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神医》
第23节

作者: 猫猫快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月的身体已经在颤抖,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了两个变态,后者明显更严重些,竟然强吻自己,幸好有面具隔着,可为什么被这一吻之后,她倒觉得似乎内心平静了一些。
  秦月当然不晓得这是来自冰魄的清心能力。
  “你的身体在发抖?”
  齐浩浅尝则止,主要是不想真的吓到秦月。
  “你能把我松绑吗?”
  “不急,我怕你四处乱跑,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到有人来了我在走。”
  “你……到底是什么人?”
  “假面侠,你的守护者,你以后可以叫我假面。”

  秦月直翻白眼,还自己的守护者,美国电影看多了吧?
  “那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压的我不透气。”
  “这样呢?”
  齐浩没有离开,却抬手解开了秦月领口的扣字。
  “你……”

  秦月好郁闷,明明是被他压的好不好?胸都扁了!不过这时她却不敢多说,害怕他继续解扣子。
  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就这样相互对望,谁也不再说话。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上有些响声传来。
  “我要走了,这些特种兵很专业,几分钟后你会获救。”
  原本正在和面具对眼的秦月微微一愣,这就走了吗?没有任何其他企图和目的?只是单纯为了救自己?不对!不单纯,他隔着面具强吻她!

  “不要害怕,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会好好的。一会别人查问不要说我的奇异之处,就说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把你救了就可以,这对你我都有好处。”
  齐浩说完这句话闪身离去,依然如同一道光影,让秦月无法看清,只有心惊。
  好快的速度!人……能有这么快吗?如同一辆飞驰的汽车一般,自己在经历的事情不会是一场梦吧?
  不多时,直升机悬停在秦月上空,一道绳索放下来,四个全身武装的特种兵滑下。
  “找寻到目标,请搜索我的定位!”
  “人质安全,发现逃犯,似乎已经昏厥……等等!怎么会这样?”
  “下手真狠,确定这边昏厥的人是李广海,四肢关节处已粉碎性骨折!”
  “竟然有人能把当年的战虎打成这样,估计一定经过了一番长时间的搏斗啊!”
  长时间?那面具男就是冲过来推了一下他好不好?
  已经被松绑的秦月如此想,之后回忆整个过程,真是离奇诡异,难道说他还真是个超人?太扯了!

  “小姐,您没事吧?请跟我们说说刚才这边发生了什么?谁救了你?”
  “我……之前昏迷了,醒来就看到劫持我的罪犯趴着,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秦月没说实话,并不是因为齐浩的嘱托,而是因为她说了实话估计也没人相信。
  “不好,我的司机!”

  秦月想起了小赵,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特种兵急忙在秦月的描述下搜索,最终发现了车子和尸体,秦月呆愣许久,终于无力的瘫软在地上,一时之间分不清梦与现实,唯有面具男那冰冷的吻,还在嘴边萦绕。
  齐浩在秦月彻底被救后返回诊所,洗了个澡换身衣服,秦刚着急忙慌跑过来询问秦月可否找到。
  “刚听驻扎在村上的兵说了,逃犯已经抓到,人质获救,我一打听真的是秦月,真是万幸。”
  秦刚一听大小姐真的被逃犯抓,吓得脸色直接变蓝,快速给公司秘书打电话,让她派人过来处理事情,照顾大小姐。
  齐浩是有些疲倦了,返回房间倒头就睡,他就只是个小农民,还无法以真正的姿态站在秦月面前,那么假面侠看来要存在一段时间。
  胡思乱想一会齐浩入睡,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
  睁开眼,一道淡淡的幽香飘入鼻孔,一副美丽的躯体出现在眼里,翘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你不是说一早买车票回学校吗?咋没走?”
  “爹没让,怕遇到坏人……等等,这是我昨天在被窝里小声和燕环说的话!”
  擦!
  齐浩彻底从朦胧的睡意中清醒,说漏嘴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的耳朵是有点灵,确实听到了你和燕环在电话里说的话,还有之前......”

  在楚翘的逼迫下,齐浩无奈只能说实话。
  而不等齐浩说完,楚翘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如同一张纸,转身就要逃走。
  齐浩眼疾手快,从床上下来一把将她拉住。
  “翘儿,这不是什么大事。”
  “我......我是个坏女孩!”
  “不不不!你一点也不坏,而且非常好!让我们来分析一下,你今年21岁,女性的体征已经发育完全,是一个成熟体,体内的激素每天都在分泌,这会刺激你的大脑神经中枢,脑垂体会分泌出一种名为‘脑啡肽’的物质,这种物质可以让你心跳加速,体温升高,充满幻想,因此医学上称它为快感荷尔蒙,属于荷尔蒙激素的一种!总之,在这种不可抗拒的体内循环作用下,你会想要了解年轻男性,想要了解男女之间的事,这不是罪过或错误,而是一种自然规律。比如大猩猩到了发情的季节,它们会直接了当的去勾引异性,我们人类可是比大猩猩强多了,最少我们还会穿衣服!还会去表达爱情!你只要把自己想象成大猩猩就好了!哈哈,所以真的不要害羞或是觉得你自己坏,知道吗?”

  “你......你才是大猩猩!”
  翘儿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些红润,这个齐浩,竟然连“脑啡肽”这种生僻物质词汇都知道,真是难以想象。
  哎,自己太紧张了,齐浩说得对,其实这事并不大,只是看如何去理解和看待,不就是看了簧片吗?
  天啊!她怎么在和齐浩讨论这种事,羞死了!
  因为害羞所以垂头,而在头垂下后,翘儿的脸更红。
  “你你你......没穿裤子!”
  齐浩急忙低头去看自己,然后也红了脸,跑回床上用被子包裹了下身。
  “嘿嘿,不是穿了裤衩吗?这个也是身体循环规律,男孩子嘛,睡醒了自然就是这样,我可不是故意耍流氓,是你忽然出现在我的房里哦?”
  “坏人!我......我来跟你道个别,一会就回汉东了......”

  翘儿似乎原本还想说什么,现在却是不好意思,于是羞答答逃离。
  齐浩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微微叹息。
  “哎,真是好姑娘,可惜你哥要给你嫂子守身如玉,要不然吃了你个小白兔!”
  穿上衣服走到院子洗漱,诊室的房门打开,秦月走出来。

  秦月是中午到的诊所,作为受害者她去村上的警务室录了口供,之后才能来看爷爷,至于死者小赵,自然会有公司的人出面解决,给家属赔偿是避免不了的,秦月很仁义,直接开口两百万,家属那边估计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钱来总会消灾。
  精神很萎靡,看到齐浩正光着膀子刷牙,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下面光脚拖鞋,还是这幅不修边幅的样子。
  今天可一点也不热,他的身体里有火吗?以为夏天真的来了?
  秦月很不待见齐浩这模样,原本想要出来透透气的,如今却没了心情,转身准备走,却想起了一件事,于是又停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