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3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是喜欢他的,很喜欢,像她小时候痴迷围棋那样在乎着。
  他呢?
  喜欢她的身体多过喜欢她?小夭笑了笑,这世界哪个男人不是这样,她有自知之明,自己也是个脸蛋别的女孩漂亮点气质别的女生出众点眼睛别的花痴干净点的普通女人,双手和陈二狗十指交缠在一起,小夭凝望着他的脸庞,不管如何,把身子交给他,总交给那些表里不一的花花公子强太多了。
  这个男人能做她的未来丈夫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小夭也不觉得对不起未来与她互换戒指的男人,要怪怪给她买婚纱的男人出现得太晚,还有一点她确信,骄傲的她对以后的男人,再不会有对身这个男人那般不顾一切地花痴孩子气。

  当陈二狗松了口气,抱着小夭,心的欲火一点一滴退去,怀里这具柔软如羊脂暖玉的身子让他感到温馨,帮小夭擦去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怪我吗?”
  小夭点点头,她其实觉得这一步来得实在太快,她甚至没有心理准备,说不怪肯定是谎言,但绝对不恨他。
  赤身裸体的陈二狗笑了笑,从衣服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后下床来到窗口,拉开窗帘俯瞰夜景,房间位于公寓18楼,俯视下去,陈二狗竟然没有恐高症,点燃一根烟,眺望远方。
  这一刻小夭才惊发现这个给人感觉清瘦的男人竟然有一个令人惊艳的身架,她学过绘画,曾经还报考过国美院,相差几分失之交臂,即使没这方面专业知识,她也知道他的例匀称到惊心动魄,他的每一块肌肉都不是健身房猛男那种只能看不用的类型,不会突兀,但拥有足够的爆发力,怪不得他能一脚便踹飞黄宇卿整个人。
  偷偷打开灯,有点小小好色的小夭本来想更好欣赏陈二狗的体魄。
  却一下子捂住嘴巴。

  这是一幅她这辈子见过最触目惊心的画面。
  这个男人的后背疤痕纵横,张牙舞爪,粗略一数,便有九处之多,像是在嘲讽着这个世界。
  小夭原先一直认为无聊言情小说所谓男人萧索落寞的背影都是无病呻吟,因为她从小到大没见过什么特别有味道的背影。
  她使劲捂住嘴巴,她的生活一直很阳光,如花朵在温室成长,她想不出怎样的生活才会让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拥有一整后背的伤痕,这是男人的战绩吗?裹在被单里的小夭望向那张图腾一般的后背,心仿佛被紧紧揪住,知道自己这辈子要是错过这个男人,注定再看不到这幅苍凉画面,这才是男人最好的纹身!
  女人熬夜是脸蛋和身材的最大杀手,把青春当饭吃的张兮兮自然不会马虎,她不想三十岁之前变成人老珠黄的黄脸婆,她每天花在保养的时间听课多,加隔三岔五的瑜伽和SPA以及户外运动,即使习惯了被夜生活摧残也依旧有一副令女人羡慕让男人垂涎的身材,所以在家她穿得很清凉,一来舒服二来这样能满足一点女人天性的小虚荣心,起码她在身材不输给小夭,穿着仅仅是一件睡衣,褪下这件半透明的睡衣后真的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当她通宵完毕回到公寓房间,洗了个澡后按照惯例来给睡觉喜欢乱踢被子的小夭盖被子,结果一打开房门,愣了足足一分钟,然后本能尖叫起来,歇斯底里,像个神经病。

  张兮兮看到床被除了她还清凉的小夭,明显还有一具并不太魁梧的男性身躯,这头该死的畜生还敢把头依偎在小夭那连她都很想揩油的胸口,张兮兮第一直觉是陈二狗,然后想去厨房拿水果刀把这个家伙千刀万剐。
  陈二狗探出脑袋,眼神出乎张兮兮意料地没有半点浑浊,这个男人只是轻描淡写瞥了她一眼,便猛然坐起身,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走下床,迷迷糊糊的小夭因为心虚不敢看张兮兮那张恼羞成怒的脸庞,只是问陈二狗,“要走了?”
  “喝点水。”陈二狗轻声道,径直走出房间,把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的张兮兮晾在房门一侧,除非逼不得已,陈二狗并不想和女人争执,富贵说和傻子争吵肯定是输的,和女人吵架则一开始输了一半,因为人类天生同情心泛滥,习惯性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在弱势一方,尤其当这个女人还很漂亮的时候,富贵提议陈二狗最好闭嘴。
  等陈二狗走出房间,张兮兮速度关门反锁,叉腰站在床头气急败坏地审问小夭,“小夭,算有好感,你也不能这么草率行事啊,我知道你跟我不一样,不喜欢把身体当做投资本钱,我不说你什么,也说不过你,但这次真的是你错了!”
  严实裹在被单的小夭曲线尽显,眨巴着水灵眸子,没有反驳。
  张兮兮语气激烈,似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狠狠道:“小夭,你想想看,你跟他的相遇不是在围棋馆,也不是在张大千画展场所,甚至不是在《易经与生活》的课堂,是SD酒吧。他第一次看到你的场景是什么?是你站在酒吧门口,不管你本质如何,当时你都跟其她那些伺机捕获猎物的放荡女孩一样,花枝招展站在那里,说句难听的,跟那些路边肮脏的发廊女没什么两样。男人是什么样个东西我还不知道,再说了,你知道他姓什么吗,来自什么地方,未来的生活规划是什么,总之一句话,你们有将来吗?你以往总笑话我在感情方面势利,等你吃了苦,知道这世界根本没狗娘养的桃花源爱情,一旦接触柴米油盐,跟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放在空气,会腐烂的。”

  小夭轻轻叹息,微笑道:“很有哲理,不愧是人学院的孩子。”
  差点被气哭的张兮兮咬牙道:“还笑,笑得出来,我不敢说阅人无数,可好歹也跟各色各样的男人接触过,我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觉得不对劲,既然你彻底陷进去了,我今天跟你实话实说,我不怕你找个没钱的,也不怕你找个不帅的,但我怕找个只想征服你身子的畜生,他,刚才躺你床的那位,我敢用性命担保他肯定不爱你,保不齐连喜欢都称不,你说你傻不傻?”
  小夭靠在床头柔声道:“这才见过几面,爱没那么廉价,不爱我是正常的。我这不是在赌博他喜欢我吗?”
  张兮兮摇头苦笑道:“世道变了,人疯了,不知道是你傻了还是我落伍了。”
  小夭起身,微微皱眉,昨晚陈二狗的梅开二度让她有点吃不消,套件相对保守的睡衣,道:“我不笨,只不过你这个局外人有一点是真的不懂,有些男人在落魄的时候不抓住,以后再想靠近,更不可能了,兮兮你不看好他,无非是觉得他什么都没有,未来即使有了也不现在追求我的那些公子哥们,但我觉得不一定,万一真被你说,我认输。”
  张兮兮重重叹息,不再劝说,话说到这份,她还能说什么,不过有点让她安心不少,是小夭并非全是头脑发热便跟那个挨千刀的王八蛋了床,只是这份可贵的理智能保持多久呢?张兮兮不确定,想起自己的苦涩初恋,张兮兮摇了摇头,献出身子的初恋对女人来说才是真正的成人礼,看到小夭拿着一件衣服要出门,疑惑道:“干什么?”

  小夭眨了眨左眼,神秘道:“不让你看到我男人的身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