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6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陈二狗没去成SD酒吧,因为黄昏时分胖子刘庆福那个美艳熟女雁子开车找了阿梅饭馆,说要请他吃饭,陈二狗不好拒绝,而且也想免费尝个鲜,貌似来海大半年没吃过一顿山珍海味,这个胖子出手应该不至于太吝啬,要不然对不起他那身肉。王虎剩不动声色地让陈二狗带王解放,不明里的陈二狗还是很默契地没有反对,跟胖子说王解放是他一位刚到海的亲戚还没地方落脚,眯起眼观察王解放的胖子被熟女雁子捅了一下手臂后很豪爽地说顺道一起吃个饭,不嫌弃去SD酒吧二楼桌球室帮个忙,于是王解放的业问题一两句话定了下来,对此王解放依然是不咸不淡不死不活的冷漠神情,最后倒是一旁的王虎剩拉着他一起对胖子刘庆福低头哈腰,一副感恩戴德的卑微姿态。

  漂亮女人雁子没坐前排,反而坐到了后排陈二狗和王解放央,开车的刘胖子笑而不语。
  王解放正襟危坐,双手再老实憨厚不过地放在膝盖,微微撇过头,始终盯着窗外的风景,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因为生硬的刻板而容易让女人失去兴趣,雁子只是看了他几眼便把注意力都集到陈二狗身,浓郁香水味扑鼻而来,陈二狗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这款香水实在浓烈了点,让陈二狗一饱眼福。
  胖子刘庆福笑道:“去海外滩3号,一家叫黄浦会的餐厅。”
  陈二狗尴尬道:“难道是所谓的西餐,我可连刀叉都不会用,去了刘老板可别嫌弃我给你丢脸。”

  胖子哈哈笑道:“不算正统西餐,很化的西餐厅,你放心拿筷子吃,挑那个地也不全是奔菜肴食物去的,主要是风景不错。这餐厅被《福布斯》评为最昂贵的餐厅之一,东西确实不便宜,要不是请你,我一般不去那里,不过你放心点单,一顿饭能把我吃穷算你厉害。”
  事实到了黄浦会大模大样坐下后,陈二狗还真没打算给刘胖子省钱的意图,从眼神略微诧异的服务生手接过菜单便尽挑贵的点,雪蛤银耳炖燕窝?啥?这玩意还分等级?当然是最好的。鲍鱼?鳕鱼?鹅肝?都要了,陈二狗一点都没有客人的思想觉悟,大手一挥,翻菜单的速度让服务员都目不暇接,幸亏刘胖子早有了大放血的心理准备,那张笑脸依旧灿烂,黄浦会什么都好,是空间小了点,座位之间空隙不大,兴许隔壁那桌人放个屁都听得到,既然敢一屁股坐下来,刘胖子好歹也是混出头的人物,不怕被陈二狗当肥猪狠狠宰一刀。陈二狗一口气点了一堆这辈子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的玩意,几个生僻单词还特地请教了一下一脸鄙夷的服务员,到最后媚笑兮兮的雁子只是点了个蛤蜊羊肉烧卖,刘胖子则点了瓶不知道啥酒庄的洋酒,陈二狗这才有时间慢慢回味这座奢华餐厅内部装饰,门口的落地水晶吊灯和墙的雕金盘龙让这只土包子感受到一种迎面而来的华贵气焰,不停啧啧称,而跟路人甲一样不会让旁人产生存在感的王解放只是望着窗外的外滩风景,让陈二狗惊叹从汤臣一品别墅出来的保安是不一样,这从容气势完全不输给埋单的刘胖子。

