
  “那个法国人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呢?”
  “干什么?”野狐田一脸鄙视地看着鸭屎道,“贩卖到欧洲,这东西价格就会翻十倍。”
  野狐田的这个回答让鸭屎极为失望。他极为不满地说:“那样的话,咱们中国的东西,不就跑到外国去了?”
  “是啊?管你什么事?这国家都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野狐田极为藐视地看鸭屎道。
  “大哥,你什么意思?国家不是咱们的国家吗?”

  “呸,什么咱们的国家啊。东三省现在是日本的了。如今,日本又搞华北五省自治,其实是复制满洲国的模式。再者,日本人说不定哪天就从关东打进来了。就现在的政府,你还指望他们打败日本子?”
  野狐田这么一说,让鸭屎极为害怕。他赶紧问道:“日本人会不会打到山东来?”
  “嘿,这话问的,如果日本人进了关,山东还能跑了吗?”
  “我们该怎么办啊?”

  “我们?哈哈哈哈。”野狐田摸了下鸭屎的头道,“管我们个屁事啊。日本人来,我们偷日本人的呗。咱们就是一群江湖中人,管他谁坐天下呢。”
  “大哥,”鸭屎义正言辞地说,“日本是坏人,如果日本人真的来了,我们要打他们。”
  “好好好,打打打,行了吧?”野狐田笑着,摇了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