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8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独特的杖首有个专门的称谓,叫做双轮十二环。
  但凡锡杖,这双轮十二环都不可或缺,代表十二卷经书,至于这十二部经书的名称,当然按照南宫兜铃马虎的性格,她是不可能去熟背下来的。
  她只记住了一个关键,那是如果杖首没有这个塔形装饰,不能称之为锡杖,只能叫做手杖。
  这个知识,是南宫兜铃无意间读玄奘西游的故事得来的。
  锡杖属于圣物,每一个花纹,每一个圆环都有其特殊的含义,所以,世间的锡杖大体有个基本一致的形态,像宝剑都有刀鞘,手枪都有保险一样。

  杖首十二环底部还有两重盛开的莲台,花瓣栩栩如生,仿佛片片火焰,莲台间镶嵌一枚雪白的石头,统称智慧珠。 !
  南宫兜铃觉得那枚珠子极可能是人骨。
  不管在玄门还是在炼金术的范围内,人骨都有着妙的力量。
  南宫兜铃知道,锡杖的智慧珠大多以人骨作为点缀,极少数会放置玉石代替,除非是那种装饰性的,不需要用来实施法术的锡杖才会如此。
  司马长眠的丘锡杖头的雕工尤其精致,银杖周身浮雕缠枝藤蔓和四真谛的纹饰。

  南宫兜铃记得是:苦,集,灭,道,四大真谛。
  但这四大真谛具体是什么意思,南宫兜铃没有深入研究过了。
  黑符经过的地方,锡杖表面的缠枝藤蔓图案隐约耸动起来,接着从杖身表面分离而出,仿佛一道道夺目的流星围绕在司马长眠身边。
  司马长眠一脸严肃,“李续断,你到底行不行!”
  李续断咬咬牙,“还差点。”
  “麻烦鬼!”司马长眠不耐烦的说:“我不管,我要启动五鬼渡劫术了。”这家伙的态度像把李续断当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
  南宫兜铃暗为李续断打抱不平,拽什么拽,以为李续断大了几岁,可以一副指挥官的口吻说话了?
  李续断丝毫没有察觉出南宫兜铃的小心思,对司马长眠是以德报怨,一点没有生气,反而委婉奉劝对方:“不行,五鬼渡劫术太危险!”
  “你是外行,当然觉得危险。”司马长眠手决一划,纯黑的衣袖在空华丽的张扬,“可我是专家,你不必担心。”
  “兜铃!过来!”李续断呼唤一声。

  南宫兜铃看了一眼红莲,她正在陷入苦战,一刀刀的和乞魂鬼对砍,她的每一次下刀,乞魂鬼都会从身体里伸出闪电,仿佛刀刃,稳稳格住红莲的攻势。
  红莲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取的任何胜利的。
  要是连红莲也搞不定,南宫兜铃可没有办法了,红莲是她最后的绝招。
  可是李续断的呼唤是那么的坚决,不容她耽误,南宫兜铃还是初次听到李续断用这种使唤人的语气来命令她。
  心有些喜欢,又有些不快,真是复杂。
  喜欢的是李续断这样挺帅气的,南宫兜铃莫名觉得他也有霸道的一面,不快的是,她哪受的了被人命令,从来都只有她命令人才对。
  “兜铃!”
  又是一声催促。
  耽误不得了,否则木鱼脑袋一定又要生闷气。

