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山犬》
第41节

作者: 箭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二狗不是不想去SD酒吧放松一下,起码那里有小夭这样秀色可餐的漂亮美人儿,忙着帮李唯补课,给李晟这小瘪三擦屁股,在饭馆做全能服务生,回到房间还要按时进行定量阅读,一天下来也不轻松,再说他也找不到去酒吧的理由,他觉得自己脸皮厚可以不尴尬,但肌肤粉嫩精致的小夭肯定会尴尬,说到底还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定力不够惹的祸,再傻陈二狗也感受到了小夭对他的好感,应该酝酿一下调情一下再提出去看场小电影之类的,直接门谁吃得消,何况小夭还是个黄花闺女,这个星期陈二狗一直在遗憾和愧疚度过,化悲愤为力量地狂读书,竟然一口气把厚黑教主李宗吾大师《厚黑学》一字不漏给啃了下来,对于语功底不强的陈二狗来说无异于打下一场攻坚战,幸好早有先见之明地花钱去买了本言解析,然后便一鼓作气地全身心投入一本书《推背图》,金圣叹注本,看得陈二狗晕晕乎乎,一来二去,连带着言解析差点都被翻烂,几个晚要不是陈二狗稍迟点去路灯下看书,跟他挤一个房间的张胜利和王虎剩还不被得被他翻书的声音吵死,这样一来最明显的好处是李唯的语在陈二狗的感染下小有进步。

  小夭再没有唱歌,都是忙着帮客人点单,递送酒水,黄宇卿没敢再来SD酒吧,保不准是从派出所方面得到了一些消息,这个二世祖之所以敢大摇大摆带着一帮人来找陈二狗的麻烦,是因为想给陈二狗下马威的蔡黄毛没透露给黄宇卿完整信息,要知道这个狗哥是挑过******能够跟笑面虎勾肩搭背的猛人,黄宇卿怎么的都会慎重行事,拣软柿子捏才是他这个位面的末流公子哥该干的事情。
  喜欢把自己当格格的张兮兮也在酒吧,最近几天她都在SD护着小夭,生怕陈二狗勾搭诱拐她的闺蜜,她的男朋友顾炬没跟来,他是不会在这类学生吧过夜生活的,父亲在海发改委组织人事处做个二把手的他自然瞧不起黄宇卿这类三流纨绔,张兮兮趁小夭闲暇拉着她一起喝酒,看她魂不守舍的可怜模样,好气好笑道:“你这么眼巴巴等着那个家伙来酒吧,值得吗?”
  小夭望向舞池内癫狂众人的放肆摇摆,撅了撅嘴道:“你不懂。”
  张兮兮笑道:“我怎么不懂,春天来了,有人思春了呗。幸好不是夏天,要不然你还不直接奔放了啊。”
  小夭没理会死党的打趣,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也看不他,其实跟我不对眼顾炬是一个道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别担心我羊入虎口了,我没犯花痴,没一见钟情,更没到非他不嫁的地步,我是惦念着他那么个人,很纯洁。”
  张兮兮无可奈何道:“我也知道你没花痴,要不然那天他楼进了你房间了。”
  小夭俏脸一红,趴在张兮兮肩膀悄悄道:“其实那几天我来例假了,要不然我真不会拒绝他楼。”
  张兮兮翻了个白眼,道:“你真无药可救了,我等着帮你选好爱情的墓地吧,到时候你可别抓着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衣服可都贵着呢,又舍不得让你赔,最后你要死要活还不是我跟着遭罪。”
  小夭作势要打,道:“别咒我。”
  “脏兮兮,又来了啊,今天一看,昨天又水灵了点啊。”换一身SD酒吧制服的王虎剩分头不变,反而有点小钱买发胶后把汉奸头打理得更加惨绝人寰,想来起码不再存在用潇洒甩头来毒害众人视线的事情。
  “是张兮兮,不是脏兮兮,你个乡巴佬!信不信本格格喊一两百号人把你剁成肉酱然后扔进黄浦江做饲料?”张兮兮对这只癞蛤蟆的憎恶感远胜过对陈二狗那种带着忌讳的反感。
  “信,咋不信。”

