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03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方士叫做贾仲,自称是跟随徐福大方师出海的弟子,承蒙大方师的厚爱,教授了他不少的术法。这次也是奉了大方师的法旨,回到陆地采办一些海上生活的必需品。因为听到大术士席应真的族人在这里的消息,便赶过来想要见识一下大术士的法相。
  看清了房轩的慧根被毁之后,贾仲开口说道:“房兄,你不过是慧根断了根脉而已,只要等到根脉修复便可以再次修炼术法。你有过根基,恢复到之前的境界只是时间问题。”
  房轩当下欣喜若狂,想要从贾仲手里取过竹简的时候,却被贾方士闪开。看着房轩不解的表情,贾仲这才开口说道:“房兄,我将这个给你,你说应该如何谢我呢?”
  房轩这才明白贾方士想要做什么。当下他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大师看上我府中上下什么宝贝,不管什么东西都可以带走。如果看上了什么奇珍异宝,我也可以买下来送给大师。”
  “那种奇珍异宝算什么?在我眼里,不过是一些不值钱的破烂而已。”贾仲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房兄要的东西是我从船上偷出来的。现在大方师应该已经发现了,我无法再回到徐福大方师的驾前,弄不好会派人抓我回去受罚。为了躲过这一劫,我要修炼一些自保的能力,还请房兄相助。”
  说到这里,贾仲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来古怪的笑容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修炼的术法有些古怪,每三天便需要一个活人。原本在船上的时候,徐福大方师替我准备。现在没有了大方师,便只有请房兄帮忙了。”

  眼看着慧根修复就在眼前,当下房轩也顾不得什么了,答应了贾仲去在死囚牢中给他物色合适的死囚,弄来死囚让贾仲去修炼。反正也是死囚了,生死也无所谓了
  拿到了恢复根基的法门之后,房轩开始慢慢修炼起来。只是恢复根基是个漫长的过程,虽然一直在修炼,不过他却感觉不到慧根有复原的迹象。他虽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不过贾仲那里的进展却开始紧张起来。
  一开始,房轩在周围附近的物色死囚。三天一个还可以满足贾仲的需要,不过没过多久,贾仲需要的死囚越来越多。三天一个变成了两天一个,最后又变成了一天一个,甚至还变成了一天多个。”
  这年轻人是谁到现在房轩都不知道,只看到他亲手交绐了贾仲一张绢帛。贾仲看到了绢帛上面的内容之后,脸色瞬间变得死灰,竟然当场晕倒在地。年轻人也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之后便起身离开。
  房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教过来家人帮忙将贾仲唤醒。趁着他还没有醒过来的档口,房轩将掉在地上的绢帛捡了起来。看到上面用小篆写着:宗门不幸,妖孽频出。徐福愧对历代大方师托付当罪己罚过。今有方士叛逆多人叛出宗门,徐福行大方师令--命门中海陆方士追责屠黯、黄巢、贾仲……等方士叛逆一十九人。方士之外房轩、孙成仙二人,此二十—人诡计多端,未防群贼反噬,方士门人无需捉拿,只管诛灭……绢帛的左下角是大方师徐福的印信。

  看到了绢帛上面的内容之后,房轩脑中一阵的眩晕。他知道自己惹了天大的货,当下也顾不得去找贾仲询问了,直接取出来当年自己老袓宗留下来的法器。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和大术士说了。
  等到他关闭了法器之后,再想找贾仲询问到底出了事情,自己这小小人物怎么会惹到了徐福大方师那样神仙一般人的物。回到贾仲晕倒的地方,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向家人打听之后,才知道就在刚才自己用法器联络老袓宗的时候,贾仲已经清醒了过来。明白过来之后的他有些失态的在自己家人面前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已经施展了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己被徐福大方师盯上,贾仲是逃不了干系的。现在这个人消失见不房轩便更加说不清楚了,没过多久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便用传音之法找到了他。将自己的后辈大骂了一顿之后,大术士让房轩马上离家去往并州。
  在那里找个地方躲起来,等着席应真过去汇房轩虽然不是并州人,不过当初他在并州拜在席应真门下的。但是后来术法被废之后这小两百年一直没有回去,现在老袓宗发话了,房轩也顾不上理会家里的十几个老婆,自己改变了装束,骑着快马赶到了并州。
  房轩到了并州的时候天色正赶上大考之期,客栈被赶考的秀才们挤满。无奈之下他只能去并州城的寺庙凑合了一晚,随后便见到了赶到并州城的老袓宗。在席应真的询问之下,他将自己和贾仲的关联原原本本的对着席应真说了一遍。
  席应真听完之后,直接就是一个嘴巴。
  随后指着自己的后辈骂道:“你是傻子吗?
  你的慧根是术士爷爷我亲手毁的,如果能恢复的话,一百多前年我便亲手恢复了,还用等到徐福的徒子徒孙吗?你被那个姓贾的耍了!他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担心被徐福责罚,这才把你一起拉下手,以为那个大方师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这样一来他便也有了逃生的机会。现在好了,你这个傻子陪着他一起死吧!”
  想起来自己用贾仲的法门修炼,却始终没有什么成效,房轩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贾仲愚弄了。现在看起来事情便是出在贾仲修炼术法消耗的那些活人了,开始的死囚是自己绐他找来的,后来他去抓活人,房轩看在恢复慧根的份上,也睁一眼闭一眼张作没看到。现在想起来的确是贾仲绐自己招灾了。

  现在虽然搞清楚出了事情,不过房轩的生死依旧是未知之数。席应真原本想着去找贾仲,将他和房轩一起带到徐福的面前对峙。自己的后世子孙的确有错,不过还不到徐福要用格杀令的程度。只要说清楚这件事情,那个老家伙再绐自己几分面子,把房轩的名字从格杀令上除去,让自己带回去责罚也就过去了。
  不过贾仲此时却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样,任凭席应真想尽了办法也找不到这个人。看着并州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方士的踪影,席应真无奈之下只能舍下一张老脸,自己去找徐福说清楚。
  只是带着房轩在身边有些麻烦,而且一旦和徐福谈崩了这孩子也就不用想回来了。
  当下席应真便将房轩留在了并州城的娼馆当中,这还是大术士常年嫖院的经验,把人藏在娼馆当中,远比藏在客栈、民居要安全的多。
  说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房轩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因为我这件事,还连累了族中的老袓。现在弄的要在这里藏身,这次我就算不死,老袓也在徐福面前抬不起头了。”
  日期:2018-05-08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