  南宫兜铃只好飞到李续断身边,李续断说:“司马长眠要启动五鬼渡劫术,到时候会邪气弥漫,你身妖气冲天,很容易把邪气引身,你先离开这里躲一躲。”
  “不要。”南宫兜铃说:“我要是答应,我还是人吗?”
  李续断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尾巴,“你现在确实不太像人。”
  “不要盯着我的尾巴看啦!”南宫兜铃忽然害羞,无论谁看她、笑她甚至讽刺她都无所谓。
  可是她不想给李续断看见自己这副模样。
  觉得好丢脸,像没穿衣服似的,而且,这条笨重粗壮的尾巴,在南宫兜铃眼,实在是太丑了。
  她不由得躲到李续断身后,“不管什么五鬼五鬼渡劫还是十鬼五鬼渡劫,你在那儿,我在那儿。你想赶我走,也行,先往我身刺一刀再说。”
  “兜铃,你不要任性。”李续断嘴埋怨,眼神里却没有分毫责备,反而是一种能够把人融化掉的温柔。
  把南宫兜铃看得心跳一下子快,一下子慢的。

  司马长眠的锡杖飞头顶,他腾出双手,在身前合拢,嘴里开始呢喃起古怪且阴森的咒语。
  南宫兜铃皱起眉,听到不远处传来暗暗轰鸣的声响。
  这种声音她听过,是雪崩的声音。
  之前李续断制造过这种声音,为的是引发积雪掩埋掉追杀她和戴泽星的饿鬼。
  如今雪崩再次发生,南宫兜铃回头看向沙漠唯一高耸的山峦,正是以“莲华咒”冰封住饿鬼的那座山头,正在轰隆隆滚下白花花的滔天雪浪。
  李续断说:“他用五鬼五鬼渡劫术破解了我的莲华咒,饿鬼要苏醒了。”
  “为什么!”南宫兜铃吃惊的抱住李续断的手臂,难缠的家伙又要出场了?
  这下可要脑袋爆炸。

  南宫兜铃紧张的望着远方滚滚雪崩的情景,果然,雪茫茫之跳跃着成群结队的饿鬼,由于是白天,它们没有羽翼,丑陋干瘦的四肢在雪朝他们这里狂奔而来。
  与此同时,正前方发出一声急促的喊声。
  南宫兜铃的注意力瞬间被拽过去,雷电乞魂鬼变幻出无数的手臂,抓住了红莲的手脚,令她无法动弹。
  这样下去,红莲也会被打散的。
  南宫兜铃正要冲过去救她,李续断伸出手臂挡住她的去路,“算了,让红莲撤退吧。”
  “可是,这不等于认输了吗?”
  “现在用不红莲,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你只是在白白浪费你的灵气,一切都交给我和司马长眠行。”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师叔?只有你跟司马长眠够了?我算什么?”
  “你现在灵气不稳定,时有时无的,”李续断忽然降低音调,“对我来说,如今的你不同往日,在这里是个障碍,和一个没有法术的普通人没什么差别。”
  “障碍?”南宫兜铃没想到李续断这个木鱼脑袋会讲出如此伤透她心的话来。
  南宫兜铃最恨别人说她无能。
  气得握紧了拳头,冷语道:“我明白了,我这个障碍还是闪一边去吧。”
  说完,南宫兜铃赌气似的,对红莲出手决,“式神红莲,撤退。”
  “是……”红莲仓促的回答,南宫兜铃刹那间收回了付诸在红莲身的所有灵气,没给红莲讲话的空间。
  宝刀飞回南宫兜铃手,她紧紧握住,一语不发的站在李续断身后。
  心里说:行,我袖手旁观看看你们这两个男人能有多大能耐,到时候要哀求我姑奶奶出手的时候,可别冲我哭鼻子。
  南宫兜铃意外的不说话,反而有些清闲的扫荡着自己的尾巴,像一条在云层愉快漂浮的人鱼。
  饿鬼已杀到他们脚下的荒漠之,高举着头,望向南宫兜铃,鼻孔里喘着粗气。

  它们目光一致,只看着她一人,丑陋的眼球充满了愤怒和贪婪。
  这些虎视眈眈的视线盯得南宫兜铃很舒服,果然,这帮饿鬼还惦记着找她繁衍这件事。
  且沉住气,看看司马长眠那家伙到底打什么算盘。
  南宫兜铃可从未见识过何谓五鬼五鬼渡劫术。
  李续断说起时,可是充满了敬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