  王虎剩恬不知耻地眼睛瞄向张兮兮屁股,这家伙对女人的屁股有种偏执的病态癖好,恰好张兮兮属于那类屁股很翘的妞,这让王虎剩发现新大陆一样两眼冒光,这两天下来没少挨张兮兮的怒骂,可脸皮厚,刀枪不入,眯起那对贼眉鼠眼,笑道:“脏兮兮格格,奴才我王虎剩大将军这不是给你请安来了嘛。”
  小夭笑而不语,幸灾乐祸。
  张兮兮拿起一瓶绿茶砸过去,王虎剩灵巧接住,捧在胸口,感激道:“谢了格格,这定情信物俺也收下,等我喝光了再来跟你要。”
  说到喝,王虎剩那对贼眼下意识瞥了张兮兮胸部,这厮的强大恶心在于不管说什么都能让人往****邪恶的方面遐想。看到张兮兮真要发飙,王虎剩赶紧一溜烟撤退,小夭不忘落井下石道:“王虎剩大将军有空常来。”
  “王虎剩大将军?”
  终于抽空能跑SD酒吧弄包烟抽抽弄点酒喝的陈二狗一听这称呼,乐了,“有气势,跟名字有点般配,跟真人不对味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坏事往往要来都是成双成对的,刚赶跑王虎剩这渣滓,让张兮兮头疼的主角终于登台,跟王虎剩一闹腾已经让她元气大伤,她还真没把握拿下眼前这让人没辙的年轻男人,张兮兮偷偷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黑山老妖,因为她觉得陈二狗跟那《倩女幽魂》里的死人妖一样阴阳怪气,让人浑身不舒服,不管如何,她都承认这家伙还是有点小道行的。
  张兮兮一看闺蜜那一脸幸福的模样,彻底败退地叹了口气,猛然起身破罐子破摔道:“不管你们了,眼不见心不烦,我走还不成。”
  陈二狗气死人不偿命道:“记得埋单再走。”
  张兮兮拎包走人,恨恨道:“不需要你提醒,瞧你这小气的德行,给你一千万你都不知道怎么花,你说你可悲不?”
  陈二狗破天荒没有痛打落水狗,只是出地保持沉默,张兮兮也没敢趁胜追击,加好收地飞快逃离酒吧,吵架也讲究个巅峰状态,张兮兮打定主意下次养精蓄锐后再来跟这个家伙过招。
  “想什么呢?”小夭纳闷道。
  “我在想给我一千万到底该怎么花。”陈二狗一本正经道。
  “你还真放心了啊?”小夭皱眉道,生怕他跟死党张兮兮闹得吃了火yao一般一见面针尖对麦芒。

  “这是个挺有意思的问题。”
  陈狗笑道,坐在沙发离小夭不近的位置,“读大学的人是不一样,一下子说出了张家寨大娘大婶们一辈子都戳不我痛处的死穴。”
  小夭看他不像说笑,没敢再自作聪明地找话题,两人陷入略微尴尬的沉默局面。
  王虎剩见到陈二狗,立即从舞池边狂奔过来,兴匆匆嚷道:“二狗,我发现两妞屁股滚圆滚圆的,贼大,估计手感肯定很好,是看多了小夭这样大美女的脸蛋,再看她们总觉得挺遗憾,唉,说到底还是脏兮兮那婆娘好,屁股挺翘,模样也俏。”
  小夭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扭头装作没听见。
  陈二狗懒得跟他废话,道:“虎剩,你知道海哪里能逮到鹰隼,最好是燕松这种。”
  王虎剩皱了皱眉头,抛给陈二狗一根不知道哪里顺手牵羊来的华,道:“难,燕松这类稀罕畜生估计不可能碰,松子,苍鹰或者燕隼倒是有机会,但得跑大老远的郊区,咋了,你想要玩鹰?”
  陈二狗点头道:“有时间你帮我逮只,我有用。”

  王虎剩咧开嘴一嘴的烟酒味道,瞥了眼小夭暧mei道:“没问题,对付这种邪门歪道的小事情,我顶在行。那我看场子去了,你们两个忙,这地方僻静,不怕人看到,该做不该做的都一起做了吧。”
  陈二狗一脚踹王虎剩屁股,那厮摇摇晃晃着跑去舞池看风景。
  陈二狗抽着烟,吞云吐雾,一脸惬意。
  “狗哥,要不我们去蹦迪?”小夭仰起头喝了一杯没勾兑过的威士忌,似乎是壮胆,俏脸浮现一抹嫣红,桃腮粉嫩,昏暗格外诱人。
  “我不会。”陈二狗挠了挠头尴尬道。
  “我教你。”小夭低头道,小脸红扑扑煞是可爱。
  小夭总算明白了羊入虎口自投罗是啥个意思,本以为自称不会蹦迪跳舞的陈二狗到了舞池会很拘谨含蓄,没想到一挤入舞池边缘地带,他便直接跳过牵手的环节,搂住了她盈盈一握的桃李小蛮腰,吓了她一跳,第一次跟异性贴面跳舞的小夭心跳得厉害,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起初喝了口酒头脑一发热陪着貌似早有预谋的某人冲进舞池,结果现在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