  刘胖子似乎也对王解放这位哑巴男较满意,有这样的员工老板自然高兴,起码每月那一两千块钱没白花。
  陈二狗环视一周,嘀咕道:“傻帽儿才自己花钱来这吃饭。”
  突然一阵恍惚,又想到张兮兮那句无心之语,你有一千万都不知道该怎么花,陈二狗反复咀嚼着这句话,酸涩呢喃道:“一个张家寨村民要有了一千万,生一堆狗崽子,然后是盖一栋全村最漂亮的房子,再然后呢,没了,这是我们的可悲之处。”
  陈二狗本来试图化悲愤为食量地解决食物,没想到他点了那么多菜不但菜速度慢,而且都无一例外属于那种盘子超大菜量极小的,当得沧海一粟这说法,要不是刘胖子和雁子拉着陈二狗早讨说法去了,他一个农村厮混长大的人,哪管什么色香味,只求吃饱,分量足才是最紧要的。
  陈二狗得知那瓶酒要几千块后猛灌,生怕会剩下一滴,不得不途离开位置去了趟洗手间,不看不要紧,一看下一跳,这厕所跟老海三四十年代的物建筑一般搞得陈二狗愣是撒不出尿,太干净太奢华,憋了半天陈二狗怒骂道:“他大爷的,这是茅房还是酒店啊,他妈知道整些妖蛾子。”
  他旁边一个尿完后不忘捣腾几下胯下那个还算雄壮玩意的青年瞥了眼陈二狗,嘴角勾起个迷人弧度,原本平淡无的一张脸顿时有股子让女人犯花痴的坏坏意味,拉好拉链道:“哥们,把这里当做你心目某个最想草的小妞的漂亮脸蛋,然后你能尿出来了,包你灵验。”
  陈二狗最终还是尿出来了,至于那个妞是谁,谁都不知道,通体舒泰的他看了眼用洗手液擦手的年轻男人,一身光鲜打扮,但不张扬,不会刺眼,很含蓄,让陈二狗这个乡下人都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东西叫作底蕴,道:“哥们,你这法子灵光。”

  那青年笑了笑,甩了甩手的水滴,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看这是老一辈们想象力的极致,哥们,其实这地方还不算什么,海有趣的地方海了去,有趣的妞也多,等你口袋里有钱了,都会见识到。不觉得我装逼的话,我送你一句话,海没啥不可能的事情,周正毅那王八羔子二十多年前还不是卖馄饨的,只要敢想,指不定****运来了。”
  陈二狗照葫芦画瓢也学着他洗手,笑道:“你说的这话听,不过一点都不像是穿你这身衣服的人会说的。”
  青年仿佛也不急着出门,好道:“哥们,看你穿的,也不像来这里消费的吧?”
  陈二狗对着镜子理了理发型,道:“有人要做猪,还请我了桌,不杀他对不住他了。”
  生活多得是平淡无的擦肩而过,偶尔激起几个水花便已是天大的缘分,来到海这座城市图个长见识的陈二狗只觉得孙药眠孙大爷是个人物,再是刚才那个在洗手间碰到的青年也不简单,至从在曹蒹葭身学会如何看人城府深浅底蕴厚薄后,陈二狗便尝试着用一种新眼光看待身边的人和事,王虎剩,刘胖子,老板娘,甚至张胜利,都被他审视了一个遍,让他找到了高时代做一道艰难数学解析题的乐趣。

  回到座位,陈二狗环视一周,没发现那年轻男人的身影,这一顿吃了两个钟头的饭也将近尾声,王解放既没有像个乡巴佬对着一桌子珍馐狼吞虎咽,也没有矜持忐忑地不敢下筷,他的吃相让陈二狗想到了每一筷子都一丝不苟的曹蒹葭,最后笑眯眯的刘胖子结了账,因为是刷卡,陈二狗也不知道这一餐到底花去这胖子多少大洋,保守估计不下四五千,这豪爽的作态让陈二狗羡慕不已,有钱是腰杆直。

  把陈二狗和王解放送回阿梅饭馆,已经是晚九点多,胖子刘庆福载着雁子回公寓,那辆奔驰穿梭在这座晚更璀璨耀眼的国际都市,他问道:“一路那个二狗没揩你油做点小动作?”
  坐在副驾驶席的雁子抽着一根细长女士烟,优雅吐出一个烟圈,望向窗外那番看了十几年的夜景,道:“陈二狗有贼心也有贼胆,可是忍着不动手,别看我身边另一个王解放一动不动似乎他要正经的多,相反看起来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的陈二狗没有半点实质性动静,一个农村山沟里跑出来才半年多的男人哪来的这种定力,有点不像话。”
  刘胖子扭了下臃肿身躯,坏笑道:“那东西不脏,两千万人的海每天晚都有几百万女人在吞吐那玩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