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0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就是累了嘛!那最近就把工作安排一下,挤出几天假期,兄弟请你去龙朔好好松快几天,听说楚女会近期来了一批质量不俗的姑娘,像咱们兄弟这样的高雅之士要是不去光顾一下,岂不是让那些姑娘明珠暗投?”
  马建新在来之前是跟金景山通过电话的,也已经知道了金大川和金大业的事情,现在听萧晋主动提起了楚女会,就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受太大的影响,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他挤眉弄眼道:“说实话,哥哥是真想跟兄弟你去见识见识大名鼎鼎的楚女会,不过啊!这个会所的名字来源应该是《墨子》中的‘楚王好细腰’这句话,可是,这话的原文却是‘楚灵王好士细腰’,士指的是臣子,也就是说,楚王喜欢的是男人细腰,兄弟你说的那些姑娘,不会都是胯下带着家伙的吧?!”
  说完,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抛开人品不谈,这位奸猾的县太爷确实称得上是一位饱学之士,引经据典张口就来,确实比那些总是拍脑袋决策的老爷们强得多。
  萧晋跟着笑了几声,忽然神色一变,淡淡问道:“金景山是不是打算继续在红星村村民围堵督察小组车队一事上做文章?”

  马建新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咳嗽了好几声才回答说:“关于这个事儿,哥哥得先跟你说声对不起!在最初的时候,我之所以敢跟你出那样的主意,完全是因为有巡抚衙门里的知州大人给我撑腰。
  不瞒你说,知州大人前段时间刚刚才拿到了金景山儿子在国外收受陈家金钱贿赂的证据,正打算找个由头将他收归己用呢!哥哥我一看这正好是一辆再合适不过的顺风车呀,所以才敢鼓动红星村村民出来抗议的。
  本来吧!有了这个由头,兄弟你不管是水厂继续建设,还是造那个什么悬崖电梯都不会再有问题,至于打断金大川的腿,那就更不算事儿了,一个远方侄子而已,金景山也无所谓。
  可是,金大业是他的亲侄子,他哥哥就这么一个儿子,一下子被你给弄上个致人伤残的罪名,这梁子结的就有点儿大了。

  当然,这都怪哥哥我没有事先跟你通气,让你费劲多此一举了,是哥哥的错,这就自罚三杯,还望兄弟你看在哥哥绝对没有害你的心思的份儿上,别往心里去。”
  说着,他端起面前的酒杯就一饮而尽,然后拿起酒瓶又倒满一杯,正要再端起来时,却被萧晋给拦住了。
  “咱们兄弟之间用不着这么生分。”萧晋把他的杯子拿到一边,微笑着道,“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哥俩儿现在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哥你脑子得有多糊涂才会害我?”
  “对呀!”马建新满脸都是感触的说,“哥哥就是想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再巴结一下领导而已,当官不易,兄弟你能理解,那我就放心了。”
  萧晋摇了摇头,拿起酒杯跟他轻轻碰了一下,轻抿着道:“这个不提了,说正事儿,金景山打算怎么做?”

  马建新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沉默片刻,说:“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你放过金大业,环境督察小组和红星村村民围堵车队抗议的事儿就当从来没发生过,咱们天石县该怎么建设还怎么建设,你就是真把龙首峪山泉变成臭水沟,他也绝不找你的麻烦。”
  马建新回答的很忐忑,萧晋却笑了。因为金景山的反应和他所预料的分毫不差。
  所谓谈判,跟打牌区别不大,无非就是看谁的底牌更好,或者看谁更会虚张声势了。如果萧晋没有动金大业,那看在知州大人的面子上,瑶泉水厂和悬崖电梯这两件事,金景山就得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萧晋偏偏在这个时候动了金大业,等于是白白送给了金景山一次绝佳的反攻机会,他只要表示出愿意和谈的态度,便能稳稳的站在道理的一边,这个时候再拿出瑶泉水厂和悬崖电梯来说事儿,谁都不能再说他对知州大人不敬。
  若是萧晋答应和谈并愿意放了金大业,那么,一物换一物,金景山只需要不再干涉瑶泉水厂的一系列问题就可以了,悬崖电梯的事情还得另说。
  如果他不在乎父母坟墓的风水,还可以表现的大方一些,轻轻揭过,不但施恩了萧晋,知州大人还得领情。反之,知州也不能指责他什么。
  可若是萧晋执意要把彼此的关系给弄成死结,那就是不识时务了,“仁至义尽”的金景山自然就能放开手脚继续对付他,知州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搀和一脚,都算是看他可怜放他一马。
  简单来讲,萧晋坑了金大业,非但不能得到什么好的结果,还让事情进一步的恶化了。

  当然,这正是他的目的。原本就没打算跟金景山和谈,现在再加上被人给利用了,就更不可能再有什么相安无事。
  他动金大业就是要把金景山给往绝路上逼,要是金景山今天巴巴的跑来青山镇跟他见面,那他才是真得麻爪。好在官老爷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口口声声自称人民的仆人,却从古到今都没放下过“父母官”的威严和尊严。
  夹起一根芹菜放进嘴里嚼嚼再吐出来,他问:“大哥你怎么看?”
  马建新见他没有发怒,神色就镇定了许多,斟酌着说:“我觉得吧,金景山那老王八蛋是在跟兄弟你玩儿阳谋啊!他主动要求跟你见面了,你不去见他,那就成了你的错,也就等于把事情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他。
  所以,哥哥建议兄弟你就先暂时委屈一下,等这件事过去,咱们哥俩儿再找机会拾掇他,反正一时半会儿他还不会离开江州省巡抚衙门。”
  萧晋呵呵一笑,滋溜了口酒说:“他要求跟我见面是阳谋,我不去不行,可我要他来青山镇见我也是阳谋呀,为啥他就能不来呢?”
  马建新怔了怔:“这个……咱、咱现在不是没有人家手里的牌多嘛!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兄弟你……”
  “谁说咱手里的牌没他多的?”萧晋打断道,“大哥你真的以为我动金大业是因为跟你沟通不畅的问题?”
  马建新神色一凛:“兄弟的意思是?”
  萧晋咧开嘴,满口大白牙在灯光下反射出森然的光芒。“他不是因为一座坟就敢阻碍一村、乃至一县的发展吗?那小弟我就得好好给他上一次风水课,让他明白,他爹妈坟的风水其实很不好,不但不能保佑他升官发财,还有可能会连累他家破人亡!”

  马建新大惊失色,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萧晋坑金大业是故意的,他压根儿就没打算跟金景山谈,从金景山让他吃闭门羹的那一刻起,这件事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这怎么行?知州大人刚刚才收服了金景山,还没怎么用呢就这么被你干掉,不气死才怪!
  这个想法一出来,他自己倒先愣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怀疑萧晋能干掉金景山的可能性。
  愣完之后,他才开始后悔——既然打心眼儿里已经认为萧晋有这么大的能耐,为什么还要背着他耍那些小聪明呢?如果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意图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想必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吧?!
  日期:2018-03-11 0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